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岸的糖果屋第1章 有的人有的事已經很多年在線免費閱讀

彼岸的糖果屋第2章 記憶深處始終有個地方在線免費閱讀

城,市中心,名叫「一家咖啡館」的門口,出現了一位氣質溫婉的女人。她身着一襲黑色祥雲暗紋長款馬面裙配上V領白襯衣,白皙的脖頸上雖毫無配飾,卻恰到好處的將鎖骨顯露得異常好看。她手裡提着一個用牛皮紙包裝的精美方形小禮盒,一邊接聽電話,一邊推開了咖啡廳的門。

「真真,我到了,可是沒看到你說的客戶啊?」

女人聲音雖不大,但是溫柔婉轉,甚是好聽。與電話那頭的聲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電話那頭聲音清脆,語速很快,字字珠璣。

「他手裡拿着你最愛的桔梗花,你仔細看看,電話里明明說他已經到了呀!」

李木子站定腳步,四下看了看,終於在靠窗的角落裡看到一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士。她之所以確定是他,那是看到了桌上放着的粉色洋桔梗。

「真真,我好像看到他了。」

「好吧,木子,你可要認真看看對方,好好跟他聊聊,這可是我託了好多關係才找到的優質單身男士,你這次可一定要抓住機會,千萬不能再辜負我的一片苦心了。」

李木子恍然大悟,原來劉真真是打着讓她來送貨的旗號,實則是騙她來相親。

她表示很無奈:「真真,你這又是幹嘛呀,我早說過了,我不相親。」

「木子,我這也是為你好,咱們總要從過去的陰影里走出來,面對現在,不是嗎?」

提到過去,李木子眼底一沉,那股隱匿許久的痛感再次湧上心頭,讓她無法喘息,她決定掛斷電話,不再繼續這個沉重的話題。

「好了,就這樣吧!」

掛斷電話,原本想轉身離開,卻看到西裝男已經發現了她,並且正在向她揮手打招呼。

不得已,李木子深吸一口氣,短暫的整理了一下情緒,硬着頭皮走了過去。

西裝男很紳士,起身為李木子拉開凳子,請她坐下。

「你好,你就是李小姐吧,這個送給你,你想喝點什麼?」

男人說話聲音溫潤爾雅,讓人不忍拒絕。

看他一直站住,雙手捧着那束粉色的洋桔梗遲遲沒有坐下,李木子出於禮貌,只好接過了花束。

「謝謝,我要一杯冰美式就好。」

西裝男已然被李木子的一舉一動所吸引,他眼神里滿是讚許和歡喜。他向吧台揮了揮手,示意服務生點單。

等再次坐下,他才開始自我介紹。

「李小姐你好,我叫曾毅,今年38歲,在一家國有企業上班,目前職位是個中層管理,年薪30萬左右,名下有車有房……」

看他侃侃而談,李木子本不忍心打斷,可她還是必須要向他說明自己今天的來意,以免產生誤會。

「那個,不好意思曾先生,我想你是誤會了,我今天不是來相親的,我是來送貨的。」

李木子說完,略有些抱歉的將手中的禮品盒遞給曾毅。

曾毅剛想說點什麼,服務生卻在這時候送來了剛剛點的咖啡。

「您好,您的美式冰咖啡,請慢用。」

李木子抬頭微笑着說了聲「謝謝。」

此時的曾毅遲遲沒有說話,看來真的是有些許尷尬。

「曾先生,我事先確實不知道今天是場相親,這都是我朋友安排的。我為我們今天的冒失道歉,實在對不起。」

曾毅沒有說話,是他一時沒反應過來,這竟然是場誤會,但是他對眼前這位女士確實很有好感,所以他想爭取一下。

「李小姐不用道歉,雖然是誤會一場,但是相遇即是緣分,我們還是可以先做朋友的,如果大家都覺得可以,我們再往下發展嘛。」

李木子有些無奈,正不知如何開口拒絕,便聽到從她頭頂傳來一個聲音。

「她不需要相親。」

聲音雖然稚嫩,但是其中的冷冽確實讓人有些寒慄。

曾毅轉頭一看,是個大約十二三歲的男孩,他眉目清秀,長相斯文,但深邃的眼神加上不苟言笑的表情,竟然讓他的氣場看起來似乎超越了他的年紀。

曾毅向李木子禮貌的笑了笑,詢問說:「他是?」

還沒等李木子回答,男孩便牽起她的手,準備帶她離開。

李木子對着曾毅微微笑了笑,表示抱歉,然後任由男孩抓着他的手。

「羅洄,別這樣。」

話雖如此說,但她對男孩的語氣更加溫柔,並沒有一絲責怪。

男孩拉着他不鬆手,只說了一個字。

「走。」

「你先到旁邊等我,我跟曾先生說幾句話就走。」

李木子並沒有駁他的意,只是輕聲安撫。

男孩抬頭狠狠地瞪了曾毅一眼,便轉身到旁邊的座位坐下。

李木子轉頭看着窗外,理了理思緒。此時已是深秋時節,外面的圍牆上,爬山虎的葉子都已經掉光了,只剩下乾枯瘦弱的枝條苟延殘喘的盤在枝頭。沒有綠葉的遮擋,露出脫落的牆皮,又為這小小的天地平添了一份悲涼。

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曾先生,實在不好意思,其實我已經有男朋友了,只是……他現在不在。」

曾毅聽到這話,滿眼失落。

「那他現在在哪裡?」

李木子看向窗外的眼睛自始至終都沒有轉過來,不知她是在看那斑駁的圍牆,還是在看向天邊的遠方。

「他回他的故鄉了。」

「他多久回來?」

「他不回來了。」

「為什麼?」

「因為……」

李木子仰頭45度,瞪大眼睛憋回眼角的淚光,喉嚨使勁吞咽的動作,試圖掩飾聲音里的哽噎。

「因為他回不來了。」

短短几句話,已經讓曾毅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可是他依然很震撼。這個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女人,到底經歷和承受了什麼,才會讓她看起來如此柔弱且堅毅。

「對不起。」

他實在不是有意要撥開她的傷痕。

「沒關係。」

還是那一抹微笑,可這次看上去怎麼略帶苦澀,讓人忍不住想要疼惜。

「李小姐,無論如何,我覺得你都配擁有更好的現在,希望你能放過自己,走出過去擁抱未來。」

很久之前,李木子也問過自己同樣的問題:如何才能放過自己?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經是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