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惹腹黑首輔,我家大人脾氣不太好免費閱讀 第8章_發婚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夜深,如意院也安靜了下來。

丫鬟柳兒正端了熱水進屋,準備給桑無焉擦拭身子,她如今身上有傷,不便泡澡。

桑無焉倒也自在的讓柳兒伺候着,只是瞧了門外兩個打下手的丫鬟一眼。

與柳兒閑聊道,「柳兒,我們院里可有靠譜些的丫頭。」

柳兒一邊拿熱毛巾給桑無焉凈手,一邊擰着眉頭想了想道,「倒是有個三等丫鬟還行,人挺老實本分的,就是人有些軸,不太懂得變通。」

「姑娘,可是想用人?」

「嗯。」桑無焉輕點了點頭,眼眸望着盆里的水汽,淡淡吩咐道,「明日起,讓她去盯着桑晚舟,事無巨細,都要來報。」

柳兒見桑無焉這麼說,神色也肉眼可見的有些緊張,「姑娘這是?要監視二姑娘啊?」

桑無焉微微頷首,輕嘆了口氣道,「算是吧,雖然離明年開春還有幾個月,可是不提前提防着她,我心難安吶!」

柳兒雖聽不懂,可還是沒再多問,反正她也不喜歡桑晚舟,提前盯着也好,免得又對她家大姑娘使了什麼壞心眼。

端着髒水出去,又伺候桑無焉睡下,這才吹了燈,去一旁耳房落了寢。

桑無焉靜靜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幽幽月色,這才開始仔細回憶書里的情節。

只可惜那本書看的久遠,又是隨意翻着看的,許多情節早已記不清了。

只唯獨這蘇念琛的身世太過悲慘,以至於至今都讓桑無焉記憶猶新。

只是誰又能想到當朝首輔竟會是十五年前逆賊永安王的小世子。

當年查出永安王想要謀朝篡位,還未等事起,便直接被定國公帶着金吾衛連夜殺進府里,滅了門。

而當時的蘇念琛不過五歲孩童,若不是奶媽芸娘用自己的孩子替了他,他也無法苟活於世。

為了能保住永安王唯一的血脈,芸娘只好帶着他扮成乞丐,想一路從鏑京逃到江南。

可蘇念琛因為親眼看見父母被殺,導致夢魘心悸,又是在極冷的冬天,身子幾經發熱又發冷,在那破廟裡,差點就沒熬過去。

沒辦法,芸娘為了籌錢給蘇念琛治病,便委身給了沿路村莊的一個屠戶。

也就是桑無焉所在的烏林村,那時桑無焉才剛送過來,還是個襁褓中的嬰兒。

兩家離的遠,倒是沒有過什麼交集。

等到桑無焉十歲時,便一直聽村子裏的人說,那屠戶每日都會打人,有一次桑無焉好奇還偷偷趁夜黑去院子外偷看過。

十五歲的少年,光着背,跪在冰冷的冬天,被他的繼父用趕牛的鞭子,抽了一遍又一遍。

至今,桑無焉都能在原主的記憶里清晰的回憶起,少年背上那一條條猙獰的疤痕,長好了的肉又被打的血肉模糊。

背了柴回來的芸娘,看見這一幕,抄起一旁的鐮刀就要去跟屠戶拚命。

可惜力弱,一巴掌就被給打回了地上。

那屠戶長得極醜陋,虎背熊腰的,一把拎起芸娘就一拳頭打了過去,嘴裏還罵罵咧咧的,「呸,你個被人用過的二手貨,要不是老子養着你,你們娘倆早餓死了,還敢還手,你信不信我弄死那個野種!」

「嫁過來這麼多年,愣是連個蛋也沒給我老王家生,你是巴不得我們老王家斷子絕孫吧!」

屋裡的婆子也是一臉刻薄的走了出來,指着芸娘就罵道,「就跟你說了不要被這狐媚子給騙了,就你個蠢的,給別人白養了十年兒子,還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

「哼!打!就該好好的打死這個賤貨,還有這個野種,也一併打死了的好!」

眼看着那婆子就要拿起門邊的鐵鍬,一直跪在地上隱忍的少年竟起身奪過了那婆子手中的鐵鍬。

那一雙猩紅的眼裡,滿是陰鷙的恨意,可還沒來得及動手。

就被一聲凄厲的喊聲喝斥住了,「蘇念琛,你住手!」

是芸娘,她嘴角還滲着血,可是卻一把抱住了蘇念琛,哭喊着,「你瘋了嗎?你馬上就要參加科舉了,你怎麼能打人?你給我放下!娘不疼!娘真的不疼的!」

那是第一次,桑無焉看見一直像刺蝟孤獨的少年,哭紅了眼。

可終究還是咬牙放下了手裡的鐵鍬。

那王屠戶卻怒氣更甚,直接將母子倆一塊拳打腳踢。

許是那時的桑無焉心善,努着嗓子,就朝不遠處的村長家喊道,「來人啊,王屠戶要打死人吶!」

說完,王屠戶便惡狠狠的瞪了院子外的小桑無焉一眼,嚇得桑無焉立馬就扯腿跑了。

可這一喊到底還是驚動了人,誰讓每次芸娘挨打,都忍着不叫,這才讓王屠戶打的更狠了些。

桑無焉記得很清楚,那一次事,她還被姨娘狠狠地打了一手心,疼了她好久。

只是在後來,她便聽說那王屠戶有一天不小心從山上打獵摔斷了腿,沒多久便死了。

再後來,蘇念琛便帶着芸娘走了,只記得當時芸娘還來找過桑無焉,給她送了一碟熱氣騰騰的栗子糕。

那算是桑無焉吃過最好吃的栗子糕了。

再五年,桑無焉便被接回了京城,那時,蘇念琛已然憑着自己的政績成了一朝首輔。

而少年時那嗜血陰鷙的一眼,讓桑無焉也產生了一絲後怕。

她雖然同情他,可是也同樣懼怕他。

所以桑無焉回京的這一年,兩人從無交集。

直到今日,現代的桑無焉穿了過來,這才算是有了兩人回京後的第一次交集。

輕嘆一口氣,思緒迴轉。

桑無焉抱着錦被蹭了蹭,心想,這樣的人似乎不應該當個奸臣,可是蘇念琛身上的仇恨太深太重,怕是不會輕易收手啊!

罷了,她明日還是見機行事,早點想辦法還了這尊活閻王的債才好!

這樣的人,太過危險,她不想參與。

她只想這輩子能和家人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要是能再當個小富婆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