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妾滅妻!我讓你全家墳頭蹦迪第5章 欺人太甚在線免費閱讀

寵妾滅妻!我讓你全家墳頭蹦迪第6章 慕容鳶在線免費閱讀

沈淳然處理完手指的燙傷,就馬不停蹄的去了江老夫人的安堂,去拿昨日江燁許諾說送給母親的翡翠佛像。

看到江老夫人那打斷骨頭般的肉疼表情,沈淳然心裏別提多高興了,自己前世今生的悲劇,都是拜她的假慈悲所賜啊。

佛像不過是利息,忠勇侯府這樣的蛇鼠窩,也實在不適合安放佛像。

「淳然,你,你路上可要小心,莫要磕碰的呀。」

江老夫人顫着聲,就差將佛像再搶回來。

可若搶回來,便辦不成事,�替嫁嬌妻失蹤三年的老公忽然回來了��不成事,指不定江燁如何埋怨她,當年逼他娶了沈淳然,已經是祖孫離了心。

沈淳然笑吟吟的回眸道:「祖母放心吧,若是辦不成,我也沒臉回來了。」

「是啊。」

沈淳然是揚眉吐氣的離開忠勇侯府。

安國侯那邊,林氏自然早已將事情的關節打通,看見那玉佛,他們的計劃也就正式開始了。

「長姐,你當真要給咱們家收個義妹?」

嫡次女沈樂然匆匆跑來,她雖人小,可也覺的這事不妥,雖說是報恩,但說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

「沒見過這麼報恩的,那女子莫不是痴心妄想。」

連沈樂然都瞧出對方的野心,沈淳然竟是一葉障目,不過如今她笑道:「放心吧,她入不了族譜,頂多就是個名頭,她想要,許她一個就是了,過幾日是樂然的生辰吧,邀幾個京中好友,隆隆種種的辦一場,到時候我讓她來瞧瞧,她自然就不敢生出別的心思了。」

沈淳然愛憐的摸了摸妹妹的鬢角,妹妹前世原本的好人生,也被她這個長姐給連累了的。

今生絕對不會了。

沈樂然點頭,「好主意,這潑天的富貴可不是隨便什麼人能享的,一個鄉野女子只怕別生出怨尤來,長姐可要多提點一些。」

「這是自然。」

與家人又聊了一會兒,沈淳然知道忠勇侯府那邊還等着消息,就不耽擱了,起身回府了,只是走到門口的時候。

忽然一個臉生的護衛過來道:「夫人,老夫人有請。」

沈淳然一愣,祖母多年禮佛,極少見人了,怎會突然來喚,而且雖然她出嫁了,但府中的下人一般都喚她大小姐。

不過是在自家,沈淳然也沒多想,就跟着去了,只是走了沒兩步,忽然頓住道:「不對,這是不是壽喜堂的路,你是何人?為何叫我夫人?」

沈淳然一怒,才察覺出幾分不對,關鍵,這護衛怎麼好像在哪見過。

然而不等沈淳然反應,忽然從一側伸出一隻手掌,將她整個人拉入了暗巷,身後傳來紅袖的聲音,但馬上也沒了。

沈淳然想尖叫,但也被捂住了口鼻。

「閉嘴,否則殺了你,」耳邊傳來不耐的聲音,還帶着幾分熟悉。

沈淳然微微瞪大眼,才意識到,眼前這個給她巨大壓力的男人,竟是昨日才有過半面之緣的周王鳳琉殤!

自己不過衝撞了他幾分,不會尋仇都尋到家裡了吧。

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此刻就是讓她叫她也不敢了,招來人,只怕渾身是嘴都說不清楚了。

鳳琉殤見沈淳然這麼快安靜,滿意的鬆開手掌,才仔仔細細看清楚她的臉,精緻的五官,修長的睫羽,挺翹的鼻頭,加上這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上面隱約出現的掌痕。

莫名給人一種血脈噴張的感覺。

鳳琉殤覺的天下女子都生的一副模樣,此刻竟忽覺眼前女子有些不同。

「周王,尋妾身不知何事?」

沈淳然則強自鎮定,淺聲問了一句,這男人她實在招惹不起。

光這壓死人的氣勢不說,只那雙暗潮洶湧的鳳眸,也像是關了無數猛獸一般,令人生畏。

鳳琉殤則仔仔細細的端詳着沈淳然,指尖不自覺的摩擦着她白皙的下顎,竟莫名有種心癢難耐之感。

「周王還請自……」

「來找你幫忙,求證一件事,」鳳琉殤收起玩味,淡淡一語。

「什,什麼事?啊……」

下一刻,鳳琉殤執起沈淳然的手指,指尖瞬間被划出一道血口子,而當血口子出現時,鳳琉殤那種俊美的臉孔,也陷入了無以復加的黑沉。

因為沒有人知道,他隱藏在袖袍下的手指,也破了。

在看這個女人的指尖,上面果然紅了一些。

「怎麼傷的?」

他陰鬱的問,彷彿要將那個傷她的人,碎屍萬段一般。

沈淳然雖然看不懂,但還是飛快的道:「早上喝茶不小心……燙的。」

「以後要小心一些,若是喝茶總這麼不小心,那本王不介意派個人,天天餵給你喝,」鳳琉殤咬牙切齒的道。

沈淳然不知說什麼了,估計心裏在想,這人有病吧!

「周王想求證什麼?」

不想鳳琉殤竟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活像要吃了她似的,一隻手掌已經無意識的摸上了她的咽喉。

這是想要人命的舉動,沈淳然嚇的額頭冒汗,此刻的她,正如那餓狼口中的小獸,哪裡敢有半分掙扎。

鳳琉殤也是掙扎冷靜的許久,才又低頭去看沈淳然。

他現在都不知道該恨眼前這女人,還是該恨自己那死鬼母親,竟給他留下這麼個東西,什麼命定之人?

簡直荒謬至極,他方才的確想殺了沈淳然的,但後果他怕承擔不起。

只好氣呼呼的鬆開了手,移開了眼。

「滾。」

沈淳然雖然莫名其妙,但收到可以走的話,自然是嗖的一下就跑了,身後像是有鬼攆着似的。

「夫人。」

紅袖在外面撲上來,主僕確認沒事後才放心,沈淳然警告道:「今日之事,我們都要爛在肚子里。」

「奴婢明白。」

紅袖決然的點頭,雖然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待主僕二人走後,鳳琉殤才緩慢的從角落走出,阿錚小心翼翼又無比的好奇的問:「王爺,如何了?」

一記眼刀襲來,嚇的阿錚身子一抖,有情況啊……雖然他並不知道所謂的命定是什麼,但從之前的一樣,阿錚還是隱約猜到了什麼。

而越是猜到,越是感到心驚,這樣,他豈不是知道了王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