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5章 南郊地皮在線免費閱讀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6章 他的溫柔在線免費閱讀

叩叩叩。

秦妍是被敲門聲吵醒的,房間里一片昏暗,窗外的天灰濛濛的,眯着眼拿起手機一看,已經是晚上四點四十五了,她這個回籠覺睡了一天!

「秦小姐,晚飯已經做好,我還有事就先回家了。」門外傳來張姨的聲音。

秦妍應了一聲,一開口就把自己嚇了一跳,喉嚨里傳出了一個嘶啞難聽的聲音,像是被掐住脖頸慘叫的鴨子。

都怪嚴誠謹。

晚上無事,秦妍吃了晚飯就打車去了鑫仁醫院,上次開出去的那輛車還在學校里,車庫裡剩下的車全是豪車,她不想大晚上的開出去惹人注目。

……

醫院裏。

秦妍推開門,看見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自從秦源出事,她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秦源是為了她才變成現在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秦妍心裏對她是有恨的。

「我……來看看他。」

孟茜茜有些害怕秦妍,垂在身側的手指揪了揪自己的衣角,小鹿般的眼神飄忽不定的四處亂瞟,就是不敢正眼對上秦妍冰冷無情的眼神。

秦妍眨了下眼,藏住了眼底快要抑制不住的恨意,「看好了?那你走吧。」

假惺惺的東西。

秦妍心下冷嗤。

這麼關心她哥早先前幹什麼去了?

「對不起。」孟茜茜抿了抿唇,快步離開了病房。

秦妍走到床邊看着秦源,他面色蒼白,唇瓣毫無血色像個死人,醫生說他的雙腿粉碎性骨折,想要保命只能高位截肢,秦源當時還是清醒的。

他寧願死,也不要做一個廢人。

為了保住他的命,秦妍只能痛心簽下手術同意書。

手術很成功,他的命保住了,但也是從那時起,秦源再也不願醒來,他的精神死了,肉體卻活着,如同植物人。

但秦妍不後悔,只要他能活着便好,她相信,總有一天他會願意醒來。

深吸了一口氣,秦妍紅着眼跟秦源說,「哥,你放心,那些傷害過你跟媽媽的人,我一個也不會放過,你一定要醒過來好不好。」

「媽媽知道你變成這樣她很難過,我也很難過……」

秦妍跟秦源說了很多話,通紅的眼眶裡淚水打着轉,她忍了忍終究還是憋不住,淚水流淌了下來,滴落在秦源手背上。

這時,手機突然響了。

是嚴誠謹打來的,應該是回到家沒看見她,所以打來了電話。

秦妍等情緒緩和的差不多了才接電話,接通後她沒吭聲,那頭傳來了嚴誠謹的質問。

「你去哪兒了?」

「醫院。」秦妍咬着唇說。

「你哭過了?」嚴誠謹很敏感,他聽到了秦妍濃重的鼻音聲,心裏跟着一緊。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中帶着不易察覺的關心,像是一團溫暖的光裹住了秦妍冰涼傷痛的心,不知道為什麼鼻尖突然酸澀的厲害。

秦妍咬着唇,她怕自己委屈的哭出來一聲沒吭。

對面,嚴誠謹沒聽到回應更擔心了,急切追問,「你去醫院做什麼?生病了?」

秦妍依舊沒吭聲,眼眶卻更紅了。

「位置發給我,我來找你。」

秦妍聽到了對面窸窸窣窣的聲響,像是在換鞋。

她舔了舔唇瓣,深呼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語氣聽起來平緩且正常,「我沒事,在醫院陪我哥呢。」

「位置。」嚴誠謹沒搭理她,又沉着嗓音問了一遍。

秦妍只能將位置發了過去。

沒多久,嚴誠謹就到了醫院,他一直都知道秦妍有個癱瘓的植物人哥哥,這還是第一次看見,他從不過問秦妍的私事。

將秦妍接回家,嚴誠謹迅速洗了個澡。

秦妍心事重重,一回家就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頭,整個人縮成小小的一團,嚴誠謹不是個心細的人,但此時也知道這時候不適合做那種事。

上了床直接將人攬入懷裡睡覺。

一夜無話。

……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嚴誠謹已經不在了,昨晚是秦妍睡的最好的一天,嚴誠謹破天荒的沒有折騰她,秦妍洗漱好,吃了早餐,打了車就去了學校。

不巧的是,中午在學校食堂打飯的時候遇到了唐晚瑩,她已經出院了,鼻子上貼着紗布,狀態看上去還不錯,正纏着一個男生在嘰嘰喳喳的說著什麼。

男生沒搭理她,她也不生氣,像是有說不完的話自顧自一頓輸出。

秦妍仔細一看,發現男生跟上次在階梯教室給她讓道的那個男生很像。

清冷俊逸,五官偏柔,長得挺俊秀的。

唐晚瑩說的口乾舌燥依舊得不到對方一句回應,她有些氣餒,臉頰氣鼓鼓的,不經意間看見了在末尾排隊的秦妍。

想到上次在第一城發生的事,眼底的怨毒如般藤蔓瘋長。

她快步走過去,一把拽住了秦妍的手腕,「好啊,原來你也在陵大上學。」

秦妍手腕一扭,掙脫了她的桎梏,「怎麼,鼻子裝好了?」

「你!」唐晚瑩抬手就想扇她,卻被秦妍用力捏住了手腕。

她掙脫不開,臉色難看至極。

「還是學不乖啊,你忘了上次是怎麼摔的了?」秦妍不贊同的搖了搖頭,杏眸微眯,眼底不屑。

「少惹我,免得又要去醫院裝鼻子。」

「秦妍!」唐晚瑩大叫一聲,「你還不知道錦誠哥哥為了你把南郊那塊地皮賠給我家了吧。」

秦妍皺眉。

「就因為你傷了我的鼻子,謹誠哥哥就要用價值上億的南郊地皮來作為賠禮,你這賤人何德何能啊?」

「還不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嗎?」

「勸你還是少惹我,我要是磕着碰着了,拿你十條命都賠不起。」

說完,唐晚瑩笑的張狂又得意,那雙做了歐式大雙眼皮子的眼睛彎成兩把醜陋的鐮刀,驚悚又嚇人。

南郊地皮……

嚴誠謹送人了?

秦妍死死皺着眉,眼底有震驚,有不可置信。

腦海里突然想到了一句話。

嚴誠謹說:妍妍,你得補償我

所以,是因為南郊那塊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