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妾滅妻!我讓你全家墳頭蹦迪第9章 求人的姿態在線免費閱讀

寵妾滅妻!我讓你全家墳頭蹦迪第10章 瘋球算了在線免費閱讀

慕容鳶處。

「爹,你別生氣,孩兒不讀書就是了,長大了跟爹上戰場,」元哥兒人小鬼大,知道江燁這幾天都是為他的事着急。

江燁卻沒有被安慰道,反而看到元哥兒逐漸長高的個頭,越發的愁了。

自己一日不解決,元哥兒一日上不了學,一日上不了就耽擱一日,等旁人家的孩子都讀書識字了,他還沒啟蒙。

一步慢,步步就慢了。

慕容鳶便想法子說:「聽說一些勛貴的大家族,都有自己的學堂,請的都是名師,不如想想法子,不請先生了,去大族讀書,這樣,元哥兒以後結交的同窗好友,就都是貴族子弟,這樣不是更好。」

慕容鳶覺的自己想到了一個天大的好法子。

江燁涼涼的看了她一眼,「好主意,這事你來辦。」

慕容鳶登時不說話了,知道自己說錯了。

讓江燁把元哥兒塞進貴族,還不如請個大儒簡單,這其中的門第關係,錯綜複雜,莫說去了,門都摸不到。

你以為高門大族都是蠢貨嗎?

「那怎麼辦?不如,我去求夫人,我好歹是救命恩人,她會聽我的,」慕容鳶自信滿滿的道。

江燁這才點頭。

第二日清早。

慕容鳶就拖着『病體』前來拜訪沈淳然。

「鳶兒妹妹,你這身子還不爽利,怎麼就來了?」

「夫人,聽聞上次你與世子鬧彆扭,還沒好些,我心裏擔心你,我娘常說,夫妻沒有隔夜仇……」

慕容鳶苦口婆心的道。

沈淳然也笑吟吟的招待她,可就是顧左右而言他,不往點上說,等慕容鳶快把口水說幹了,才道:「我們夫妻的事,妹妹還沒出閣,就別操心了,話說回來……」

「什麼?」

慕容鳶以為沈淳然終於要吐露真話了,做出洗耳恭聽的姿態。

就聽沈淳然繼續道:「……話說回來,元哥兒到底不是我親生的,關鍵那孩子還笨,人頭豬腦的,一副賤命相,就是給他請了好先生,也是浪費,不如等着梅姨娘那肚子里的出來看看,臉面這東西,舍一次沒一次,不如留在刀尖上。」

慕容鳶聞言,險些沒一口鮮血噴出來。

元哥兒是她心尖尖上的兒子,聰明伶俐,怎麼落在沈淳然的口中,就是人頭豬腦了,要不是最後一分理智管着。

慕容鳶恨不得披上去殺了沈淳然,氣死她了,啊啊啊……要忍住。

「鳶兒妹妹怎麼了?這天還不熱,怎麼就紅臉了?」沈淳然立刻關切的問。

嚇的慕容鳶趕忙恢復常態,「沒,沒什麼……」

「世子……」

這時門外傳來江燁急促的腳步聲,進門便怒道:「沈淳然,原來你根本就是看不上元哥兒,可這孩子既然過繼到你名下,你就這麼對他,不喪良心嗎?」

沈淳然冷笑:「我哪裡喪良心了?不是世子自己要教養嗎?放在我手裡,難免棍棒下頭出才子,世子不是看不得元哥兒受委屈,既然如此,你來教養,沒錯啊?我自當做好一個嫡母的分內事,噓寒問暖,端茶遞水也可以。」

「你……」

此事本來就是江燁理虧,他說不過沈淳然。

「慕容姑娘你出去。」

慕容鳶知道這夫妻要來真的了,雖然想看燁郎教訓這女人,但還是聽話的乖乖出去了。

「沈淳然,你鬧夠了吧?我在問你一遍,元哥兒的事你到底管不管?」江燁面目黑沉的逼近。

沈淳然從未見過,求人還有這麼強硬,冷笑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世子承認自己不是君子,是小人嗎?」

「你到底想怎麼樣,直說吧?」江燁似乎沒有耐心扯皮。

「不想怎麼樣,孩子,你管,我不管。」

「若我後悔了,還讓你管,你開個條件,」江燁氣怒道。

沈淳然想了想:「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你若跪下求我,我便答應。」

「沈淳然,你休要太過分。」

沈淳然左右看了看,說:「反正門也關着,屋裡沒有人,世子若不跪,那就算了。」

原以為以江燁的性格脾氣,只怕甩袖子就會離開,然而沈淳然萬萬沒想到,前世在她心裏高若天雪般的男子,猶豫了一下後,竟真的給她單膝跪下了。

只是一雙眼睛望着她,恨不得要吃了她似的。

沈淳然自己都傻了,隨即心中失笑,前世自己當他是個男人,他幹了一堆小人的狗餿事,如今將他當小人,他還真就跪了。

終究是自己前世太傻逼,錯把魚目當明珠,才累了自己。

如今在看,江燁,不過蠢材爾。

江燁望着沈淳然,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眼底的神色變化,那是一種從骨子裡滲出的輕視,這一刻,他彷彿成了淤泥,沈淳然才是那高不可攀的蒼山白鶴。

這樣的認知,令江燁莫名心頭一漏,像是丟失了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

「如今,你可滿意了?」

江燁咬牙切齒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