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2章 參加聚會在線免費閱讀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3章 聚會風波在線免費閱讀

客廳。

月嫂張姨已經做好了午餐,很是豐盛。

前些日子張姨的女兒進城讀書,她特地請了三天假,今天早上才回來。

秦妍坐在桌前,杏眸掃了一眼眼花繚亂的午餐,一共八個菜,豐富多樣。

「張姨,下次不用鋪張浪費,一葷一素一湯就好,我不挑的。」

張姨聽了一怔,看着自己忙活了一個上午做的菜,笑着開口,「秦小姐,這是嚴先生的吩咐。」

意思就是誰給她發工資,她就聽誰的。

秦妍點頭,沒再說什麼,再浪費也不是她的錢,說不通就不說了。

吃完午餐,秦妍還要去學校,她下午有一節金融課要上。

車庫裡的車很多,都是嚴誠謹那個敗家子買的,貴的幾百萬,便宜的也要五六十萬,秦妍挑了輛最便宜的開出了門。

她的駕照是十八歲那年考的,到今天車齡已有六七年,算是個老司機,方向盤一轉,倒車出庫,一把就開出去了。

一路開出僻靜的郊區,很快就到達了市區。

陵安市沒有安京那般輝煌,也沒有魔都那般繁華,但秦妍卻很喜歡陵安。

因為她喜歡寧靜緩慢的生活節奏,陵安市就是如此,她在這裡生活了二十四年,哪怕這裡有討厭的人,傷心的過往,卻並不影響她喜歡這裡。

……

正在上課,手機屏幕彈出一條微信消息。

瞥了一眼,秦妍低頭繼續認真聽課,時不時記下筆記,直到下課,才打開微信看消息。

是嚴誠謹發來的。

她給他的備註是:狗男人

狗男人:晚上有個聚會,放學我去接你

秦妍沒回復,他緊跟着又發了一條。

狗男人:秦妍,你瞎了?!

秦妍抿了抿唇,回復他說手機沒電了,剛充上電才看到消息,對方沒回復,秦妍將手機鎖屏後揣進了兜里。

拿上課本準備走,卻發現身旁坐了個人擋住了出口,他還在低頭在筆記本上寫着什麼。

秦妍等了一會兒,看他寫完扣上筆蓋才開口,「同學,借過一下。」

江域抬起頭,就見一個長相漂亮甜美的女生站在跟前,他見過的甜妹不少,但眼前這樣的他還是第一次見。

女生眼睛大的幾乎佔據了半張臉,像是漫畫里走出來的少女,粉唇飽滿,唇形誘人,晶瑩的唇珠讓她又多了三分魅,又純又欲。

江域只看了幾秒便挪開了眼,他起身,側開身體,秦妍笑了笑跟他道謝,就着那狹窄的過道走了出去,肩膀不可避免的蹭到了他,江域往裡縮了縮,耳尖悄然紅了。

秦妍剛出校門,就看見不遠處的嚴誠謹被放學的女生們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起來。

之所以能一眼看見,還多虧了他那一米八八的顯眼身高,鶴立雞群。

見此,她用微信給嚴誠謹發了個消息,然後從另一條人少的路走了,她不想被大家觀猴似的圍着,更不想讓人知道自己跟嚴誠謹的關係。

這邊,嚴誠謹打發掉那群女生仍不見秦妍的身影,他陰沉着臉準備打電話過去質問,卻發現了秦妍發來的微信。

秦妍:我在路邊等你

可真行,明明看見他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女生包圍,她不會跑過來宣示主權么?

男人從鼻腔里冷哼出一聲。

「秦妍,我最近是不是太慣着你了?」車上,嚴誠謹邊開車邊質問秦妍,眉宇間一片陰鬱,說的話也冷冰冰的。

「沒有啊。」

秦妍不明所以,歪着頭看他,臉上還掛着一副招牌笑容,溫溫柔柔,乖巧至極。

嚴誠謹一肚子的火就這麼堵在胸腔,上不去,下不來,一張俊美無儔的臉愈發的陰氣沉沉。

「閉嘴。」他氣的加快了油門。

秦妍穩穩噹噹的坐着,偷偷從後視鏡瞥了他一眼,唇角微勾,三十歲的老男人可真幼稚。

明明第一次遇見的時候,他是那麼的高不可攀,矜貴高雅,就連看着她的眼神都帶着深不可測,如今……

難不成是更年期了?

不應該啊,才三十歲呢。

秦妍偏頭看向嚴誠謹,側臉稜角分明,睫毛很長,鼻樑又高又挺,薄唇緊抿着,一看就知道他此時心情不佳,眉毛都快擰巴成死結了。

他這樣喜怒溢於表面,談生意的時候不會被人察覺意圖嗎?

秦妍心裏突然就對他生出了一抹好奇,好奇他工作時候的狀態是什麼樣的。

正想着,車已經停了。

嚴誠謹沒理她,率先下車,砰的一聲砸上了車門,秦妍皺着眉,解開安全帶,不緊不慢的下了車。

這才看清這裡是「第一城」,陵安市最大的酒吧。

酒吧一共九層,頂樓是賓館,一到八樓分等級往上,樓層越高vip等級越高,達到第八層需要在這裡消費夠一個億。

秦妍之所以這麼清楚,是因為她跟嚴誠謹就是在這裡認識的。

她當初為了哥哥的醫藥費在這裡做過酒水銷售,提成還算可觀,如果不是嚴誠謹強烈反對,她還真捨不得這份工作。

遠處,嚴誠謹還停在門口等她,秦妍快步走過去挽住了他的手臂。

嚴誠謹淡淡的瞥了一眼掛在自己手臂上的手,臉上陰沉的表情收斂了半分,薄唇微不可察的勾了個弧。

秦妍不知道聚會的內容是什麼,一路跟着嚴誠謹上了電梯到八樓,左拐直走了三分鐘不到,最後停在008號房門口。

咔。

門突然開了,一個長相清靈漂亮的女生站在門口,看見嚴誠謹她開心的跑了過來,拖住男人的手臂就往裡走。

「誠謹哥哥,你終於來了,快進來。」

嚴誠謹沒拒絕,順從的被她拖拽了進去,然後關上了門,全程忽略了一旁的秦妍。

秦妍:「……」

她是故意的吧。

秦妍冷笑一聲,沒去打算開門進去,倚在一旁的牆上發獃。

沒一會兒,那個女生又出來了,看見在那發獃,毫不在意的秦妍,她臉上的笑意僵了僵,又強硬擠出一個笑臉走過去,「哎呀,不好意思啊,我沒看到你。」

「沒關係。」秦妍根本不在乎。

「你跟誠謹哥哥是什麼關係呀,怎麼會跟他一起來啊?」

女生看上去年紀不大,二十左右的年紀,穿着香奈兒白色蕾絲連衣裙,栗色的長髮披肩,長相甜美可愛。

看見同樣長相甜美可愛卻更勝自己一籌的秦妍,女生打心底里討厭,所以剛才就是故意忽略她,無視她。

可進去之後嚴誠謹卻沒給她好臉色,她這才又出來打算帶着秦妍進去,想告訴誠謹哥哥她剛才是真的沒有看見秦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