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4章 摔斷假體在線免費閱讀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5章 南郊地皮在線免費閱讀

樓下。

嚴誠謹早已離開,一個電話微信也沒給她留,秦妍不在意,她習慣了,打的車已經停到了門口,她提着包包走過去。

天已經黑了,霓虹燈閃爍,高樓大廈萬家燈火亮起,卻沒有一盞是屬於她的。

「師傅,有煙嗎?」秦妍問。

「哎喲,不好意思,剛抽完了。」司機捏了捏已經扁掉的煙盒,裏面已經空了。

他從後視鏡里看了眼秦妍,挺漂亮的一小姑娘,看着白凈清純,沒想到還會抽煙,看着年紀跟她女兒一樣,父母不管嗎。

好奇心下,司機問,「小姑娘,這麼晚還在外面玩,你爸媽不擔心嗎?」

秦妍聽了一怔。

她的爸媽啊……

秦妍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她笑出了聲,笑的眼淚水都分泌出來了,眼眶紅紅的,她沒回答司機的話,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的媽媽啊,還在監獄呢。

哥哥雙腿癱瘓,半植物人狀態躺在醫院裏。

而她,被迫成了嚴誠謹的小情人。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可都是她的那位好爸爸啊。

……

回到家,秦妍燈也沒開,累的倒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黑暗中,茶几上的手機屏幕突然亮了一下。

一條微信彈了出來。

秦妍以為是嚴誠謹,拿過手機一看卻是劉可發來的。

劉可:妍妍,我在醫院看到嚴誠謹那個狗男人了,還帶着一個女人,他是不是出軌了?!

秦妍打了個哦發過去。

劉可在錦仁醫院工作,是住院部的護士長,嚴誠謹帶着一個女人來住院部辦理住院手續,劉可驚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一直知道嚴誠謹是個渣男,沒想到還出軌了!

這女人怕不是懷了他的孩子吧?!

劉可想像力格外豐富,給嚴誠謹辦理完住院手續,她就躲進了辦公室給秦妍發消息。

結果秦妍只回復了一個哦。

一看就知道她此刻心情一定糟糕透了,肯定難過至極,於是,劉可又發了一條消息安慰她。

劉可:姐妹,別難過,好男人多的是,姐下次就帶你去見見世面

秦妍:「……」

好的。

她回復劉可這兩個字。

然後手機一丟,又倒在了沙發里,沒一會就聽到肚子里傳來了咕咕咕的叫聲,晚上除了嚴誠謹給的那一塊蛋糕什麼也沒吃,這會兒餓的不行了。

黑暗中,秦妍起身去廚房,將客廳和廚房的燈都打開,然後走到冰箱前打算吃桶泡麵應付下,誰知一打開驚了。

冰箱里空空如也,她囤的骨湯麵全沒了!

一定是張姨拿去丟了,肯定是嚴誠謹的授意。

秦妍心裏是那個氣。

她砰的一聲關上冰箱門,雙手壓着餓扁了的肚子走向客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沒泡麵吃那就點外賣。

秦妍點了份大份肉末茄子煲仔飯,然後打開電視,邊看邊等。

一連換了好幾個頻道之後,停在了一檔娛樂新聞上,秦妍不愛看娛樂新聞,但她在娛樂新聞上看到了一個眼熟的人。

白依靈,嚴誠謹學生時代追過的女孩,他的白月光硃砂痣。

白依靈長得很漂亮,海藻般的長髮垂在身後,長長的天鵝頸白皙纖細,鎖骨精緻,身穿白色修身禮服,將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胸前的事業線傲然挺立,呼之欲出。

她美得像個尤物。

女人看了挪不開眼,男人看了都挪不動腿。

秦妍與白依靈有七分相似,不然也不會被嚴誠謹挑選成她的替身,特別是那雙眼睛,幾乎像了九成。

唯一不同的是,白依靈的眼睛具有攻擊性,眼尾上挑。

秦妍的眼睛偏柔和,看人的時候像是含了一波秋水,瀲灧迷人。

電視上,主持人拿着話筒拋出問題,白依靈紅唇一張一合回答得滴水不漏。

「依靈,聽說您最近有回國發展的意向,是真的嗎?」

「嗯,是的。」

「網傳,您回國是為了天誠集團的嚴誠謹,據說您學生時代還跟他有過一段甜蜜之戀,後來您因為事業遠赴國外發展,感情的事才不了了之,您這次回國是為了彌補遺憾嗎?」

「嗯……怎麼說呢,回國也不單是為了彌補遺憾,主要還是想多陪陪父母。」

「依靈小姐真是個念家的人……」

看到這裡手機響了,是外賣到了,秦妍趕緊接起電話出去拿外賣,回來的時候採訪已經結束,她換了個財經頻道,邊吃邊看。

白依靈這個插曲秦妍根本沒放在心上。

她回來,她就退位就是了。

離畢業不到三個月,她已經拿到了藍弘集團的實習名額,哥哥的醫藥費有了着落她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再加上這大半年嚴誠謹給的小費加起來也有五十來萬了。

咔。

門把手擰開的聲音。

嚴誠謹竟然回來了?

秦妍看了眼吃的差不多的外賣,趕緊打包收拾,快步走到廚房扔進了垃圾桶,嚴誠謹特別討厭她吃外賣,不是心疼她會吃壞肚子,而是他聞不了外賣的劣質味。

「做賊呢?」

嚴誠謹關上門,立在玄關處,見秦妍鬼鬼祟祟往垃圾桶里丟了什麼東西,他皺着眉問。

「沒啊,我丟垃圾。」秦妍說。

嚴誠謹沒繼續追問,換好鞋,將西裝外套脫了掛在架子上,然後邁着長腿朝沙發里的秦妍走過去。

「你不陪着她嗎?」

秦妍拿了個抱枕抱在胸前,抬頭問他。

嚴誠謹沒回答,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掉,大手捏住秦妍懷裡的抱枕直接甩開,然後將她推倒在沙發里,身體覆了上去。

男人滾燙堅硬的身軀壓在身上,秦妍小身板受不住,胸脯上下艱難的起伏着,唇瓣微張喘着氣,還沒喘夠幾口氣,男人就堵住了她的唇。

秦妍唔唔唔的掙扎,她快要憋死了。

男人不管不顧,強勢掠奪着她嘴裏的氧氣,大手從腰間往上遊走,所到之處帶起一片電流,**感從尾椎骨爬上後腦勺,整個頭皮瞬間都炸了。

「嗯唔。」

秦妍感覺自己快要死了,身體軟成一灘水,呼吸急促的像是處在瀕死邊緣。

就在秦妍快窒息的時候,嚴誠謹放過了她,她大口喘着氣,眼底氤氳着一層水霧,眼尾都紅了,看上去我見猶憐,可憐巴巴的。

「妍妍,你得補償我。」

「什麼?」

秦妍還沒來得及反應他話里的意思,嚴誠謹的吻再次落下來。

這一夜,嚴誠謹索要無度,秦妍根本招架不住,後半夜嗓子都叫喚啞了……

……

翌日。

秦妍是在床上醒來的,她一動就忍不住皺着眉嘶了一聲,身上每一寸肌膚都酸痛無比,這次的戰況比上次還慘烈,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肌膚,嚴誠謹那個狗男人比猛虎還狠。

桌上還放了一盒葯。

昨晚在沙發太急,沒來得及去卧室拿T,秦妍下意識以為是避孕藥,拿過來一看才發現是塗抹撕裂的藥膏。

秦妍:「……」

抓起藥膏就甩了出去。

禽.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