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惹腹黑首輔,我家大人脾氣不太好免費閱讀 第9章_發婚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翌日,桑無焉早起梳妝時,許嬤嬤已經提着禮盒進了屋。

「大姑娘早,這臉上的腫倒是消了些。」

桑無焉看着放下的檀木刻花禮盒,嫣嫣一笑,「嬤嬤早,都是白大夫的葯好,嬤嬤這是拿來送我的?」

許嬤嬤面色和氣,一身灰綠長裙,中間系著醬色的腰帶,披着同色的繡花外套。

「是夫人特意給姑娘準備的伴手禮,這第一次去首輔家,不管外人如何說,咱們自己的禮數不能差了去。」

說著,便小心的將木盒打開,一共兩層。

一層是一套上等的文房四寶,一層則是一個精緻木盒裝着的天青色玉鐲子。

桑無焉眼裡明顯閃過一絲驚詫,唇角更是彎彎一笑,「娘真是有心了,竟連蘇老夫人的那份也準備了!」

許嬤嬤微微一笑,又細心的將禮盒蓋好。

此時,又有丫鬟端了早飯進屋。

桑無焉看着鏡子里,插的滿頭珠釵的髮飾,一臉幽怨的看向柳兒。

柳兒一臉懵,「姑娘可是嫌戴少了,要不奴婢再加點?」

「哈?」桑無焉嘴角一抽,一拍腦門,才想起這是原主喜歡的裝扮,許是怕人說她鄉里來的,就硬是渾身上下穿金帶銀的。

好好的一個清秀姑娘,愣是被她整的不倫不類的。

桑無焉望着銅鏡里的自己,深深嘆了口氣,「趕緊給我都拔了,像個花孔雀似的,我才不要這樣出去見人了!」

就原主這樣出門,能逗人喜歡才是見了鬼了,也虧得承王能忍着不適來哄騙她。

柳兒一臉茫然,與許嬤嬤兩人面面相覷,心中都對大姑娘忽地變正常了,有些意外!

桑無焉透過銅鏡看着身後兩人的表情,想着自己還是不能太過於不像之前了。

清了清喉嚨便道,「也不能太素,還是戴幾朵珠花吧!」

聞言,柳兒這才鬆了口氣,趕緊就上前來重新打扮。

柳兒手腳倒是利索,沒一會兒便將桑無焉穿戴好了。

若說之前的桑無焉艷而俗,眼下的她卻是清新綽約,出水芙蓉。

一身山青色的綉裙,裙擺上細細地壓着桃色的蓮花暗紋,乳白色的腰帶一束,婀娜身姿不盈一握。

許嬤嬤眼前也頓時一亮,總覺着大姑娘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若說是長相,那倒是隨了林氏,確實是個美人胚子。

只是這由內而外散發的氣質,卻是和之前不同了。

沒了之前的張揚跋扈,更多了些內斂。

可仔細再看,卻又和之前沒什麼不同。

比如,這規矩…

還是一如之前,看着直叫人搖頭。

吃飯時教的規矩,是一個也沒學進去。

大剌剌的就往那一坐,肉包子也是大口咬着吃,一點也不斯文。

最要命的還是喝粥,那咕嚕咕嚕的響聲,真讓許嬤嬤頭疼。

只是此刻也不是教規矩的時候,眼瞅着也快下朝了,她們也差不多該出門了。

初秋的風帶着絲絲蕭瑟,街邊的落葉飄着縷縷青黃。

桑無焉站在莊嚴大氣的首輔府前,望着那描金黑底的牌匾,心裏頓覺緊張壓抑。

搓了搓手,深吸一口氣,還是帶着人去了門前敲門。

開門的是一個小廝,模樣看着倒是清秀。

「請問姑娘找誰?」

「我姓桑,是你們首輔讓我今日過來的!」桑無焉不情不願的含蓄說道。

「原來是桑大姑娘,大人早有吩咐,小的青水這就帶您過去!」說著,便規矩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只是桑無焉才剛踏進門,後面的許嬤嬤跟柳兒卻被攔了下來。

「姑娘?!」

柳兒一臉着急,這首輔府瞧着就不好惹,怎能讓她家姑娘獨自進去。

許嬤嬤也是面色一沉,「不知你家大人這是何意?」

青水倒是沉穩,細細的解釋道,「我家大人說了,只請桑大姑娘一人進府,首輔府不比別處,一向規矩森嚴,若是被有心人進了府,只怕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嬤嬤倒是不必擔心,我家老夫人也在,必不會讓大姑娘名聲有礙的!」

人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桑無焉也只能讓許嬤嬤遵從了。

拿過柳兒手上的禮盒,又好生說了兩句讓許嬤嬤不必擔心的話,這才讓她們去了對面的馬車上等着。

青水適意的接過桑無焉手上的禮盒,便恭敬的開始帶路。

不愧是首輔府,不僅地理位置好,就連這府內布局也是極其精緻。

前院古樹參天,映着紅牆黃瓦,彰顯氣勢顯赫。

只是穿過垂花門,卻並未停下。

桑無焉被府里景緻吸引,一時倒是沒多想。

穿過游廊,眼前頓時桂香撲鼻,一地金黃的丹桂鋪滿了庭院,上過小橋,蜿蜒曲水小溪潺潺流過。

水聲悅耳,又是一方奇石環繞,再穿過一個寶瓶門,入目卻是一片翠竹,竹香四溢,沿路也是各種奇花異草。

踩過青石子小路,便到了一處院落,看着倒是有些蕭瑟。

桑無焉不禁側目,這才反應過來,他們應是走到內院來了。

一時神情緊張,不由問道,「首輔大人約我在這見面?」

青水微微垂首,「姑娘多慮了,我家大人才剛下朝,還在更衣,這裡是老夫人的院子。」

「大人說了,您應是十分挂念老夫人的,便讓青水先帶您過來,敘敘舊。」

桑無焉頓時鬆了口氣,一時莞爾,尷尬一笑,看了那刻着的『杏園』二字一眼。

微微吐了一口濁氣便進了院子,身後青水卻並未再跟上,只是在院外守着。

桑無焉一時也沒想明白,往裏面深走了幾步,便瞧見一棵參天銀杏樹下,正有一婦人在搖椅上閉目養神。

一片翠綠的銀杏扇葉落下,正好打在了婦人長長的睫毛上。

婦人微微睜眼,看向一旁正準備給她屈身行禮的姑娘。

笑着便從躺椅上起了身,一把拉住桑無焉的手便道,「你是念琛的媳婦兒吧!!快來,快來,我有好東西給你!」

桑無焉聞言一驚,心想芸娘怎麼真把她當兒媳婦了,她昨夜分明就是胡謅的呀!

難道是蘇念琛跟芸娘說的?

可再看芸娘的神情跟舉止,卻又讓桑無焉大驚。

芸娘竟然從樹底下端了一碗蠕動的活蚯蚓來送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