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9章 宴會風波在線免費閱讀_發婚小說
◈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8章 白月光在線免費閱讀

白月光回國後,她擺爛了第9章 宴會風波在線免費閱讀

電梯里。

秦妍突然問,「我們認識?」

不然為什麼讓她一起上電梯,還是總裁專用的。

白依靈眯了眯她那雙狐狸般艷麗的眸,紅唇微張,「可能?」

嚴誠謹的白月光,果然長得驚為天人啊。

難怪他一直戀戀不忘,甚至還找了個假替身放在身邊,他應該是愛慘了她吧。

想到這,秦妍心口抽痛了一下。

皺了皺眉,她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很快,電梯就到了頂樓,門一開就看見嚴誠謹站在電梯口,身後跟着個相貌還算不錯的助理。

這是秦妍第一次看見上班狀態的他,剪裁精緻的黑色西裝穿在身上神秘又禁慾,肩寬腰窄腿又長,身材足以媲美那些千挑萬選才出眾的模特,甚至更甚。

與平時家裡看到的嚴誠謹不同,此時的他氣場強大,精緻的五官線條冷硬,周身散發著不可接近,拒人千里的冰冷氣息。

看見電梯里的秦妍,嚴誠謹面上沒有絲毫表情波動,徑自迎上走電梯的白依靈,「依靈,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誠謹。」

白依靈上前挽住嚴誠謹的手臂,嚴誠謹沒拒絕,帶着她不知道朝哪兒走去了。

秦妍站在電梯口,像是誤入城堡的灰姑娘,即便心裏再鎮定冷靜,多少還是有些無措。

「秦小姐,這邊請。」

嚴誠謹落下在原地的助理這時走上前,手一伸朝着總裁辦公室的方向說道。

秦妍抿着唇,沒說話,提步朝着他指的方向走去。

助理緊跟在身後,他開始自顧自介紹自己,「我是嚴總的助理,叫丁森,你可以叫我丁特助。」

「嗯。」秦妍隨意的嗯了一聲表示禮貌,別的也沒再多問。

丁森一噎,這個時候她不應該禮尚往來的開始介紹自己嗎?

比如她叫什麼,今年幾歲,跟嚴總的關係之類的啊。

怎麼就嗯的一聲結束了?

丁森心裏很抓狂,奈何話尾已經結束,他又找不到新的話頭,只能打消了八卦的心。

將秦妍送到總裁辦公室,丁森囑咐她,「有事叫我,我就在隔壁。」

秦妍:「嗯。」

丁森:「……」

嚴誠謹的辦公室很大,東西不多,很空曠,一張辦公桌,一個沙發,一張茶几,還有一牆書架,除此以外沒什麼別的東西了。

顏色搭配的跟家裡的裝修一樣,以灰白色為主色調,簡單又單調。

秦妍站在落地窗前,將整個陵安市的夜景盡收眼底,川流不息的車輛,來往的行人,五顏六色的燈光將城市點綴的繁華又耀眼。

她盤起腿席地而坐,杏眸微動,欣賞着城市夜景。

不知道過了多久,嚴誠謹回來了。

秦妍站起身,一股麻意從腳底直竄而上,像是有萬千螞蟻在腿上爬,兩條腿都麻的失去了知覺,她僵在那沒動,兩條秀氣的眉毛緊擰着。

「怎麼了?」

嚴誠謹脫掉西裝外套,朝着秦妍走來。

「腿麻了。」秦妍老實巴交的回答。

嚴誠謹哼笑一聲,將她攔腰抱起,秦妍驚呼一聲,雙手下意識圈住男人的脖頸。

將她放在沙發上,嚴誠謹伸手給她捏了捏麻掉的雙腿,待雙腿恢復了些知覺,秦妍偏頭問他,「你的白月光走了?」

白月光?

