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惹腹黑首輔,我家大人脾氣不太好免費閱讀 第10章_發婚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院外也不知蘇念琛是何時來的,只是卻並未打算進院。

望向芸娘對桑無焉的『胡鬧』,也只是冷眼旁觀。

桑無焉看着那一碗蠕動的蚯蚓,頭皮都要炸了。

眼珠子瞪得老大,再看向芸娘雙手捧着碗,一臉殷切的神情。

桑無焉腦仁瞬間一震,芸娘這是…患了瘋病!!!

好端端的,芸娘怎麼會瘋?

她分明還記得以前的芸娘,是個好溫柔的人!

就算自己日子過的苦,可是對烏林村的孩童卻很好,就連她小時候也吃過好幾次芸娘偷偷遞給她的甜餅。

原主那時過的也不算太好,姨娘終究還是不喜歡她的。

可芸娘就像是一束溫柔的光,讓原主心裏也一直期待過,自己的娘親也是這樣的該多好!

也正因為如此,當年十歲的桑無焉才會趁夜偷偷的去爬了王屠戶家的牆頭。

也是那一夜,知道了芸娘跟蘇念琛過的有多慘!

雖然後來他們走了,可是桑無焉心底還是對芸娘有幾分想念的。

可眼下,看着患了瘋病的芸娘,桑無焉不禁眼角微紅。

心裏也不禁嘆了口氣,好不容易蘇念琛如今厲害了,芸娘卻瘋了!

還真是諷刺啊!

院外的蘇念琛是看過桑無焉回京後,肆意發脾氣,打壓下人的。

此時一雙深沉的眼眸盯着院里,似乎已經想好了桑無焉接下來會惱羞成怒,打翻芸娘手裡的碗,大聲呵斥的舉動。

桑無焉強忍着對一碗蚯蚓的不適,纖纖一雙玉手竟接過了碗,面上更是強裝鎮定道,「伯母,您這東西果真是好,若是用來釣魚,肯定收穫頗豐!」

「釣魚?」芸娘雖有些瘋傻,可是在這府里被照顧的還是很得體的。

一身藕色的白線芙蓉壓紋緞裙,配着緋紅的腰帶,雖是婦人之姿,卻難掩雍容身段。

若不是這樣一副身段容貌,當初也不會被王屠戶留下。

可如今好好一個溫柔的長輩,卻患了瘋病。

桑無焉雖對瘋病沒有研究,可是在二十一世紀也看過一些報道,知道這種病,最好的相處便是主動『迎合』。

哪知下一瞬,芸娘卻道,「這是給你吃的,不是給魚吃的,這是栗子糕,很好吃的,來,我喂你!」

桑無焉心驚的連退了兩步,面上也開始慌亂吞吐,「伯…伯母…這個不是栗子糕,這是蚯蚓,只有魚吃,人是不能吃的!」

芸娘一聽,卻忽地瘋魔了起來,指着碗就大聲道,「你胡說!這分明就是栗子糕!你給我吃下去,吃下去!」

說著,竟直接上了手來,端着碗就想往桑無焉嘴裏倒,這誰還受得了。

桑無焉直接害怕的將碗一松,整個人都跳的老遠,渾身更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碗落在青石板的地上,發出十分刺耳的碎裂聲。

似乎也刺激到了芸娘,一聲瘋叫,撿起一塊瓷片就朝着桑無焉的臉上划去。

桑無焉連忙伸手擋下,「伯母…您先冷靜一下!我不是壞人!」

可是此時的芸娘壓根聽不進去,整個人都瘋魔緊繃,嘴裏也一直喊着,「我要殺了你,你這個殺人兇手!」

眼看着芸娘手裡捏着的瓷片越來越緊,似乎就要割破了芸娘自己的手指。

桑無焉眼看不對勁,立刻就放下胳膊,一把抓住了芸娘拿瓷片的手,「伯母,您趕緊鬆開,要不然您會受傷的!」

可芸娘卻越拽越緊,嘴裏也是不停喊着『殺人兇手』。

無奈之下,桑無焉只好伸手去強行剝開芸娘拿瓷片的手,可下一瞬,一個人影極快過來。

啪啪兩下就將發瘋了的芸娘給敲昏了,隨後桑無焉也極快的將那瓷片給摳了出來,扔的老遠。

再回看芸娘,卻跟蘇念琛四目相對,整個人都被盯的發毛,還是那樣一雙陰鷙又帶着寒意的眸子。

「來人!」男子低沉的聲音一出,不知何時,院里便多了兩個嬤嬤。

熟練的將芸娘架住,帶回了屋內。

桑無焉干看着,也不敢吭聲。

這件事她要怎麼跟蘇念琛解釋,才能讓他不會遷怒自己呢!

「你就是這樣與我母親敘舊的?」冰冷的聲音在頭頂響起,讓桑無焉頭都不敢抬。

蘇念琛冷冷的盯着眼前一身青衣的姑娘,覺着她今日沒有惱羞成怒,八成只是不敢在他的府邸胡來罷了。

可是她方才對芸娘的痴傻,眼裡卻並沒有看出嫌棄。

這一點蘇念琛看的極其仔細,如果說那是桑無焉偽裝出來的,那蘇念琛也只能說她偽裝的極好,最起碼沒有讓他看出一絲破綻來。

無數想要拉攏蘇念琛,想要與他結親的權貴,只要送女兒過來拜訪一次芸娘後,便都不了了之了。

故而這也成了蘇念琛直接拒婚的理由之一。

桑無焉渾身一震,想要解釋,可是卻又不知該從何處解釋起。

若是直接說是你的母親瘋了,怕是她會被蘇念琛立刻打死!

蘇念琛看着面前的女子,綉眉蹙了又緊,緊了又松,又瞥見她被割破的手指上,不禁眉頭一皺,神色又冷了幾分下來,「昨夜在皇宮,你不是很能說嗎?怎麼現在啞巴呢?」

說完,竟直接抓起桑無焉受傷的手指,狠狠的捏了捏。

桑無焉嘶的疼出聲來,鼻尖都痛的冒出了細汗,這蘇念琛果然是個變態!!

可桑無焉這隱忍的樣子,卻讓蘇念琛更加冒火!

丟開她的手,一把捏住少女的下巴,俯視盯着她,生着寒意道,「你要是不喜歡說話,我不介意現在就將你的舌頭拔了!」

桑無焉欲哭無淚,心裏更是着急,她實在是不會應付這種瘋批啊!

眼眶的淚轉了轉,還是落了下來,心一橫,這該示弱的時候就得示弱,在這種瘋批面前,裝什麼清高的大尾巴狼。

雙腿一跪,直接哭的梨花帶雨道,「大人…昨夜是我不對,我千不該萬不該說伯母看上我了,我是真的知道錯了!」

「您這麼玉樹臨風,年紀輕輕就是一朝首輔的青年才俊,豈是我能肖想的!」

「您放心,我出了您的府,就對外稱自己有隱疾,嫁不得人,絕不會讓人說您的半點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