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惹腹黑首輔,我家大人脾氣不太好免費閱讀 第4章_發婚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桑無焉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卻因膝蓋被強摁在地上,破了一大片,血漬印在粉色的芍藥裙上,讓人看了,都不禁有些側目。

桑無焉卻強忍着痛,站直了身子,不管如何,她今日總算是將小命保住了。

只是抬眸看向蘇念琛盯過來的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桑無焉又不禁吞了吞口水。

這尊大佛只怕更不好應付。

可下一瞬,蘇念琛卻過來扶着她往自己的位置坐了下去。

桑無焉一臉茫然,他這是將自己的椅子讓給她坐了?

底下紛紛傳出嘀咕聲。

「哇,首輔果然心善,不僅好生囑咐桑家那個草包不要在宮裡惹事,還讓她坐自己的椅子,首輔可真是太溫柔了!」

「是啊,首輔大人長的也好看,要是他也能這麼對我就好了!」

「哼,你就別想了,要不是那個草包救過首輔大人的母親,她也配站在首輔身前?」

嘀嘀咕咕的話很多,大多都是捧首輔,拉踩她。

還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不就是長得國色天香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桑無焉本也覺得今日的事也就到此為止了,哪知…

蘇念琛淺眸一笑,淡然道,「皇上,皇后之前說的話還是很對的,這件事若是不嚴懲,只怕往後各個皇子府里都不會安寧。」

皇后一聽,哪裡不想抓住這個賤人,可是她剛才分明就看見承王對她搖頭,示意她不要再抓着這件事不放了。

哼,這分明就是在護着哪個賤丫頭!

可是眼下她也不能跟承王明着對着干,若是真為了一個女人,生分了母子情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可是還沒輪到皇后發話,皇上先吩咐了,「來人,讓刑部尚書過來徹查!」

「哼!一個爬床下藥的女人都抓不住,真是沒用!」

皇上這句話分明就是在說承王無能,可皇后也不敢反駁,正想着要不就借皇上的手,將那迷惑承王的姑娘抓出來弄死算了。

哪知下一秒就看到一個太監站了出來,指着承王身邊的一個宮女,道,「皇上,奴才有話要稟,方才奴才見到秀娥偷摸的往這花壇里扔了東西,許是下藥的證物!」

音落,皇后立刻給了身後嬤嬤一個眼神。

秀娥也很快被兩個太監壓在了殿內中間,她渾身抖如篩子,似乎並不清楚事情的走向。

只是那麼一臉期盼的看着承王,就如方才桑無焉看向承王一樣。

桑無焉手心不禁抓了抓腿上的衣裙,心裏不禁生出一絲寒意。

再看向那嬤嬤從花壇里拿出的東西,竟是一個帶紅穗的玉佩。

那個玉佩…

桑無焉眼眸微沉,直直的看向坐在殿下的二妹桑晚舟!

她的臉色可真不算好看!

嬤嬤雙手舉着玉佩,沉聲道,「回稟皇上,回稟皇后,老奴在此玉佩上,聞見了月下歡的味道!」

月下歡,顧名思義,是一種春…葯!

皇上一臉陰沉,對宮裡的人竟有這樣的葯十分生氣,一個杯盞摔下去,怒喝道,「說,這玉佩是不是你的?」

秀娥臉色煞白,嚇得淚水不止,看着承王的嘴哆哆嗦嗦。

哪知承王下一瞬,卻只是漠然又有些不忍心道,「你放心,本王會妥善安置你的家人的!」

一句『家人』,一個盯過來的眼神,分明帶着威脅和警告。

秀娥重重的咬破了唇瓣,混着淚水和血腥,點頭認下了這件事。

隨着秀娥被拖走,在殿外被活活打死。

桑無焉的心一直都無法平靜,在這滿是權勢的異世界裏,她又要如何苟活!

直到走出宮門,桑無焉才真的感受到自己確實還活着!

看着桑晚舟的背影,桑無焉快步上前拉住了她,「桑晚舟,那枚玉佩分明就是你的!」

「呵!」桑晚舟一聲冷笑,轉頭拍掉桑無焉的手,張揚的臉上,絲毫沒有愧疚,「桑無焉,你覺得承王會不知道那枚玉佩是我的?」

「可是他依舊選擇了讓你去死!」

「哼,算你今日命大!居然攀上了首輔,只是他又能救你幾次,你放心,下次你可就不會這麼好運了!」

桑無焉聽着她的話,只覺得遍體身寒。

她與桑晚舟因為姨娘的私心掉了包,一年前被人捅了出來,這才將桑無焉從鄉下接了回來。

可是桑無焉本就養在鄉下,姨娘更是存心要養廢了她。

不僅沒讓她讀書習字,還養了她一身鄉下姑娘的性子。

一遭來到京城,她本就多有不適應,性子自然彆扭。

一開始父母對她愧疚,還算維護她,可是時間久了,加上桑晚舟慣是會在人前做好人,還經常故意惹怒桑無焉當眾發火,導致桑無焉在家裡越來越被人嫌棄。

以至於桑無焉的親生母親都更加願意多疼愛桑晚舟,一直覺得桑無焉拿不出手,實在有些恨鐵不成鋼。

如今看着這兩副面孔,心如毒蠍的妹妹,桑無焉第一次想要將這個聖母白蓮花拉下神壇。

今日,桑晚舟可是切切實實的要桑無焉死!

為了原主的這個仇,桑無焉也必須要報!

不就是比誰會演戲嗎?哼,讓你看看二十一世紀的演技是如何練成的!

一切後話都得回府後,再進行籌謀。

桑無焉正準備上馬車,哪知卻被身後一個護衛給叫住了,「桑大姑娘,我家首輔邀您明日入府一敘!」

桑無焉眼皮子乾笑着一抽,「那個…好端端的,首輔大人怎麼會讓我去府上,我可是聽說了,首輔府輕易不會讓人進去的!」

那護衛淺淺一笑帶着一絲漠然,躬着身子道,「自然是好好謝謝姑娘對我家老夫人的救命之恩了!」

桑無焉的笑立馬就凝住了,那表情要多憋屈有多憋屈,「那個…不過是舉手之勞,就不勞首輔大人費心了!」

「大人說了,有些債,還是還清了的好!」

「還請大姑娘明日上午準時到府,我家大人脾氣不好,不喜等人!」

說完,便躬了躬身子,從容退了下去。

桑無焉一臉死相,心中更甚這哪是首輔要還她的恩情債,這分明就是讓她去還今日利用首輔的償命債吧!

四周還有不少別家的馬車,此時聽到這話,無不在羨慕桑無焉運氣好,竟然能進首輔府,那可是多少女子夢寐以求想要進去的地方啊!

可只有桑無焉清楚,她明日那去的可不是什麼仙府,那是要去還債的地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