嚴誠謹被問的一愣,隨即想到了什麼,他也沒解釋,只嗯了一聲。

秦妍心裏有些不舒服,有白依靈做他女伴,他還叫自己過來做什麼,出醜么?

她推開嚴誠謹的大手,阻止他繼續給自己捏腿,「那你宴會叫我過來做什麼?」

語氣中是她自己也沒察覺的幽怨,像是女朋友在質問男朋友。

「叫你來做我女伴。」嚴誠謹沒在堅持給她捏腿,坐在了一旁沙發上,空氣有些悶,他伸手解開了襯衫上的兩顆紐扣。

「那白依靈呢?」秦妍繼續追問。

「她是我們公司請的品牌代言人,你這麼關注她做什麼?」嚴誠謹疲憊的捏了捏眉心。

秦妍噤了聲,她感覺好像有什麼正在逐漸偏移了軌道,似乎從知道嚴誠謹賠償了唐晚瑩那塊南郊地皮開始,她就變得不像自己了。

她會自以為是的想,嚴誠謹是不是因為喜歡自己才將南郊地皮賠給了唐家。

那塊地皮價值十個億,可不是個小數目。

所以,也正是因為那塊地,她開始擺不正自己的位置,譬如現在,她竟然在追問他白依靈是否做要他宴會女伴的小事。

離譜到家了!

她為什麼要問啊?

她有什麼資格,她就是個見不得光的情婦而已。

秦妍狠狠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一股腥甜在口腔蔓延開來,尖銳的疼痛讓她腦子瞬間清醒了不少。

叩叩叩。

辦公室外有人敲門。

「進。」

沙發里,嚴誠謹懨懨的開口。

丁森推門進來,手裡端着一個盒子朝沙發這邊走來。

「總裁,這是從zara那裡取來的禮服。」他將盒子擱在茶几上。

嚴誠謹嗯了一聲,抬手揮了揮,丁森識相的離開了辦公室,並貼心的帶上了門。

「看看。」

嚴誠謹下巴微抬,示意秦妍去打開盒子。

「什麼啊?」秦妍疑惑,打開了盒子。

是一件白色的長裙抹胸禮服,她拿起禮服,視線被那高開叉的設計驚住了,在身上比划了一下,這個叉起碼開到了大腿根,這……

合適么?

這麼開放前衛的設計,她從未嘗試過啊。

秦妍慢慢將視線挪到嚴誠謹身上。

看了全程的嚴誠謹以拳抵唇,不自然的挪開了眼,「就你這身材,還是算了,我帶你去商場重新再選一件。」

說完,嚴誠謹起身拿起了外套,走到門口發現秦妍沒跟上,回頭一看,只見她那雙水潤的杏眸正獃獃的看着自己,他沉着嗓音開口,「發什麼愣,跟上。」

「哦。」

秦妍放下禮服,跟了上去。

乘着總裁專用電梯到一樓,秦妍下意識往前台那邊看了眼,沒發現先前那個趾高氣揚的前台小姐,而是換了一個娃娃臉的可愛小姐姐。

見秦妍看她,她立刻回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怪傻的。

也怪可愛的。

秦妍扯開唇角,笑了。

……

天誠的品牌發佈宴會設在了陵安市最大的酒店內,酒店門外停滿了各色豪車。

這次發佈會來的人很多,幾乎都是陵安市排的上名的富商、權貴,以及天誠旗下其他品牌的明星代言人。

車內,秦妍將領口往上提了提,生怕走光。

一旁的嚴誠謹換了身與她同色系的白色西裝,整個人看上去優雅又迷人,像是從城堡里走出來的貴族王子。

「別提了,也沒什麼料。」嚴誠謹嘴毒發言。

狹長的黑眸微微眯起,冷淡的看着她的胸部。

「那你去找個有料的啊。」秦妍出聲激他。

嚴誠謹冷笑一聲,推門,率先下了車,本以為他要繞到另一邊幫她開門,誰知他徑直朝着酒店門口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