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1章 白月光回國在線免費閱讀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2章 參加聚會在線免費閱讀

「下車。」

嚴誠謹接完電話,對副駕駛的秦煙吐出這兩個字。

秦妍當下真想將手裡的包包砸在他臉上,這裡可是郊區,打不到車。

想了想,又忍住,她乖巧點頭,唇邊扯出了一抹恰到好處的淺笑,看上去特別懂事,不吵也不鬧。

男人瞥了她一眼,黑眸里閃爍着複雜的暗光,方向盤一轉,將車停在路邊。

骨節分明的手指掐住秦煙笑意盈盈的臉蛋,在她唇上輕啄了一口,「乖,家裡等我。」

秦妍臉頰酡紅,眼底含着水汽,眼眸微睜看着他,嚴誠謹被她看的心痒痒,喉結滾動,忍不住壓着她又在車上親了好一會兒才放開。

最後,嚴誠謹還是將她丟在路邊開車走了。

正值初秋,枯黃的秋葉鋪了一地,風一吹就打着旋飛起,最後四處飄散又掉落在了地上,顯得有些許蕭瑟。

秦妍指腹按了按被男人啃咬紅腫的唇瓣,眼底的乖巧褪盡,只剩一片薄涼。

她從包里取出手機,撥通了個號碼,聯繫好姐妹劉可來接她,等了不到十分鐘,劉可就開着她的奧迪A4來了。

「喲,你這是又被嚴誠謹那個狗男人給丟下了啊,這已經是第幾回了?」

剛系好安全帶,就聽見劉可的調侃,秦煙不甚在意,心裏也沒有很難過。

從置物盒裡輕車熟路的翻出一包煙,取出一根夾在指間,打火機噌的一下點燃。

「是啊。」吸了一口,然後吐出煙圈,她才不緊不慢的回答,渾身透着股子散漫勁兒,說話有氣無力的。

秦妍的長相偏甜美,毫無攻擊性,卻也別有一番風味,一雙杏眸又圓又大,唇瓣晶瑩飽滿又純又欲,她是那種有着七分甜三分魅的長相。

譬如此刻,她指間夾煙,吞雲吐霧,那張精緻漂亮的臉蛋隱在煙霧後若隱若現,極的致魅惑下又有着幾分頹喪感。

看她那副樣子,劉可沒在調侃,邊開車邊問,「你哥的病……」

「還是老樣子。」

煙圈從飽滿晶瑩的唇瓣吐出,一圈圈暈散在空氣中。

秦妍閉了閉眼,感受着煙灌入喉管的辛辣感,她想起了陳月,她在那裡過的好不好,有沒有被人欺負,她有將近一個月沒去看她了。

劉可想到她的經歷,很心疼,畢竟是從小玩到大的姐妹,能幫一點是一點。

她道:「缺錢告訴我,我最近漲工資了。」

「會的。」秦妍說。

劉可對她的好,她這輩子都不會忘,人這一生中有一好友知己足矣。

劉可將秦妍送到淮陵嘉園就開車走了,知道她晚上還有夜班,秦妍也就沒請她上去坐。

淮陵嘉園的房子是嚴誠謹名下的,離公司近,方便他下班後隨時過來。

房子很大,300平的複式大平層。

整個設計是灰白色調的簡約風,空間大物品擺飾少,看上去特別幽涼空曠,沒有家的味道。

裝修是嚴誠謹的助理按照他的喜好裝的,嚴誠謹當初有問過秦妍的意見,秦妍表示沒意見,什麼樣的她都喜歡。

事實上,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她在這裡住不長,指不定哪天正主回來,一腳踢開她這個冒牌替身,到時候東西多,收拾起來太難堪。

除了卧室里幾套換洗的衣服,她基本沒什麼東西。

秦妍給自己煮了桶泡麵,原本嚴誠謹是要帶她出去吃午飯的,誰知中途接了個電話就給她丟在了半路。

大概,是他那個初戀回國了吧。

秦妍邊吃泡麵邊查看微信里的餘額,還剩一千元左右,這個月的生活費夠了,她把卡里攢的二十萬塊轉給了微信備註名為小李的人。

對方很快收款,並給她回了個消息。

小李:秦小姐,這二十萬隻夠秦先生一個月的療養住院費

手指在手機屏幕上停頓了許久,隨後她發消息告訴小李不用擔心,下個月的療養費會提前給她。

回復完,秦妍將手機甩進了沙發里,繼續坐在茶几邊吃泡麵。

……

晚上,秦妍睡的很沉,但依舊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壓在她身上。

很重,她伸手去推卻被緊緊箍住,緊跟着唇瓣被撬開,溫熱濕潤的舌頭擠進來勾住了她的舌尖,瞬間頭皮都麻了起來。

秦妍猛地睜開眼,黑暗中什麼也看不見。

但她知道,男人是嚴誠謹。

這狗東西總是半夜三更回來給她吵醒,秦妍是惱的,但她還是伸出雙手環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像是受到了鼓舞愈發的賣力肆無忌憚起來。

「妍妍。」

他沙啞着嗓音喚她,帶着點繾綣。

一整夜,嚴誠謹不知疲倦的要了她好幾次,秦妍叫的嗓音都啞了,他卻興緻高昂,直至饜足後才停止。

嚴誠謹摸黑洗了個澡,又摸黑回到床上,大手一撈就將她抱進了懷裡,秦妍以為他又要來,抗拒的哼唧了幾聲,手腳並用去推拒踢踹。

「不鬧你,睡吧。」黑暗中,嚴誠謹大手摸了摸她的頭。

秦妍這才安心睡去。

一覺睡到自然醒,一看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

身旁的被窩已經涼透,嚴誠謹早已離開,秦妍抓了抓頭髮,起身去衛浴洗漱,剛站起來又跌坐在了床上,雙腿間傳來的異樣感格外清晰,又酸又疼。

大腿上還有狗男人留下的指印,青紫一片,在白嫩光滑的肌膚上顯得異常刺眼。

秦妍:「……」服了。

三十的老男人了,怎麼還跟毛頭小子一樣精力充沛,下手也是粗暴莽撞,不知輕重。

除了她秦妍,誰還能受得了他?

難怪白依靈當初毅然決然的甩了他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