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9章 宴會風波在線免費閱讀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10章 教訓在線免費閱讀

秦妍無語至極。

她沒有邀請函,只能下車,雙手提起裙擺,踩着高跟鞋姿勢怪異的追了過去。

「嚴誠謹。」她咬牙切齒的停在他身旁,嘴巴微張,喘着粗氣。

「不好意思,忘了我也是有女伴的人。」嚴誠謹歉意一笑,手臂微微屈起,秦妍這才將手搭了上去,藉著他的身體支撐,她輕鬆了不少。

鬼才信他會忘了自己有女伴,這根本就是在報復她在辦公室里反覆提白依靈的事。

嚴誠謹將邀請函遞給門外的接待員,接待員看了一眼後恭敬道,「嚴總,裡邊請。」他弓着腰,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

秦妍跟着嚴誠謹走進宴會廳,被眼前的場景差點閃瞎了眼,巨大的水晶燈掛在頂上,兩旁的餐桌上擺滿了各色做工精細的甜品。

宴會的**還有個巨大的噴泉水池,水池兩邊分別站着一個相貌不錯的侍應生,手裡端着托盤,托盤裡擺放着已經倒好紅酒的高腳杯。

嚴誠謹骨節分明的手指剛持起一杯,不遠處就走來了幾個品牌贊助商的老闆,都是來給嚴誠謹敬酒的。

秦妍看他一杯又一杯下肚,心想着總裁也不好當。

他們一會有生意上的事情要談,怕秦妍聽不懂覺得無聊,嚴誠謹偏頭問她,「你自己先去玩一會兒?」

「好。」

秦妍扯唇笑着回應,緊跟着就鬆開了男人的手臂,微提着裙擺朝桌台上擺着的甜品走去。

這些甜品糕點外形做的很精緻,許多走進大廳的女人幾乎都往那邊去。

秦妍看到一個做着兔子形狀的糕點,她伸手去拿,卻被另一隻手搶先一步。

「啊,這個兔子好可愛。」

女人看着年紀不大,二十齣頭的樣子,穿着粉色短款禮服,露出一雙細長的腿。

沒多久,另一邊走來了一個秦妍認識的人。

是唐晚瑩,她今天穿了條抹胸公主裙,長髮捲成**浪,鼻子上的紗布已經沒了,看上去恢復的不錯,挺精緻的。

「婷婷,你哥今天沒來嗎?」唐晚瑩熟稔的挽住女生的手臂,視線突然落在她手裡的兔子糕點上,眼底閃耀出驚喜的亮光,「哇,好可愛啊。」

「是吧,我也覺得。」江婷摸了摸可愛軟糯的兔子,捨不得下嘴去吃它。

「我哥跟我一起來的啊,你沒看見他嗎?」她問。

「沒有啊。」唐晚瑩四處搜尋了下。

沒看到江域,卻看到了秦妍那個讓她恨的牙痒痒的女人。

小兔子糕點被人搶先一步拿走,秦妍是可惜的,但她心裏也不去糾結,轉而走向另一邊,用托盤拿了幾塊慕斯蛋糕,坐在了沙發上吃。

她很喜歡吃甜品,吃多少都不會覺得膩,反而很喜歡甜味滑進喉的感覺,甜進了心口裡。

一邊吃一邊看着宴會廳里形形**的人,看着他們相互敬酒,侃侃而談。

偶爾看見一兩個打扮驚艷,衣着性感的女人,秦妍還會露出點羨慕的神色。

她的胸也不算小了吧。

秦妍低頭,看了眼胸前的飽滿,抹胸裙有些寬鬆,總是往下掉,她手指捏着領口往上提了提。

「嘖,真是個鄉巴佬,也不知道誠謹哥哥為什麼要帶你這樣掉檔次的女人來宴會。」

唐晚瑩挽着江婷的手臂從遠處走來。

江婷前幾分鐘被唐晚瑩洗腦,此時看秦妍的眼神也帶了幾分不屑,但從小養成的良好教養讓她說不出像唐晚瑩這麼尖銳刺人的話。

找茬的來了。

秦妍皺着眉,好心情瞬間沒了。

她雙腿交疊,身子往沙發後懶懶一靠,眼皮微抬看向唐晚瑩的鼻子,「欠收拾了?」

語氣帶着點挑釁,點燃了唐晚瑩心中的怒火,「爛貨一個人,你有什麼資格來參加這樣高端的宴會,你連個端盤子的都不如,趕緊滾吧,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秦妍突然起身,唐晚瑩以為她要動手打人,往後退了幾步,警惕的看着她,「你幹什麼?!」

「上廁所啊。」秦妍意味不明的看着她,轉身朝着衛生間方向走去。

唐晚瑩摸不着頭腦,跟上去想繼續挖苦她,卻被江婷拽住了手臂。

「發佈會很快開始了。」

你先去,我很快就回來。」

她一定要報鼻子摔斷的仇,醫生說差點就無法修復了。

衛生間里,秦妍對着鏡子理了理齊腰的長髮,身後傳來了噠噠噠的高跟鞋聲,唐晚瑩出現在了鏡子里,她伸手指着秦妍,「我今天要你好看。」

話落,她像瘋狗一樣撲過來抓撓秦妍。

秦妍側身躲過,藉著唐晚瑩衝過來的慣力將她的頭壓在了洗手池裡,「怎麼就學不乖呢。」

唐晚瑩拚命掙扎,做了美甲的長指甲狠狠抓划著秦妍手臂上的肌膚,嘴裏罵出難聽的話,「秦妍,今天你若是敢傷我,可不是賠一塊地皮那麼簡單的事了,我一定讓你在整個陵安市都待不下去。」

「是么?」

秦妍打開水龍頭,將她腦袋往裡一摁,洗手池裡的水漲起,唐晚瑩整張臉都浸泡在了水裡,窒息感直衝上腦,死亡的恐懼襲來,她手腳並用拚命掙扎。

「嘴還賤么?」秦妍手指收緊,揪住她的頭髮將人提了起來。

「呼呼呼。」

接觸到新鮮空氣,唐晚瑩大口大口貪婪的呼吸着,臉上的眼淚水、鼻涕和水混合在一起,噁心至極,秦妍皺着眉,心裏嫌惡。

正當秦妍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廁所外面傳來了由遠及近的高跟鞋噠噠聲。

聲音止住,似乎停在了門口,她沒進來。

沒一會兒,噠噠噠的高跟鞋聲音遠了。

那人不知道什麼原因走到廁所又離開了,唐晚瑩原本浮起希冀的眸子瞬間暗了下去,心如死灰。

「怎麼,很失望?」秦妍手指揪着她的頭髮,將人往眼前拽了拽。

她挑着眉,視線與唐晚瑩那雙恨意滔天的眼對上,一字一句從紅唇吐出,「該不會是你的仇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