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6章 他的溫柔在線免費閱讀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7章 白依靈在線免費閱讀

那塊地她知道,嚴誠謹有一段時間非常忙,忙的腳不沾地,沒空回家,一連大半個月都沒有聯繫她,她還以為他對自己厭倦了,這段見不得光的關係也終將要結束。

誰知,後面沒過幾天嚴誠謹又開始夜夜折騰她。

他似乎心情很好,每天晚上都要抱着她,把玩着她的手指,俊美精緻的五官上都染着笑意。

大概是因為拿下了南郊那塊地皮。

可現在,他忙活了大半個月得來的南郊地皮拱手讓人了。

秦妍說不出心裏什麼感覺,澀澀的,還有點小感動。

「晚瑩!」

前面在窗口打飯的江域回頭,喊了一聲唐晚瑩。

唐晚瑩頓時心花怒放,瞪了秦妍一眼後快步跑了過去。

「域哥哥,你叫我啊。」

「輪到你打飯了。」江域嗓音淡淡。

「謝謝域哥哥幫我排隊。」唐晚瑩臉頰紅紅的,看上去一臉嬌羞。

秦妍抬眸看去,江域這時也正好看了過來,兩人視線在空中交匯一瞬又快速散開。

她看到了江域眼裡的擔憂,有些不明所以,以為他是擔心唐晚瑩,所以才把唐晚瑩叫走。

事實上,江域是知道唐晚瑩性格刁蠻任性,蠻橫不講理,怕秦妍會吃虧,所以叫走了她。

……

晚上,五點左右。

「師傅,去南郊峰寧路。」

秦妍坐上車報了個位置,她上次停在學校的車早已被嚴誠謹讓人開回去了,司機面色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後才開車行駛。

南郊峰寧路。

那裡很偏僻,只有一座女子監獄建在那裡。

秦妍抿着唇,從包包里取出手機給嚴誠謹發消息。

秦妍:有事,晚點回去

嚴誠謹秒回:嗯

嚴誠謹大多時候不會過多干預秦妍的私事,她雖然是他包養的小情人,但也有權利擁有屬於自己的自由空間,不必日日圍着他轉。
上門女婿葉辰>在整個陵安市,有錢人不少,有錢人包養的情人也不少,但像秦妍這樣待遇好的情人還是頭一個。

每個月有二十萬的生活費,還能住在總統級別的豪華複式大平層里,一日三餐以及家務都有保姆干,她的生活與那些富家太太沒什麼太大區別,唯一的不同就是她見不得光。

南郊峰寧路,峰川女子監獄。

秦妍下了車。

監獄很大,像一座古堡,牆上的爬山虎藤蔓蜿蜒而上,葉片枯黃,隨着秋風拂過翩然落下,只剩根根藤蔓仍有力的攀附在牆壁上。

獄警小王這是第七次接待秦妍了。

他對這個小姑涼印象很深刻,長得美,性格又好,每次過來都會給他帶條中華,小王特巴不得她天天來。

收下秦妍遞過來的一條中華,小王笑的合不攏嘴,臉上的褶子清晰可見,他將煙迅速丟進抽屜里,握拳抵在嘴邊輕咳了一聲。

「秦小姐稍等片刻。」

說完,他走出了辦公室。

秦妍坐在椅子上等了片刻,沒多久門推開了。

小王就帶着一個中年女人走了進來,「二十分鐘。」他說。

秦妍點點頭。

平時探監按規定只有十分鐘,這多出來的十分鐘是因為那一條中華。

小王笑呵呵的走了,還貼心的帶上了門。

秦妍看着中年女人,眼眶微紅。

中年女人身穿囚服,手戴鐐銬,單薄的身體彷彿風一吹就倒,臉頰凹陷,眼窩灰青,枯寂的眸子因看見秦妍盪起了一絲波紋。

她張了張嘴,嗓音嘶啞,「妍妍。」

「媽。」

秦妍上前抱住了她,這一抱才發現她身上幾乎沒有什麼肉,骨頭特別膈人,不用問也知道陳月在監獄裏過的是什麼日子。

秦妍貝齒狠狠咬着唇瓣,眼底的殺意都快爆了,她拍了拍陳月的肩,「媽,你再堅持堅持。」

「我一定會為你翻案的。」

陳月:「好,媽等你。」

「你哥他,還是沒醒嗎?」陳月擔憂的問。

秦妍不敢將情況說的太糟糕,怕陳月喪失活下去的動力,她抿了抿唇,「哥他恢復的不錯,醫生說要不了多久就會醒來。」

陳月聽了很高興,連說好好好,那雙枯寂的眸里像是被注入了一道光,整個人充滿了生機。

兩人又聊了會,時間就到了。

小王準時進來帶人,秦妍只能離開。

回到家,已經十一點多了。

秦妍推開門,屋裡一片漆黑,打開燈,水晶燈發出閃耀明亮的光,整個客廳瞬間亮堂起來,她這才看清桌上還放着張姨做好的菜,八菜一湯,色香味俱全。

只是,已經涼了。

「怎麼才回來?」

嚴誠謹穿着深藍色真絲睡袍從卧室走出來,漆黑如墨的眸子裡帶着點惺忪,像是剛睡醒。

秦妍走上去,挽住男人的手臂,帶着他往卧室里走,「太晚了,那邊不好打車。」她解釋。

「你男人是死的么?」

「嗯?」

「你可以打電話給我。」

「哦。」

「哦什麼?」嚴誠謹不滿她態度敷衍,伸出手指去捏她臉蛋上的嫩肉,拽着往外扯了扯,秦妍疼的嘶了一聲。

「知道了,下次一定打電話給你。」她含糊不清的保證,嚴誠謹這才放過她。

……

翌日。

一縷陽光透過窗帘縫直射進來,打在了秦妍臉上,她眼皮動了動,濃密黑長的睫羽輕顫了幾下。

忍不住睜開了眼,瞳孔微震,一張俊美無瑕的臉就懟在她眼前,皮膚好的看不見一個毛孔,五官深邃分明,純天然的劍眉不需多加任何修飾。

睫毛看上去竟也不短。

秦妍伸出手指去觸了觸,下一秒嚴誠謹直接睜開了眼,眼眸狹長,瞳孔漆黑,像深不見底的潭,迷人又危險。

「早……」秦妍有些許尷尬。

「唔,早。」嚴誠謹含糊不清的應了一聲,朦朧的眸里水光盈盈,他眼眸眯了眯,神色不明的盯着秦妍晶瑩飽滿的唇看了半晌,在秦妍張了張唇準備開口時親吻了上去。

「唔。」

猝不及防的秦妍瞪大了杏眸。

嚴誠謹吻的很深,一手按壓着秦妍的後腦勺,一手不老實的往她上衣里鑽。

秦妍身體忍不住一陣顫慄,她咬着唇強忍着。

雙手不由自主的圈住了男人的脖頸,將身體往前一貼迎了上去,任由男人採摘掠奪。

只聽,男人呼吸急促,粗喘聲一下又一下噴在她脖頸處,秦妍不可抑制的叫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