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潮吻夜楚梔柔裴言澈 第3章_發婚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二十歲修完博士學位,回家繼承家產,二十二歲創辦自己的公司,現在二十七歲的年紀,兩個公司在他的帶領下均是行業中的龍頭老大。

看裴星澤不回話,那熱愛學習的舍友也絲毫未消減熱情,「周五幾點啊?裴星澤,我有個小小的請求,能不能帶我去見一面你的小叔叔,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他。」

一向自視清高不理人的學霸舍友語氣放的這麼低,裴星澤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立馬端着架子,「具體時間不知道,但我可以幫你打個電話問問小叔叔。」

那學霸舍友連連道謝。

裴星澤就在他的注視下,拿出手機,走向陽台,調出裴言澈的號碼,反覆看了好幾遍,醞釀好開口的話語才下定決心撥出去。

「嘟嘟——」兩聲。

電話被接通。

裴星澤謹小慎微,恭敬的喊了句,「小叔叔。」

對面的人不咸不淡的嗯了聲,顯然沒有想要開腔問話的念頭,裴星澤面對裴言澈的冷臉倒也不尷尬,主動問道,「小叔叔,你周五來我們學校開講座,能給我們留一下前排么?」

裴言澈開的這個講座含金量極高,幾乎整個經管學院都想去聽,校方為了保持秩序,一個班只給了十個名額,但卻留了前兩排的位置。

所以,此刻裴星澤討要的正是這兩排的座位。

他相信只要小叔叔開口,他們宿舍分分鐘就能坐在前面兩排。

電話那頭頓了幾秒,或許是看在那點微薄的血緣關係上,沉聲問,「要幾個?」

裴星澤喜大普奔,音量都不自覺拔高了一個度,「四個。」

「嗯,知道了。」裴言澈皺着眉將耳邊的手機拿遠了些。

另一邊

下課鈴剛剛打響,楚梔柔就急忙收拾了書本,夏語蓉看着她纖弱的背脊,有些心疼的抱了抱她,「梔梔,你是又要去舞蹈兼職嗎?」

楚梔柔唇角牽起不淺的笑意,朝她們揮揮手,「嗯,還有一個小時就要上課了,我先趕過去啦!」

沈淺淺:「路上記得注意安全。」

「好噠!」楚梔柔又回了個甜笑才出了教室門。

八月底,秋老虎正猛。

楚梔柔小跑出校門的那一刻,額頭便沁上了細細密密的汗珠,糯白的小臉汗津津的。

她低頭摁亮手機看了眼時間,加快步伐,小跑着往咖啡店跑去。

現在她這份舞蹈老師的工作是託了學姐的福,正巧她在那邊兼職,聽說缺人就順手把她介紹了過去。

雖然人家只是舉手之勞,但楚梔柔還是覺得需要感謝一下,禮物她不收,她就想着多給她買幾次愛喝的低糖咖啡。

她跑的急,窄窄的肩膀上還掛了個布包,裏面裝着厚重的專業書和舞蹈衣,不算輕,所以楚梔柔到咖啡店口時已經帶了點小喘。

「呼……」楚梔柔站在咖啡店門前深吸了兩口氣才側身推門進入,匆匆跑到櫃檯,溫軟道,「您好,我剛剛在手機上點了杯咖啡,取餐號是0370。」

那店員看了她一眼,不由的放軟語調,

「不好意思啊,剛剛不小心把你咖啡灑了,我立馬給你重做,再送你一個小零食,能麻煩你在旁邊等五分鐘嗎?」

楚梔柔又低頭看了眼手機,精確的計算起時間。離上課還有四十分鐘,從咖啡店到舞蹈室需要十分鐘,換衣服五分鐘就可以,繞到其他舞室送杯咖啡至多需要十分鐘,自己還有十五分鐘的空餘時間。

「好的,可以。」楚梔柔微微頷首,唇角彎了彎。

店員的態度更好了,連連保證,「我們一定儘快幫你重新做一杯。」

五分鐘後

更準確來說,楚梔柔只在旁邊坐了三分鐘,店員就喊了。

她背起自己的帆布包,從店員手中接過低糖咖啡,她低頭轉身,理包帶的瞬間就撞上了人。

剛做好的熱咖啡就這麼潑在了對面人的腰間,淺褐色的咖啡漬在他純白的襯衣上暈染開來,貼在他精瘦的腰身上。

楚梔柔本來低着頭更低了幾分,一個勁的道歉,「對不起,抱歉。」

裴言澈繃著臉,眉宇間滿是戾氣,冷沉的睨了張特助一眼。

張特助接收到自家總裁的信號,掛着職業假笑的臉垮了下來,認定楚梔柔又是個想要攀附的女孩。

只不過…..用的手段太過於低級。

能讓人一眼識破。

「真的不好意思。」

楚梔柔看眼前的男人遲遲不回話,低着的腦袋昂了起來,那雙夢中勾的自己失控的漂亮大眼睛驀然撞進了裴言澈的眸中。

他表情從厭惡到驚愕,細細打量着眼前眼尾染粉,愧疚到極點的女孩子。

她在夢中也是這般,只要稍微有點肢體接觸就會眼尾泛粉,蒙上一層霧氣。

像是誤闖森林的麋鹿。

純的要命!

裴言澈打量楚梔柔的同時,楚梔柔也在打量他。

從深邃的眉眼看到高挺的鼻樑,再下移,定位他那張厚薄適中的唇瓣上。

一看,楚梔柔的思緒就忍不住飄散到那一個個旖旎雋刻的夢中。

他會用這張唇吻她,逗她,還會說些讓人臉紅心跳的撩人話語。

特別是昨晚,他喝了點酒把醉意帶到了夢中,不似以前那般紳士,把自己抵在落地窗前肆意落吻。

吻夠了,他還會貼在她耳側不停.喘,唇邊的晶瑩全數碰觸在她耳骨處,自己一抖就被他控住身體,慵懶磁性的嗓音說著最為浪蕩的話語,「親的舒服嗎?」

想到這,楚梔柔本來稍帶粉意的臉蛋霎時間變得通紅,結結巴巴的向眼前人再次道歉,「對不起,很抱歉。」

一旁的張特助看不下去了,他可是看的清晰,這女孩看着長得又純又軟,是個好的,可就剛剛那麼幾十秒,她的目光就沒從自家總裁臉上移開過。

這簡直是**裸的勾引!

他義憤填膺的插話,「這位小姐,請你自重。」

裴言澈偏頭,漆黑的眸子緊緊攥着他,警告意味滿滿。

但張特助仿若未聞,「你這……!」

「沒關係。」張特助話還沒說完,自家冷冰冰的總裁就回了三個字。

沒關係???

沒關係!!!

一向有潔癖的裴總被人無緣無故潑了一身咖啡,竟然還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出沒關係幾個字?

被奪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