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岸的糖果屋第5章 人世浮藻,唯有明月還算清亮在線免費閱讀

彼岸的糖果屋第6章 等待和錯過同樣有遺憾在線免費閱讀

「你認識?」

青山問羅憶。

「不認識。」

「想認識?」

羅憶半天沒說話,腦海里浮出那個一會兒笑一會兒哭的人兒。

「你有辦法?」

青山沒有得到回復,本以為是自己想多了,結果此話一出,他開始有點自戀的佩服自己了。

「咳,早說嘛。這還不是小事一樁。」

羅憶偏頭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咋地?不相信?」

「……」

「跟她一起的那個短髮女孩看見沒,我同學。」

羅憶一記白眼。

「真的,不信我給你看我們同學群。」

「然後呢?」

羅憶見他想極力證明自己,暫且信他。

「然後我幫你想辦法要到那姑娘的聯繫方式唄。」

「算了。」

羅憶覺得這樣有些唐突,一切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可這話讓旁邊人聽了就是另外的意思。

「怎麼,你還是不相信我?」

「沒有,只是覺得沒必要。」

「……」

「行吧。懶得搭理你。」

兩人一路再無話,直到青山將羅憶送到他家樓下。調轉車頭,從車窗探出腦袋問他:「明天什麼時候來接你?」

羅憶沒有回頭,只是擺擺手。

「睡醒再說。」

青山再次啟動車子一溜煙消失在夜幕中。得得得,誰讓他是「大爺」,自己還是趕緊回家睡覺,明天一早再來接這位「大爺」吧。

羅憶剛來P城第一年就認識了青山,兩人已是十多年的好友,現又在一起合夥做貿易生意。第二天原本約好了跟供應商見面洽談合作,這幫供應商才是衣食父母,哪能遲到。

他們做的貿易生意說白了,其實就是二道販子,從供應商手裡買進再出售給各個商家,除去中間運輸費用,夾縫中掙點微薄差價。

還好的是,兩人雖都不是P城本地人,但好歹在此定居多年,加上長期往返各地,結交了不少人脈關係,所以生意還算勉強,雖算不得風生水起,但月月上有盈餘。

兩人雖是好友,但是工作就是工作,俗話說:親兄弟還得明算賬呢。所以他們在公司里分工很明確,羅憶負責和各個供應商以及商家對接,青山就做好財政和後勤工作,總之就是對外羅憶負責,對內一切事務都交給青山,兩人相輔相成,相得益彰,這些年公司也算順風順水。

其實羅憶在外與那些供應商和商家周旋,少不了有很多應酬,一旦應酬,那酒桌文化便必不可少,久而久之傷身又傷神。青山何嘗不了解其中的辛酸,所以他才會更加疼惜羅憶,讓他儘可能不被瑣事煩惱。

第二天上午十點左右,青山接上羅憶就帶上合同直接去了飯店,既然都是以簽約為目的請客吃飯,合作商也心知肚明的赴約,那就提前做好一切準備工作,確保能在下桌前做到萬無一失。

於是從中午開始,羅憶就在推杯問盞中與各方斡旋,直到酒足飯飽,青山也順勢遞上了合同,看到雙方都在白紙黑字上蓋上紅章,兩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然而,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那是不可能的,飯局直到傍晚才結束,之後還安排了KTV唱歌。

這家KTV外場有舞池,內場有包間,像這種綜合性KTV在P城不算少,合理利用所有資源將利益最大化,也是每個實體經營者必須考慮的問題。

羅憶滿臉職業假笑領着各位合作商進到KTV時,第一眼便在紅紅綠綠的閃光燈下,看到了坐在舞池邊一張小圓桌上猛灌酒的李木子。

他懷着心事將所有人妥帖的安排進包間,而後才抽時間留意了李木子的狀況。

她怎麼又在喝酒?為何今天只有她自己一人?她的朋友沒有陪她嗎?……

好多問題縈繞在他腦海,讓他無法再向之前一樣從容不迫的應對合作商,他雖然依舊笑臉相迎,可是內心的焦灼和擔憂很明顯的浮現在他緊鎖的眉頭上。

直到所有合作商盡興而歸時,青山才將他們一一送回。而羅憶則尋了一個角落的圓桌坐下,就這麼靜靜的看着對面的女孩兒。

看她時而對着手機噼里啪啦說著,好像是在給誰發語音消息,時而對着舞池裡起舞搖腦袋的年輕人起鬨一兩句,但更多時候是自己一個人,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偶爾還能看見她倔強的用手快速抹去眼角的淚水,後又強裝微笑,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凌晨兩點,舞池裡動感舞曲已經換成舒緩輕音樂,消遣的人們也陸續離場,只剩下李木子還趴在桌子上,她好像喝醉了,又好像喝睡了。羅憶一直不敢上前,哪怕只是去關心一下,他怕她會誤會,也怕自己不知道如何面對。

臨近打烊,服務員上前去叫醒李木子。

「小姐,我們要打烊了,你還好嗎?需不需要幫忙?」

李木子眼神迷離對服務員搖搖手。

「不用,我可以,我還能喝。」

服務員出於職業素養,很耐心的跟她說:「小姐,我們打烊了,沒有酒喝了,你可以自己回家嗎,要不要我們幫你叫車?」

李木子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執拗。

「我不走,我還要喝酒。」

服務員很無語,不過在這樣的地方遇到像這樣的人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了。

「小姐,你喝醉了,該回家了。」

李木子耍賴趴在桌上不肯離開。

「嗚嗚嗚,我不走」

服務員此時有些手足無措,怎麼還哭上了呢,這可如何是好?

羅憶站在不遠處看着她哭,莫名的心疼。

他走過去對服務員擺擺手對他說:「我是她朋友,我帶她走吧,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服務員見有人接盤,那是最好不過,自己還要趕緊收拾下班呢!

羅憶輕拍了李木子兩下,然後試探性的跟她講話。

「你還好嗎?」

回復他的只有「嚶嚶嚶」的哭泣聲。

「我送你回家吧。」

片刻之後李木子才抬頭,她歪着腦袋,雙頰通紅,那雙原本靈動的眼睛此刻已經迷離飄渺。

「你誰啊?」

「我是……」

羅憶還沒說完,李木子便自顧自站起來,腳步虛晃,身子搖搖欲墜走出了KTV。他在身後緊緊跟隨,生怕她一不小心跌倒。羅憶想上前去扶她,但又不敢,就這麼不緊不慢的跟在她身後,雖然不知道她要去哪裡,但就這麼跟着她也挺好,起碼能遠遠看着她。

慶幸李木子還記得回家的路。這條路她走過千百回,早已熟記於心。她記得小區門口有個湖,她偶爾喜歡去湖心亭里坐坐,以至於這會兒酒醉迷離還來到這裡。

羅憶遠遠的站在樹下,看她身子倚靠在廊亭上,仰望着月亮,額頭的碎發隨風飄揚。忽而眯着眼,伸出手指向月亮,好像是在撫摸誰的臉龐。

冷風寂寂,光線斑駁,只有微弱的月光映照出她臉色慘淡如霜,整個人破碎又凄涼,柔弱的讓人心疼。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是冷風讓她清醒些許,又或許是她突然想明白了什麼,總之,等她起身離開時,已然看不出任何情緒和醉意。

羅憶目送她進了小區,而後走到她剛才坐過的地方,仰頭看她剛才看過的月亮。

都生在這人世污濁的浮藻中,只有這一輪明月還算清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