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妾滅妻!我讓你全家墳頭蹦迪第8章 吃酒吃糊塗了吧在線免費閱讀

寵妾滅妻!我讓你全家墳頭蹦迪第9章 求人的姿態在線免費閱讀

「元哥兒現在還小,讀書習字的,家裡的先生也能教,可長大呢,出了侯府呢,旁人家的少爺都是名家授課,天子門生,咱們是什麼,家裡那幾個讀過幾本書的賬房先生,還是你這武將父親?」

江老夫人,說的江燁更是啞口無言,不知作答。

「那,那便請啊?」

「去哪裡請,怎麼請?請人家就來嗎?你是有天大的臉面,還是有國庫般的金山銀山啊?能請天子門生?」江老夫人又問。

江燁這下徹底破防了。

「我……」

我了半天竟是徹底答不上來了,便問:「沈淳然能?」

「淳然不能,但安國侯府能,安國侯府背後的貴妃娘娘能,」江老夫人眯眼冷笑道。

這話才算是一頭涼水把江燁潑了個透心涼。

「你沒回來的前些日子,淳然還與我嘮叨,要請白鹿學院的老學究過來給元哥兒授課,回頭我再去……」

「老夫人,夫人方才命人抬進來一些禮品,說是送回庫房的,」門外傳來李媽媽更為疑惑的聲音。

「什麼禮品?」江老夫人臉色一變。

李媽媽如實道:「夫人那邊的紅月丫頭說,是給什麼白鹿學院宋先生送的,說不用了,帖子已經回了……」

「啪。」

氣的江老夫人抖手就砸了桌上的茶杯,指着江燁便是破口大罵,「你乾的好事,你喜歡教,你就好好教你的元哥兒吧,萬一我忠勇侯府的祖墳冒青煙,能讓你教出個聖人來,你們的事,老婆子不管了,出去。」

帖子一旦回了,下次再請,就是聖旨都未必請得動了,讀書人的脾氣最是古怪。

江燁則徹底傻在了原地,着實沒想到沈淳然做事的動作這麼快,這麼絕,「元哥兒好歹是她的繼子,她竟如此狠心?這般毒婦……」

江老夫人真是氣笑了。

「淳然嫁入我侯府三年,從來都不是一個狠心的人,她為什麼獨獨在你身上狠心,你不想想,你暗地裡藏着一個,明面上還領回來一個,我若是你妻,我,我恨不得給你幾刀子……」

江老夫人氣連續喘息,但是氣死也沒辦法,江燁到底是她親孫子,沈淳然再好也是媳婦。

最後她也只能暗瞪一眼,說:「反正你好生想想吧,究竟是你那紅顏知己重要,還是兒子的前程重要,還是我這老婆子的命重要,你切莫讓那……蒙了你的心啊。」

「祖母這話說的就不對了。」

見江老夫人對慕容鳶有了微詞,冷淡道:「別忘了,前幾年,鳶兒便對您有救命之恩,如今安國侯府勢大,你便只看得到權貴,看不到鳶兒了嗎?」

江老夫人冷笑:「若不是當年我病重,她冒死尋到了葯,她也活不到今日,我能容她,已經是最大的限度了,也讓她想想,要富貴,還是要前程。」

說完,江燁就被趕了出來。

江燁悄悄回到慕容鳶那,也將其中的利弊關係告訴了她,慕容鳶聞言,氣的咬牙,「怪不得今日沈淳然如此反常,竟是在這等着您的,她莫不是當真要燁郎你親自跪下去求她,她好生歹毒。」

江燁臉皮一黑,「她休想。」

「沒錯,休想。」

慕容鳶自然是順着江燁說的,只是妙目一轉,問:「那元哥兒讀書的事情怎麼辦?你之前說過的,咱們周朝重文輕武,武將終究是沒什麼前途的,若元哥兒能高中狀元,才是家族真正的延續,我也能母憑子貴……」

慕容鳶興奮的說。

江燁不願在心愛人面前丟了面子,安慰道:「放心吧,此事我來辦,我便是不信我忠勇侯府沒了她沈淳然,還讀不了書了。」

說完他就出門打聽消息去了。

只是江燁做夢也沒想到,之前想像的很豐滿,但現實卻十分的骨感。

與他有些交情的好友,聽聞他要請白鹿學院的學儒到家授課,先是伸大拇指,贊他厲害,滿京城能去白鹿學院請學儒的人家不多,除了真正的勛爵門戶,也就你江燁了。

江燁聞言,心中很是受用,想不到自己在京城朋友的眼裡,如此厲害。

不想朋友的下一句,便是羨慕的說:「你家夫人真是娶對了,府中沈家女,如有一寶啊,安國侯便是白鹿書院諸葛大儒的最得意門生之一,沈氏子弟入學院,跟探親似的,也就你們家啊……」

越說越是羨慕。

但江燁的臉色卻開始變了,說來說去,還是沈家的臉面。

「若是沒有安國侯府的臉面呢?」江燁問。

好友笑道:「你定是吃酒吃糊塗了。」

江燁暗自咬牙。

之後他在京城內外連續奔波了兩日,也不知是不是沈淳然提前打了招呼,江燁彷彿要把他這輩子的南牆都給撞完了似的。

最後實在無法,只好如斗敗了的公雞,回到了忠勇侯府的安堂。

江老夫人看見他就來氣,「如今你明白了?」

「連祖母也要奚落我?」江燁不服氣的說。

「自己辦砸了事,還不許旁人說了?這是誰教你的道理?」江老夫人問。

江燁只能閉眼,道:「如今說這些有什麼用,祖母還是想想法子吧,元哥兒不能讀不上書啊?」

江老夫人則深深的嘆了口氣,想着解鈴還須繫鈴人,且讓他們自己想法子,想不到,在舍她這張老臉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