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漸深,目光幽沉,盯着父母離開的方向,滿心都是不甘和屈辱,咬着牙冷冷道,「哼!一個個的都只在乎桑無焉那個草包,平日里那些維護我的做派,分明不過是做給旁人看的,無非是不想擔個苛責庶女的名聲罷了!」

「什麼想讓我做嫡次女,從一開始就是在誆我!」

「哪有什麼相等的愛,明明我也受傷了,可你們不是也當沒看見嗎?」

紅兒順着桑晚舟的視線看向那沾了茶葉的鞋尖,眼裡一驚,這腳上被潑了點熱水的傷怎能和大姑娘腿上的傷相比。

她家姑娘這是…心魘妄想了!!!

再怎麼著,大姑娘也是夫人嫡親的姑娘啊!

紅兒不敢多想,只垂着頭,希望自家姑娘能少妄想點。

桑晚舟雙手緊握,細長的指甲刺傷了掌心也毫無知覺,只一雙眼,陰鷙的盯着如意院的方向,惡狠狠道,「哼!既然你們不仁,那就別怪我不義!」

丟下這句話,桑晚舟抬手,從容擦乾眼角的淚,溫婉一笑。

隨後又是一副端莊大方的模樣,「走吧,我們也跟去如意院看看,看她是真暈還是假暈!」

如意院里,丫鬟下人忙進忙出。

林氏看着那端出的一盆血水,只覺心更甚揪着的難受。

此刻心裏對親生女兒的愧疚感達到了頂峰。

一進屋,便哭聲哽咽的撲到了床邊,「兒啊,娘的兒啊,這是在宮裡受了多大的罪啊!」

「到底是誰?敢如此苛責我的焉兒啊!」

林氏一向端莊,平日里也最是講究禮儀姿態,可此時卻失了分寸,慌了心神。

桑無焉躺在床上,看着母親如此憂心的臉色,忽地心裏就有些過意不去了,自己似乎鬧的太過了些。

雖然母女倆平日里並不親近,可那種血脈相連的憐惜,是情之所至,是人沒法假裝的。

桑無焉不禁心下一軟,抓着林氏的手,強忍着臉上火辣辣的疼,笑道,「娘,女兒沒事,那些血只是看着嚇人,其實就只是破了點皮而已。」

難得桑無焉沒有像往常那麼抗拒林氏,倒是讓林氏心裏沒那麼難受。

桑郁川站在一旁,雙手背在身後,臉色也黑的厲害。

桑無焉倒是想再安慰兩句,只是請來的白大夫正好進了屋。

也顧不得行禮,直接就被桑郁川給拎到了床邊,臉色鐵青,「白大夫,趕緊給大姑娘看看,這傷勢要不要緊!」

白大夫微微頷首,撩了袍子在床前圓凳上坐穩,便伸手搭在桑無焉白皙的手腕上。

點了點頭,又細細看了看膝蓋上的傷,瞧着臉上的紅腫時,倒是眉心鬆了松。

桑晚舟進屋時,正碰上白大夫說結果。

「大姑娘無礙,身上的傷只需擦些止血消炎的藥膏便好,老爺跟夫人可以放心了。」

林氏一雙手養的極好,青玉鐲子恍當落入袖間,細細擦着眼角的淚,忍不住還是問道,「白大夫,你再仔細看看她臉上的傷,怎生腫的如此厲害!」

白大夫摸了一把白須,有些為難道,「這個…大姑娘本就肌膚柔嫩,想必下手打她的人用了重手啊!」

後面的話,白大夫沒再多說,他行醫多年,也看了不少後宅陰私,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為好。

所以,白大夫也沒問這傷是如何來的,只貼心的留了擦拭的藥膏,再開了一副補血壓驚的藥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