◈ 白天是老師,晚上是老婆第4章 你應該去談一場戀愛在線免費閱讀

白天是老師,晚上是老婆第5章 他是你閨蜜?在線免費閱讀

詩藍今天準備早點下班。

她一整天都泡在辦公室里處理工作,連水都沒顧得上喝一口。

宋曉光要從國外回來了,她準備去機場接他。

這麼多年來,他依舊是詩藍唯一的朋友。

在上中學的時候,詩藍因為家庭條件不好,身上還總有在家裡挨打時留下的傷痕,就總是會受到班裡其他學生的欺負。

宋曉光是詩藍的同桌,也是全班唯一一個保護她的人。

當時的他,就已經長了很高的個子,和一張帥氣的臉。男生忌憚他的身材,女生覬覦他的顏值。

記得有一次,詩藍被班裡的幾個女生逼到角落裡,她們踢她,打她,朝她吐口水,罵她是沒娘的孩子,是野種……甚至還罵她是狐狸精,跟她媽一樣,只會勾引男人。

她們口中的男人,是班裡最帥的男生,宋曉光。

詩藍蜷縮在角落裡,抱着頭承受着一切。

從小,她在挨打的時候都是這樣乖巧,否則,只會激起對方變本加厲的毆打。

宋曉光每次出現的時候,都像一道從天而降的光,能擊退所有的邪惡。

那些女生馬上做鳥獸散……

那時候,詩藍不知道什麼是尊嚴,她的尊嚴向來都是那一地的渣。

一想到這兒,詩藍只覺得一陣陣頭痛和眩暈。

從前,她的父親打她,從不避諱臉和頭,經常是在喝完酒以後隨手抓起一件東西就朝她扔過來。曾有一次,她被一隻鎖頭砸中了頭,從那以後,就落下了經常頭痛的毛病。

地鐵還有1站就到機場站了,宋曉光的信息發過來:「嗨!妹子!哥落地啦~」

和詩藍的陰鬱不同,宋曉光總是充滿了陽光。他的性格就像他的名字一樣,他是詩藍生命里的光。

「知道啦!我馬上就到。」詩藍回復。她收起手機,一臉微笑。

宋曉光穿着一身休閑服,戴着棒球帽,推着兩隻超大的黑色行李箱,脖子上戴着護頸枕,儼然還是那個陽光大男孩。

「歐陽詩藍!」宋曉光站在遠處興奮地朝她招手!

詩藍開心地朝他小跑過去,被宋曉光一把抱住,原地轉了好幾圈。

的士里,宋曉光一直興奮地打量着詩藍:「嗯…兩年沒見,又漂亮不少。」

詩藍莞爾一笑:「你也越來越帥了。」停了停,她又問到:「聽說你談了個女朋友,這次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她準備在歐洲再玩一陣子,我就先回來了。」宋曉光提起女朋友的時候,滿臉的寵溺。

「對了,我不在這兩年,有人欺負你沒?」宋曉光馬上又是滿臉的保護欲。

「沒有。」詩藍笑笑,一臉無奈:「他們不知道我住在哪,就沒來鬧過。況且…我每個月會寄23的工資回去,只要給錢,他們就會暫時放過我。」

詩藍口中的他們,是她的父親。準確地說,是不知道有沒有血緣關係的父親。

詩藍的母親曾經是個大學生,被拐賣到了她父親所在的山村。村裡人重男輕女的思想根深蒂固,詩藍從小就被父親和祖母嫌棄,直到有一天晚上,她的母親滿臉淚水地把她叫醒,和她告別。

她睡得迷迷糊糊,但依舊對那天記憶猶新,甚至一輩子都不會忘。

母親和另一個年輕的男人一起逃走了,那是她的男朋友,詩藍太小,實在沒法帶走。如果一旦被發現,他們都會遭到毒打,誰都跑不了。

那是她最後一次見到母親,她是那樣決絕,把她拋棄。

從那以後,父親和祖父祖母把對母親的所有恨,都發泄到了詩藍身上,再加上她又是個女孩,挨打就更重了。

再後來,她甚至被父親懷疑她不是他親生女兒,而是那個帶着母親逃跑的男人的種。

詩藍的童年,悲愴至極。

其實她的本名不叫詩藍,而是村口的「石欄」,母親幹完農活回家的路上,在那裡生下了她。

想到這兒,她的頭又開始疼了起來。

「怎麼了?不舒服?」宋曉光關切地問。

「沒什麼,又想起了曾經的往事。」

「你應該去談一場戀愛,應該去追求美好的生活。」宋曉光攬過詩藍的肩,讓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