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惹腹黑首輔,我家大人脾氣不太好桑無焉蘇念琛 第5章_發婚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皎月當空,華燈初上夜闌珊,一路燈火通明,滿城景象盡顯繁盛。

夜色微深,酒樓各處早已笙歌曼舞,街道兩邊,喧鬧聲不絕於耳,熙熙攘攘的人群,來往車馬,無一不在彰顯鏑京不夜城的繁榮。

身邊傳來一聲嗤笑,桑無焉側目,放下手中車幔,只看見二妹桑晚舟眼中那看不上的嫌棄。

一側貼身丫鬟柳兒卻是嗚咽哭着,望着桑無焉兩膝蓋上的血污,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淚珠子。

「哭哭哭…聽着就心煩,再哭把你賣去樓子里!」桑晚舟一雙杏眼充滿戾氣,細長眉眼間上更是凝着散不開的濃濃煩意。

柳兒被嚇的一噎,直接打了一個「嗝」出來!

又連忙捂住自己的嘴,生怕惹了桑晚舟的不快!

可桑無焉才不慣她,輕捧起茶几上的水杯一骨碌喝了個乾淨,「啊…總算舒服了,要不非得被些不要臉的人給噎死!」

桑晚舟柳眉橫怒,指着桑無焉就怒喝道,「桑無焉,你罵誰不要臉!」

「誰應罵誰唄!」

瞧着桑無焉這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無賴態度,桑晚舟竟抬手想打桑無焉一耳光!

哪知卻被桑無焉直接一把抓住,桑晚舟氣急敗壞,尖聲呵斥道,「桑無焉,你如今真是膽子大了,連我也敢不放在眼裡,你就不怕我回府後,去父母面前告你的狀!」

桑無焉忍不住一聲哂笑,將桑晚舟拉的更近了些,直視着桑晚舟的雙眼,淡淡道,「二妹啊,二妹,要不說你不要臉了,我好歹是進了族譜的桑家嫡女,母親的嫡親女兒,你不過是個姨娘生的庶女,聽說宗族那邊到現在還沒把你的名字補上去,嘖嘖嘖…你說你哪來的臉敢賣我這個嫡女的丫鬟,這難道不是不要臉?」

音落,一把將桑晚舟的手丟開。

眉眼更是冷了幾分,「桑晚舟,讓你白受了這十幾年的富貴,你就應該知足了,再妄想些不屬於自己的,那可就真是不要臉了!」

「你…」桑晚舟似是被氣的不輕,怒目圓睜,哪裡還有往日的半點溫婉。

自從一年前將桑無焉接回來,宗族就開了祠堂,將她桑晚舟的名字換成了桑無焉,可是卻一直沒再將她的名字騰寫進族譜里。

她也去找母親委婉的問過,母親只說還是想讓她當府里的嫡次女,雖對外也是這麼說的,可宗族那邊卻一直不允,這才一直耽擱到現在。

這名不正言不順的嫡次女身份,幾經讓桑晚舟氣結,可是為了在父母面前表現得體,不爭不搶,她這才一直隱忍。

要不是因為她的身份,承王又怎麼會去勾搭她桑無焉這個鄉下來的草包!

所以她才一直故意在人前惹怒桑無焉,讓她是個不懂規矩,只知欺負二妹的惡毒大姐!

可為了能讓自己名正言順的跟承王在一起,她不得不在今日出手,只要桑無焉死了,那她就還是桑府唯一的嫡女,到時再憑着她承王妃的身份,還怕宗族那些老傢伙敢不讓她入嫡母名下,當個貨真價實的嫡女!

只可惜…

讓桑無焉躲過一劫,保住了一命!

可此時桑無焉卻敢赤衤果衤果的將她的傷疤揭開,還不忘撒把鹽羞辱她!

這簡直比殺了她還讓她難以忍下去!

桑晚舟雙手狠狠的抓着自己的衣裙,看着桑無焉的眼裡滿是恨意。

桑無焉卻是毫不在意,唇角一勾,弧度彎成一個嘲諷的笑,「我要是你,現在就好好想想待會兒回府該怎麼說說宮裡的事!」

「畢竟…那枚玉佩可是你自出生時就戴着的,如今成了宮裡的罪證,你怕是不好輕易說清楚吧!」

桑晚舟強壓怒火,衣袖下一雙玉手雙拳緊握,「你在威脅我?」

桑無焉挑眉,「是又怎樣?你都要害我性命了,總不能還讓我對你和顏悅色吧,我又不想當聖母!」

桑晚舟眉心緊蹙,可很快卻又松下神情,恢復了之前白蓮花的嘴角,「無礙,大不了我就拉着整個尚書府給我陪葬!」

「若是皇上知道是父親逼我去勾引承王的,只這一條結黨營私,參與奪嫡之爭,便是誅九族的滅門死罪!」

桑無焉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盯着她,似乎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狠!

仔細想想書中原著所寫,桑無焉眉頭猛的一抬。

可不就是嘛!

年後開春,戶部尚書桑郁川因為私吞國庫,被判秋斬,桑府也隨之落魄,死的死,亡的亡。

唯獨她這沒上族譜的庶妹桑晚舟,卻因承王心善成了府中一名妾室。

若是桑無焉沒記錯書中所寫,當初就是桑晚舟偷了戶部尚書的私章,偽造了私吞國庫的證據,隨後承王底下一名戶部侍郎隨之頂替,成了新的戶部尚書。

一想到這些,桑無焉瞬間遍體身寒。

當初看書時,只覺得是桑晚舟愛極了承王,才釀下大錯。

如今看來,分明就是桑晚舟恨極了整個桑府,更恨桑無焉搶走了本就不屬於她的一切富貴榮華。

桑晚舟身邊的丫鬟紅兒見氣氛凝重,又有些怵桑晚舟再說些什麼大逆不道的話來,連忙小心翼翼的扯了扯桑晚舟的衣袖。

桑晚舟順着看過去,紅兒垂眸朝外頭給了個眼神,示意尚書府已經到了。

桑晚舟眼眸微抬,伸手理了理裙擺,涼薄一笑,「大姐身上有傷,還是不要讓父母擔心的好,直接回了院子去歇息吧!」

音落,便撩了車簾,優雅下了馬車。

桑無焉看着桑晚舟的背影,知道她這是要去父母的院子請安,這一貫乖巧女兒的形象,她一直裝的很好!

柳兒眼角還有些紅,扶着桑無焉小心下了馬車,忍不住嘆了氣道,「姑娘,奴婢先扶您去屋裡上藥吧!」

兩個姑娘一向不睦,只是她家大姑娘從來沒有贏過二姑娘,她們這些做丫鬟的雖然知道有時候確實是二姑娘不對,可是架不住二姑娘慣會在老爺夫人面前演戲。

反正每次吵架,都是她家大姑娘的錯。

唉,這一年來,柳兒都已經習慣了。

此時,也是自覺的聽從了二姑娘桑晚舟的話,準備先扶大姑娘桑無焉回院里去。

雖然她也明知道大姑娘回府卻不去給父母請安不對,可是她已經習慣了大姑娘確實不願意親近父母,更不願意學這些約束她的規矩。

桑無焉雙腳站定,抬頭望了這肅穆莊嚴的尚書府一眼,膝蓋上的疼痛讓她不禁嘴角輕嘖了一聲。

可是那不經意間,嘴角勾起的一抹笑,讓柳兒一愣。

隨後,桑無焉淡淡道,「柳兒,你嗓門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