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岸的糖果屋第6章 等待和錯過同樣有遺憾在線免費閱讀

彼岸的糖果屋第7章 記憶留給重要的人在線免費閱讀

半年後……

P城南站,青山和一個短髮女孩手牽手站在站台外,翹首以盼。

車站人潮湧動,人們雜亂而匆匆,順流逆流,不知是歸家心切,還是急着奔赴遠方。

人流漸漸稀疏。青山看見羅憶從人群中向他們走來,他一頭乾淨利落的黑色短髮,穿了一身簡單的休閑運動套裝,身姿挺拔,眼神溫柔,周身散發出寧靜安逸之氣,瀰漫了整個初冬的車站。

「這趟出行可算順利?」

青山接過他身上唯一的單肩旅行包放進後備箱。

「還好,挺順利的。」

「上車吧,回去為你接風洗塵。」

羅憶正準備打開車門,發現旁邊站着一個小姑娘,她身材苗條,穿着一條白色連衣裙,看上去端莊秀麗。

青山走過去牽起姑娘的手。

「忘了介紹,這是我女朋友——菜菜,你見過的。」

羅憶客氣的打招呼:「你好。」

青山轉頭看着菜菜:「他就是羅憶,我的合作夥伴。」

姑娘甜甜的回了一句:「你好,羅哥。」

羅憶挑了挑眉看着青山,好像在說:「你小子可以啊,我才出去半年,你都有女朋友了。」

青山撓撓頭嘿嘿的笑着,那得意的樣子十分欠揍。

幾人紛紛上車後,青山便開車回了市區。路上,羅憶把這次出差的情況簡單跟他說了一下,之後的細節等回公司再詳說。

此刻他很好奇,青山是怎麼把女同學變成女朋友的?

青山看他一副求解釋的眼神,也不再藏着掖着,大方的說:「我還不是為了你,你之前不是想要那姑娘的聯繫方式嗎,於是我就想辦法聯繫了菜菜。」

羅憶瞪大眼睛:「我什麼時候說要人家聯繫方式了?」

青山才不在意他怎麼想,自顧自的說著:「遇到菜菜之後,我才發現,她溫柔善良,知書達禮,簡直就是我的天賜良配!」

說這話的時候還不忘向旁邊的菜菜拋了個媚眼,搞得人家姑娘瞬間臉紅害羞。

羅憶算是明白了,就這小子那不要臉的勁兒,菜菜這樣乖巧的女孩是無法抵擋的。

「不過你放心,作為好兄弟,我不會一個人吃肉,而看你打一輩子光棍的。」

羅憶瞥了他一眼,「你才打一輩子光棍呢。」

「那姑娘叫李木子,是菜菜的好朋友。」

「菜菜寶貝兒,你跟他說說吧,要不然他魂牽夢繞的,說不定哪天就抑鬱了。」

菜菜聽他沒羞沒臊的當眾喊她寶貝,表情嬌羞。

「羅哥,你喜歡木子嗎?」

羅憶腦袋上瞬間冒黑線,你這姑娘說話才直接嘞!

「沒有沒有,只是見過兩次,覺得她很特別。」

「哦—-,我聽青山跟我說過,你之前見到我們那次,是木子失戀了,所以她喝了酒以後有些出格,其實她平時不那樣的,是個很好的女孩。」

原來她是失戀了,難怪連續兩天見她都在借酒消愁。

「那她現在好些了嗎?」

「她現在挺好的,好像已經從失戀中走出來了,還自己開了一家糖果店,就在你們公司附近。」

原來如此,她走出來就好,開糖果店嗎?挺好的。羅憶想起之前的事,嘴角不自覺上揚。

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是在夜宵店,他和青山剛下班,準備小酌一杯放鬆一下,菜還沒上齊,就聽到旁邊一桌三個女生在划拳,他心裏就在想,現在的年輕女孩真會玩兒,挺有意思。

可不知怎麼,其中一個長頭髮的女孩突然哭了起來,原本白皙的臉蛋兒哭的梨花帶雨,他看了不禁心尖兒一顫。他目不轉睛看着她,看她撒潑打鬧,看她又哭又笑,最後蹲在路邊吐的稀里嘩啦。他心疼了,上前給她送了瓶水,走的時候還給了她一顆糖。

一顆糖?難道她是因為這顆糖才開了這家糖果店?羅憶想了想,隨即又搖搖腦袋,自己似乎太自作多情了。

第二天,看她在KTV喝醉,又一個人迷迷糊糊回家,他只好一路隨行。月光下的她,嫻靜淡雅,溫柔可人,一點都不像之前喝多了耍酒瘋的那個人。原來她還有這麼多面,那一刻他好想上前擁抱她,想更多的了解她,為她抹去臉頰的淚水,為她舒展緊鎖的眉頭。他想看她笑,不管是強顏歡笑,還是肆意的大笑,只要有笑容便好。

當他正在為回憶感慨時,突兀的電話鈴聲響起。

「哥,你回來了嗎?」

「嗯」

「你在哪裡?」

「路上」

「那我去公司等你。」

「幹嘛?」

「琳琳今天過生日,梅姐叫咱們過去吃飯。」

羅憶本想拒絕,一路奔波勞累,實在想休息一下,可是轉念,他就改變了想法。

「好。」

掛斷電話,青山問:「誰啊?」

「小馬路」

「這臭小子又要幹嘛,之前好幾天都沒看見他人。」

「誰知道呢?」

羅憶心不在焉的看着車窗外。

「你一會兒直接送我回公司,他在公司等我,下午不用等我吃飯,我要出去一趟。」

「這怎麼行,不是說好為你接風洗塵嗎?」

「改天吧,今天要去趟梅姐家,琳琳過生日。」

既然如此,青山也不好再說什麼,於是加快車速,一路平安到達公司。

到公司剛休息片刻,坐不住的小馬路就拉着羅憶出了門。

羅憶告訴他還要去個地方,也沒說去哪裡,只說去給琳琳買生日禮物。

他按照菜菜之前提到的糖果店地址摸索着找了過去,沒想到就離公司不遠,店名叫「覓糖糖果屋」。

站在店門外,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在他記憶中存在了許久的女孩,她看起來比之前更加開朗陽光了,臉上似乎滿滿都是笑容,她笑起來真好看。

他遠遠凝望着她,眼中某種情愫在翻滾,當她也向他這邊看過來時,他倏然收回了眼神,瞬間恢復了平靜。

羅憶帶着小馬路就這麼表面淡定的走進了店裡,鬼知道他心裏有多緊張,他在心裏鄙視自己,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年輕一樣,激動的差點無法自控。

不過他還是假裝淡定,看似在認真挑選禮物,實則不知道偷偷瞟了人家好多眼。

她似乎很着急,像是忙着去約會。她不會真的去約會吧?

羅憶就這麼胡思亂想的在店裡溜達着,直到她主動向他推薦,他才確定了自己要買的東西。

原本以為就這樣和她接觸一次已經很滿足了,沒曾想,老天還是給了他機會,讓他在餐廳再次遇見了她。

羅憶不想再等待,他想勇敢一次。畢竟等待和錯過,同樣都會有遺憾。於是他主動上前搭訕,讓自己正正式式出現在她面前。

然而,這次短暫的認識,並沒有在李木子心裏留下太大痕迹,臉盲症的她轉眼就把這事忘記了,就如同那盤絲毫未動的蒜泥小龍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