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妾滅妻!我讓你全家墳頭蹦迪第3章 碎了在線免費閱讀

寵妾滅妻!我讓你全家墳頭蹦迪第4章 老夫人的心也碎了在線免費閱讀

沈淳然則笑着起身道:「既然定了,那我這就回去,稟明我母親,待鳶兒姑娘傷好了,我帶她去安國侯府認認門。」

「好好好……」

婆母王氏也是滿臉堆笑。

看着沈淳然走出安堂,關起門來,江家的三口才重新又換上了一副臉孔,「想不到淳然這麼乾脆的就答應了,半點沒有疑心。」

江燁清冷道:「此事本就天衣無縫,她如何疑心,放心吧。」

說到此處,江老夫人瞪了江燁一眼:「還不都是你,娶了淳然這麼好的媳婦,還要招惹那慕容鳶,她有什麼好,要不是看在她給我生了嫡親的孫兒……」

「沈淳然如何跟鳶兒比?」

江燁口氣冷了,目光銳利:「她是祖母求娶的,祖母就好好對着,與我何干,鳶兒才是我的摯愛,她與我同生共死,此生都不會離的。」

王氏嘆息道:「其實,淳然這麼大度,就是讓那鳶兒入門做個貴妾,也不是不……」

「那怎麼可以,鳶兒必須是我的正妻,平妻都不行,此事你們休要再提……」

江老夫人與王氏也是無奈,眼前的江燁已經長大,不再受任何壓制,生怕他在突然離家,與那女子在外雙宿雙棲,可如何是好。

「我可憐的淳然,哎,也是沒有辦法,若淳然身體康健,一直都好好的……」

王氏小心翼翼的道。

江燁眸中卻閃過一絲殺機,「到時候再說吧。」

說完,就又去探望慕容鳶了。

……

彼時,沈淳然已經坐車離開了忠勇侯府。

自出嫁後,她便極少回娘家了,當看到安國侯的大門時,險些落下淚來,時光於她已是前世今生那麼長了。

前世先帝駕崩,貴妃姑母也撒手人寰,安國侯府被新帝勢力打壓,幾乎風雨飄零,最後家敗人亡。

她甚至連母親最後一面都曾見過。

「夫人您怎麼了?」紅袖擔憂的問。

「我沒事,回家了,我高興,」沈淳然揚起笑臉就入了府,安國侯夫人,林氏,聽說女兒回來了,高興的險些沒踩了裙角。

「淳然丫頭,你怎麼回來了?可是婆家出了什麼事?」林氏焦急的問。

沈淳然一笑:「母親放心,沒什麼事……雖說沒什麼事,其實倒也有事。」

「你這孩子,說話怎麼還繞來繞去的?」

沈淳然與母親相攜入室,便將四下都屏退了,林氏才察覺事情有異,「到底何事?」

沈淳然先是給林氏跪了下來,「女兒不孝,都出嫁了,自己是事情還來勞煩母親幫忙,實在無顏。」

「你快起來,到底何事,你要急死我?」林氏都快哭了。

沈淳然這才將東山寺上香,遇劫匪,後被一江湖女子救了,江老夫人說要她認義妹的事,說了出來。

林氏點頭:「雖說認義妹這事,多少有些草率,但畢竟救命之恩……」

「母親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沈淳然嘆息,這才又將江燁回朝,與慕容鳶,甚至還有江懷元身世之謎,統統都告訴了林氏。

林氏聽的臉一陣青一陣白,險些沒昏厥過去,幸虧如今的林氏也是身強體健的年紀,只是大怒,「他們欺人太甚……」

「母親息怒,不要被人聽到了。」

沈淳然趕忙阻攔。

林氏心疼的看着沈淳然,說:「你還想遮掩不成?那江家不是東西,竟如此欺負你,他們當初登門求娶的時候,可不是這般嘴臉啊……」

沈淳然平靜的點頭:「如今已經一腳踏入賊窩了,及時止損,方是大計,讓那女子認在我安國侯府,只是第一步……」

說著,沈淳然在林氏的耳邊,說了好幾句話。

林氏的臉色才逐漸平穩,並升起了幾分狠絕,她到底是一家主母,對付起奸人來,不比任何人手軟。

「好,就聽你的。」

林氏冷冷一笑,慕容鳶是吧,欺辱我閨女,你便等着瞧吧。

「其實對付她到是小事,關鍵,是我想和離,」沈淳然說出了自己最後的想法。

和離?

「自古女子婚嫁便是一生,雖說和離之事也有,但自我大周朝開國,凡能順利和離的女子,都是要脫層皮的呀,好在那忠勇侯府雖下賤,卻也不是太難對付的,」林氏心疼的道。

話雖這麼說,但掉的這層皮,不光是沈淳然的,還有背後全族女眷的,干係不是一分一毫可以等量的。

幾年前,京中便有一個貴婦,發現夫君在外有個厲害的外室,當即她就發作,捉姦在床,鬧的滿城風雨,然而最後呢,那外室進門做了貴妾,那貴婦卻得了一個善妒的罪名,要去宗廟思過,還累的她家中族妹被退了婚。

他夫君在外頂多落個風流的笑罵。

天理何在。

這時代的禮教,落在男子身上,只是一粒塵埃,落在女子身上,卻是要命的。

沈淳然點頭:「母親說的是,但這件事,我要先自己解決,至於誰脫層皮,還不一定呢。」

她暗自冷笑。

林氏望着沈淳然,忽覺的這孩子長大了,做事有了自己在章法,很好。

母女二人難得見面,又聊了許久,沈淳然方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只是走在京城的街上,望着暮色下的街道。

她忽然想嘗嘗未嫁前,最常去的那間茶點鋪子,臨窗看着日落,是她最喜歡的。

「紅袖。」

「夫人,可是去天香閣?」紅袖笑道。

「你可真是我的蛔蟲。」

主僕二人如少時一般,就上了天香閣二樓,許是心情愉悅,沖的太猛,拐角的時候忽然就撞到了一個身影。

險些沒撞了個滿懷。

「大膽。」

「放肆。」

雙方奴僕齊聲一斥,卻微微一愕,一男一女。

沈淳然不敢去看外男樣貌,只瞥見對方衣料不俗,能用上面花紋的人,在這京中非富即貴,她招惹不起。

只趕忙道歉道:「對不住,是妾身失禮了。」

一雙冰冷探究的目光,落在了沈淳然的身上,似在打量她,這種感覺,像是要把人給生生剝開一般。

也虧得她兩世為人,若是尋常女子,只怕嚇也嚇死了,心中越發好奇對方的身份,難不成是皇族的。

只是皇族怎會來天香閣這樣的小地方。

良久,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

「無妨。」

說完,雙方相錯而過。

只是沈淳然不知,她進了雅間廂房後不久,那男子忽然咦了一聲,然後拿起腰間的一塊翠玉,竟是整整齊齊的裂成了兩半。

「爺,這……」

身後是護衛嚇了一跳,這翠玉來歷非凡,據說,若是裂成兩半,便是王爺遇到了自己命定之人。

之前王爺也尋過,後來無果就一笑置之了,今日怎麼?

還有,方才撞了王爺的人,是個婦人,若她是王爺的命定之人……這造的什麼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