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惹腹黑首輔,我家大人脾氣不太好桑無焉蘇念琛 第2章_發婚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來人,送她上路!」

冷冽又帶着幾分威嚴的女子聲音,穿過桑無焉的耳畔,臉上瘮人的指印打的嘴角滲出一絲血腥。

桑無焉無力的眼眸微抬,身子卻是被兩名太監抓着,死死的摁在地上跪着。

望着不遠處正朝她端來的一盞毒酒,桑無焉腦海無數記憶湧來。

心下慌亂無數,竟沒想到自己居然——穿書了!

還是一個一出場就因下藥勾引承王,被皇后賜毒酒,死的不能再死的小配角!

桑無焉心下瞬間冰涼,就算兩人同名同姓,可這同生死就不必了吧!

眼前一襲織金綉鳳的高貴女子,便是大蘇朝的皇后!

快四十歲的年紀,保養卻十分得體,蛾眉婉轉,眼尾微挑,眉心貼着珠鈿,一張雍容華貴的臉上,此刻因為怒氣,帶着幾分多年來執掌鳳印的威壓。

桑無焉可不想死!她好不容易穿了一次重生,哪願意再去那閻王殿走一遭!

上輩子兢兢業業當了個社畜,卻加班猝死!

好好的年華還沒來得及享受,就嗝了屁!

毒酒在前,桑無焉渾身微顫,身子不自覺的往後躲了躲,身前走來的太監,聲音尖細,「請吧,桑家大姑娘!」

桑無焉眼睛圓睜,不管不顧,努力翻動着身子,扯着嗓子就呼喊道,「皇后,民女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之女,您豈能擅自賜死!您就不怕御史參本嗎?」

「放肆!」

皇后蓮步上前,直接又給了桑無焉一個耳光!

身後各家貴女,戰戰兢兢的跪了一地,可卻無一人敢上前為桑無焉說話。

不遠處,貴妃榻上的承王蕭廷之也漸漸從藥效中緩過神來。

一張緋紅的臉,襯的貴氣皇子多了幾分艷色,可那雙看向桑無焉的眸子里,卻如看死人,冰如寒窖!

桑無焉看過去的眼神瞬間跌入死谷,承王分明知道那個下藥的不是她,可是他卻不打算替她說話。

甚至…

想讓她就背這個黑鍋去死!

虧得原主還那麼喜歡他!若不是他勾引,原主又怎麼會巴巴的湊上去!

承王一心想要戶部尚書的支持,所以才對她這個尚書府嫡女勾了手指,可是心裏卻壓根看不上這個一直養在鄉下的姑娘!

承王心裏一直都只有尚書府二姑娘桑晚舟!

今日明明就是桑晚舟陷害的桑無焉,可是這個她真心愛過的男人卻推她去頂罪,去死!

那一刻,桑無焉算是明白當初看書時,原主為何明明沒有下藥,卻心甘情願喝下了毒酒。

看書時,只當原主是個懦弱性子,不敢反抗皇后的**,現在想來只怕是哀莫大於心死,真心不想活了!

可是現如今她在此時作為一個現代女生穿了過來,自然是不會為渣男喪命,更不會讓害她的庶妹稱心如意!

所以,此刻,現在!

她必須想辦法活下來!

這一眨眼的功夫,前後不過幾個念頭的空隙,腦子靈光一現,她便立刻抓住了關鍵!

仰着頭,倔着臉,盯着近在咫尺的金杯毒酒,一字一句道,「我有人證,今夜從未去過承王屋內!」

音落,皇后眉梢瞥去一聲嘲弄,絲毫沒把桑無焉的話放在眼裡,「人證?哼,你倒是說說看,這個人是誰?」

語畢,皇后一雙鳳眸朝着跪了一地的貴女望去,淡淡道,「亦或者,你們直接站出來,給她作證!」

輕飄飄的一句話,看似平常問道,其實卻滿是威脅!

話里話外都是,誰敢站出來作證,誰就跟她桑無焉一起死!

堂下一片死寂,無一人願意挺身而出,哪怕有幾個真的跟桑無焉在一起過的貴女,此時都跪在冰涼的大殿內,低頭垂眸,不吭一聲。

皇后見狀,回看了桑無焉一眼,那看向她的眼神,就像在看螻蟻。

一個養在鄉下的女子,怎配的上她的皇子,心思不純,還妄想耍手段,簡直該死!

桑無焉腦子裡確實有個可以替她作證的人選,只是那人她也是十分懼怕,不願靠近的。

那可是書里的大奸臣,表面如遇春風,實則十足的心狠手辣!

惹誰,都不能惹他!

可眼下,為了活命,她也只能借那人用一用了。

心一橫,盯着皇后那看死人的眼神,桑無焉張口篤定道,「是首輔!」

「今夜入宮後,民女便一直跟首輔在一起!若不是宴席開始,要入女賓,民女…民女也不會一進御花園就被皇后的人給抓了過來。」

音落,殿內瞬間沸騰!

她說誰?首輔?那可是居高位,為天下宗師,朝野所重,就連見三公都可不拜服的首輔啊!

更何況,首輔如星如月,面容之姿似為仙人,豈是桑無焉能攀上的!

皇后鳳眸微眯,看了一眼殿外走近的兩人,嘴角不禁勾出一絲笑,「若是你今夜真是與首輔在一起,本宮自是會放了你,只是…你確定你當真跟首輔在一起?」

桑無焉連連點頭,只覺得皇后的那絲笑泛着冷意,只是此時的桑無焉哪裡還想的了那麼多,眼下先把命救了再說。

至於那首輔么,她只記得進宮前,兩人確實同了一段路,後來便分開了,只是眼下為了活命,她也只能搬出這尊大佛來救場了。

不管如何,皇后總不能去找首輔對峙吧,畢竟大蘇朝誰人不知,首輔出了名的不問俗事,就算皇后派人去問,只要首輔一如既往的置之不理,這件事大體就會這麼被忽悠過去了。

只可惜…下一瞬…

「皇上駕到!」

「首輔到!」

桑無焉身子一震,渾身嚇出一身冷汗,匍匐在地上磕頭行禮,心想完了完了,今日只怕是真的要把命丟在這裡了。

難道她真的不能改變她在書里的結局,當真得一出場,就被一杯毒酒賜死!

心中欲哭無淚,聽着身後的「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只覺得自己命不久矣,一張小臉也嚇得煞白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