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惹腹黑首輔,我家大人脾氣不太好免費閱讀 第7章_發婚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柳兒正準備接過白大夫遞來的藥膏,哪知卻被桑晚舟伸手拿了過去,「還是我來吧!」

臉上盈盈弱弱,那微紅的眼眶,不知情的怕是以為這是桑晚舟為桑無焉心疼哭的吧。

林氏看了一眼,卻直接讓一旁的許嬤嬤接了過去,「你手裡哪懂輕重,還是讓許嬤嬤來吧。」

桑晚舟頷首,面上依舊笑着,可內心卻對林氏對她的疏離很是不滿。

桑郁川坐在一邊,抬手拿起几上的茶杯,緊着眉頭嘆了口氣道,「二丫頭,你還是說說你大姐的傷吧,好端端的進宮賞花,怎麼就挨了巴掌回來了?可是你大姐又闖了什麼禍?」

聞言,林氏也跟着偏過頭來,沒辦法,在他們心中,桑無焉不僅規矩學的差,還總是在外得罪人。

這一次,只怕是得罪了宮裡的,也不知道要不要緊?

桑無焉躺在床上擦藥,聽着父親的話,也跟着嘆了口氣。

這原主之前的所作所為,着實讓人頭疼。

不僅易怒,還動不動就去找桑晚舟的麻煩,就連承王也是搶的桑晚舟的。

如今父母擔憂,也實屬正常啊。

可是桑無焉這偏執又無禮的性子,其實也是桑晚舟的親生姨娘給故意養歪的。

如今姨娘早已西去,只留下了桑無焉這麼個鄉下丫頭的性子來每日氣林氏。

唉!為此,着實讓林氏恨極了姨娘,便更加嚴厲的想要管束桑無焉,只可惜適得其反,讓母女關係越來越惡劣!

桑晚舟紅着眼睛說完,對宮裡的事也是極盡後怕,「父親,母親,方才女兒也是心疼大姐,這才讓她先回院里養傷,又怕你們擔心,這才…」

桑郁川聽完,輕叩下茶蓋,對這個二女兒也不禁生出一些心疼,「不怪你,你也是好心,只是萬萬沒想到宮裡會發生這樣的事!」

「是啊,那宮女膽子也太大了,竟敢給承王下藥,還差點害了我的焉兒喪命!真是死了都便宜她了!」林氏難得這麼生氣。

許是又想起了什麼,不禁看着桑無焉,溫柔道,「焉兒呀,那承王殿下是皇后嫡子,怕是看不上我們尚書府,你也該看清了,承王他…並不是良配啊…」

似乎是擔心桑無焉又生氣,林氏又想說幾句軟話,哪知就聽見桑無焉乖巧的點了點腦袋。

「娘放心,女兒一定離那承王遠遠的,絕不再跟他有任何瓜葛!」

音落,林氏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與夫君桑郁川兩人面面相覷,相視一眼。

不禁再次確認道,「真的?你當真不再喜歡那承王啦!你之前不還說…非他不嫁嗎?」

「你要是真喜歡承王,你父親也不是不能給你想想辦法!」

桑無焉一聽,立刻就擺正了態度,小腦袋撥浪鼓似的連連直搖,「爹娘,你們不用再試探女兒了,女兒發誓,這輩子都不會再喜歡承王,他都不顧我的生死了,我要是再喜歡他,那不是自尋死路,女兒好不容易回到爹娘身邊,可不想再跟爹娘分開了!」

林氏一聽,懸在心上的石頭總算是落了下來。

桑郁川也是十分欣慰,不禁上前摸了摸桑無焉的腦袋,憐惜道,「這次你無辜被皇后打了兩巴掌,為父明日早朝定要替你討個公道!」

桑無焉一聽,趕緊擺手,「使不得,使不得,爹,這事就當是女兒吃了個虧,認了便是,那皇后本就是愛子心切才誤打了女兒。」

「更何況,皇后的背後可是定國公,我們還是不要與他們為敵的好!」

聽完桑無焉的話,桑郁川是笑着搖了搖頭,指着桑無焉,朝着林氏,是真心開懷的笑道,「這孩子,是真懂事了,多虧了夫人平日里的管教啊!」

桑郁川這話說的貼心,讓林氏也心情舒暢了不少。

這事最好的辦法確實是讓桑無焉忍下最好,只是他們也萬萬沒想到這個吃不了一點委屈的女兒,竟然願意考慮大局了。

一時夫妻倆,也是寬慰了不少。

一旁的桑晚舟,冷眼看着他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樣子,不禁憤恨的抓緊了衣袖下的手。

眼下,她雖刻意避開玉佩的部分,如實的將事情始末講了個清楚,只是卻也沒打算輕易放過桑無焉。

只見桑晚舟也跟着落淚笑着,替大姐開心,卻又關心道,「大姐今日受了這麼大的委屈,母親可得好好補償補償大姐,就是難為大姐明日還得再去趟首輔府。」

「本來兩人深夜相聚,就傳出了些不好的閑話,明日若再去府上,只怕…對大姐的名聲有異。」

果然,話音剛落,林氏的眉就蹙了起來。

林氏出身書香門第,對女子名聲極其看重,今日女兒竟與那當朝首輔有了私會,說出去到底於女兒家的名聲不好。

這眉頭一皺,林氏便道,「從今日起,焉兒你便不要再出門了,好好的在家把規矩學好,還有那請來的先生,你也得好好跟着學琴棋書畫。」

桑無焉一聽,頭都大了,看向桑晚舟的眼神也是噴着怒火,她無非是想藉此機會緩和緩和跟父母之間的關係。

也沒將你桑晚舟的壞事說出來啊,卻沒想到還是被這桑晚舟給擺了一道。

眼看林氏又是一副從前那說一不二的樣子,桑無焉只好眼神求助父親桑郁川。

桑郁川接過眼神,輕咳了兩聲,還是替女兒說道,「夫人吶,這讓焉兒學規矩也不急這一兩天,你好歹得讓她把傷養好不是?更何況那首輔明日讓焉兒入府一敘,也是說明了要將恩情還清,這不是更好,也免得日後再有瓜葛!」

林氏一聽,雖有不滿,可也不是不顧大局的人。

若說皇后背後的定國公府不好惹,那這首輔就更不好惹。

每每關於他的事迹,都是鐵血手腕,不近人情,這樣的人,還是遠離了些的好。

「那好吧,明日讓許嬤嬤跟着一塊兒去,有她在,也能幫着看顧些。」

桑無焉也深知不能得罪蘇念琛這個奸臣首輔,便也只能允下了。

只是明日,她可得好好想想,該怎麼跟首輔撇清關係脫身,跟這首輔打交道,也是將半條腿踏進了閻王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