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惹腹黑首輔,我家大人脾氣不太好桑無焉蘇念琛 第3章_發婚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皇后笑着給皇上行了禮,又親自將人扶到了上首坐下。

明黃的金絲龍袍衣擺從桑無焉匍匐的地上划過,那步帶的天生帝皇威壓,讓桑無焉不禁身子跟着又是一抖。

不遠處,眼角微微一瞥,便見到身邊走近一身雪白的謫仙人物。

「微臣見過皇后!」聲音清淡如水,卻似一把利刃橫在桑無焉的脖頸,讓桑無焉嚇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撒謊撒到正主跟前,還是個墨守成規,眼裡揉不得半點沙子的正主,桑無焉心裏長嘆一口氣,只覺得她這真是穿了個寂寞,一出場就是死局!

閉眼瞬間,嘎嘎的將老天眼罵了個遍,這是非讓她死不可啊!

皇上一身龍袍,撩袍坐下瞬間,看了一眼一旁被人攙扶着跪在地上的承王,眼眸微沉,他最是見不得兒子們這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皇后見皇上臉色不濟,最是能窺帝心,瞬間就軟了聲音還帶着一絲擔憂和委屈,「都怪這些心思不純的姑娘,為了攀龍附鳳,竟敢給我的廷兒下…那種猛葯…」

「他的身子豈是她們能傷的,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皇上老態龍鍾,可身子骨還算健朗,這幾年有多有首輔丹藥調理,臉上竟也帶了一絲紅潤之氣。

皇上聽着皇后的不滿和狀告,知道皇后這是真的生氣了。

一擺手,看着承王道,「身子可還好?」

承王面色微潤,似乎在強忍着身體的不適,硬是要將身子站的筆直,「多謝父皇關心,孩兒已經好多了!」

皇上聞言,揮手讓承王坐下,這才看向殿內跪着的眾人。

「都起來吧。」

眾人皆起,只唯獨中間被兩個太監架着的一個姑娘,一身芍藥衣裙,瞧着也不過才十五六歲的年紀,還繼續跪着。

來的路上,已經聽人說了承王被下藥的事,好像是戶部尚書家的姑娘。

皇上兩眼渾濁有神,帶着審視看着殿下的桑無焉,似乎對她被皇后弄死,並沒有太**瀾。

畢竟皇后是一國之母,出了這樣的事,總要有人來收場。

只是…

他方才在殿外,聽到這姑娘說今夜與首輔在一起,這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抬起頭來!」聲如洪鐘,讓桑無焉不禁渾身一震。

艱難的將頭抬起,一張巴掌大的小臉上,全是指印,嘴角更是滲着一絲血跡。

皇上一見,眼眸微縮,似乎對皇后這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人的性子有些不喜。

皇后是何等的人精,此時便看出了皇上的不滿,連忙就出聲軟了脾氣道,「皇上,這件事若是不嚴懲,只怕往後各個皇子府里都不會安寧。」

皇后這是在告訴皇上,這個姑娘若是不殺,那以後再有哪家皇子府上鬧出被爬了床的事,只怕都會指着宮裡這樣的態度來了事。

皇上恍若未聞,只側目看向一旁的首輔,言語卻是問着桑無焉,「你倒是說說,你與首輔是什麼關係,竟讓他捨得一直花時間陪着你。」

皇上這是在試探!

因為今夜,首輔蘇念琛的確消失了一段時間。

蘇念琛臉上依舊掛着淡淡的笑,似乎也在等着聽桑無焉的解釋。

桑無焉微微抬眸,看了一眼身邊的人。

正好對上首輔蘇念琛那雙狹長又陰翳的雙眸,那眼神里分明就是警告!

還有那嘴角的笑,只讓桑無焉覺着猶如地獄綻開的花,那花葉藤蔓卻如一雙無形的大手,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

一種窒息壓下,隨着首輔蘇念琛抬眸才散開。

桑無焉心裏頓時就委屈又憤恨,哼!你們一個個都是高高在上的聖人,貴人,就她是個不值錢的!

皇后一心只想殺一儆百!

承王一心只想找個替死鬼護住他心愛的人!

首輔呢?好歹她也算曾經對你有過一絲恩情吧,你卻也想見死不救!

一個個的都當她好欺負不是,桑無焉心中火氣難掩,直接將矛頭對準了近在眼前的蘇念琛身上!

少女鼻尖凝着汗,微白的唇抿了抿,帶着一絲少女的靦腆,道,「我與首輔大人是老鄉,我們以前就認識的,他娘喜歡我,一直想讓我給她做兒媳婦!」

話音剛落,殿內瞬間鴉雀無聲,較是蘇念琛常年處事待物,已經達到了處驚不變的地步,此時卻也被桑無焉的無恥給震驚了一分,只是他素來喜怒不形於色,此時倒是看不出什麼端倪。

四周眾人更是都在意外首輔他娘居然看上桑無焉,想讓她做兒媳婦的事!!!

可是…她桑無焉也配?

簡直一坨牛屎插在了鮮花上,很顯然,她就是那坨牛屎!

皇上的眼神就沒離開過蘇念琛身上,此時聽見桑無焉的話,也不禁跟着哈哈大笑起來,「首輔啊,虧得朕還一直擔心你的終身大事,原來是朕多此一舉了!」

聽着這話,皇后的臉色卻是不好看了,她本想着讓首輔來打桑無焉的臉,可沒想到桑無焉竟會這般說。

微微抬起織金綉鳳的寬大衣袖,盯着首輔,委婉笑道,「所以首輔今夜果真和這桑家大姑娘在一處?」

蘇念琛臉上依舊還是帶着淡淡的笑,風姿清俊,微微頷首,聲若清泉,「回皇后,桑家大姑娘…」

說這話時,蘇念琛還特意回看了桑無焉一眼。

在桑無焉臉上,分明瞧着真真的期盼,那雙眼玲瓏如水,滿是求生的奢望!

蘇念琛嘴角分明扯過一絲笑,卻讓桑無焉瞧出了一絲冷意。

眼底的眸子一沉,心想自己果真是死定了!

「回皇后,桑家大姑娘所說不假,來這御花園前,的確是跟微臣在一起,宮門守衛可以作證,我們的確是一起進的宮!」

音落,桑無焉眼裡竟直接噙出了淚來,他竟然願意幫她!

皇后臉色卻一片鐵青,盯着蘇念琛的眼裡帶着十足的不滿和審視。

可蘇念琛卻絲毫無懼這樣的眼神,幽幽一笑帶過,這才看向皇上道,「這桑家大姑娘早年救過我母親一命,頗得我母親挂念過幾句,微臣見她初入皇宮參加宮宴,怕她不懂規矩,得罪了貴人,便特意與她囑咐了幾句。」

「只是沒想到,到底還是闖了禍,惹了皇后生氣。」

言語看似無狀,卻也將皇后不斷是非,隨意判人生死的惡意點了出來。

「你…」皇后當場就想發作,可是到底皇上還在,首輔又是皇上極其看重的。

便也只好強笑着解釋道,「許是太監們做事不利落,竟胡亂抓了桑家大姑娘來頂罪了事,既然如此,桑家大姑娘,你便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