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都市:村傻變神醫 第10章_發婚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陳龍象過去給雪花姐查看。

秦雪花只穿着薄薄睡衣,陳龍象掃了眼,快速給雪花姐檢查完畢,然後招呼也不打,就溜了,好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

「呃……」秦雪花看到他這模樣,再看看自己,頓時小臉一紅,似乎明白了什麼,默默的披上外衣。

陳龍象給雪花姐弄好電燈,就回了房間。

再待下去,他怕自己把持不住。

躺在床上,陳龍象努力摒除雜念,明天上山去找點藥材,順便再去一趟黑風山那處山澗天師洞。

那處除了那棵菩提樹外,還有一處通道,再往裏面應該別有洞天,是時候去探探了。

一早,陳龍象就起了,準備上山。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村子裏雖然沒什麼產業,但山上的藥材多的是,找點到鎮上賣錢還是能補貼家用的。

他心智不全的時候也是每日上山採藥,因此秦雪花也沒有多問。

「龍象,帶上饅頭和鹹菜,還有些水,餓了就吃點,注意安全,別逞強。」

照例,秦雪花給他準備了乾糧。

陳龍象點點頭。

上山的路不止一條,有一條偏僻的小道是陳龍象痴傻時最喜歡走的。

草木密集,幾乎沒有別人會從這邊來。

只不過今天,好像有人!

陳龍象看到眼前的一幕,眼睛眨巴幾下,眸色生亮。

村花張倩倩正蹲在小道旁邊不知道在幹什麼。

只是一股奶白的場景十分晃眼。

原來張倩倩上山內急。

藉著灌木叢的遮掩,再加上這條路平日里很少人,她以為不會有人看見的。

然而,陳龍象看了個遍,該看的不該看的。

張倩倩發現了他,頓時慌張站起來,卻忘記提褲子。

場面再度尷尬。

「還好你是傻子。」

發現是傻子陳龍象後,張倩倩定下心來了,慢悠悠穿好褲子。

換做是個正常男人,她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至於傻子嘛,智商只有七歲,就跟小孩差不多,她跟小孩計較什麼?

陳龍象:……

可惜,現在的他不是。

「傻子,答應姐姐,別把剛才看見的告訴別人,姐姐給你好吃的,怎麼樣?」

張倩倩從口袋裡拿出一顆巧克力,像哄小孩一樣遞給陳龍象。

「不要。」

陳龍象推了回去,準備上山。

他跟村花不熟,也就說過幾句話。

「等等,別走啊,你上山幹嘛啊,山上這麼危險。」

張倩倩拉住陳龍象的手,微微皺眉。

千萬得穩住傻子,不能讓他亂說。

「我要上山找藥材。」

陳龍象看了一眼張倩倩,有些無語。

「哦,這樣啊,那我陪你一起去,我幫你找藥材,你又不懂,一會凈摘一些沒用的雜草回去。」

聽陳龍象只是上山采草藥,張倩倩鬆了一口氣,要跟他一起去找。

內心還暗自念叨了一番。

也就她心地善良罷了,山上蛇蟲鼠蟻那麼多,免得傻子出什麼事。

再說了,傻子懂什麼藥材,沒把雜草當寶貝就算不錯了。

見張倩倩非要跟着,陳龍象笑笑不說話。

要跟便跟就是了。

這女人估計沒看出來他好了。

不過也好,那也省了不少麻煩。

否則,剛才看的那一下,他就得挨一個大比兜。

想起方才的一幕,陳龍象搖了搖頭,回味無窮。

路上,張倩倩接了一個電話,落後了幾步。

「親愛的,你去哪裡了,消息也不回,現在才捨得找我?」

陳龍象莫名吃了一嘴狗糧。

不過也是,張倩倩神似素顏的張柏芝,五官精緻,一張鵝蛋臉楚楚動人,沒男朋友才奇怪。

不出一分鐘,身後的甜言蜜語,陡然間變成了怒罵。

這變化得猝不及防,差點閃了陳龍象的腰,耳朵也不自覺豎了起來。

「你說什麼?

分手就分手,徐大騷,你就是個渣男!

你以為除了你這個不長眼的,沒別人要老娘了么?

老娘告訴你,多的是想泡我的男人,你算什麼東西!」

張倩倩情緒激動,臉憋得通紅,惡狠狠地掛掉了電話,「呸,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有進了棺材才老實!」

陳龍象看着她,有種躺槍的感覺。

張倩倩以為連傻子也看她笑話,心中的氣無處發泄,全都對準了他。

「你看我幹嘛?

我臉上寫了字嗎?

看見你們男人就煩,噁心!」

罵完後,又嘟着嘴生悶氣。

「倩姐,怎麼了?」

陳龍象裝傻,純屬就是想關心一下村花。

真不是八卦。

村花還能被人甩了?

見陳龍象說話,張倩倩的氣消了一半,又有些自責。

「對不起啊。

唉,我跟一個傻子生氣幹嘛,你又沒惹我,是我的錯。

你是傻子,不在臭男人這一列。」

陳龍象:……

「傻子啊,我現在很生氣,你都不知道,徐大騷這個臭渣男,他說我沒答應給他,他就要劈腿。

還說我玩什麼清純玉女那一套,說我欲擒故縱,心計多。

不給他就留着發臭,他不稀罕了。」

不料,張倩倩忽然對陳龍象吐槽起來。

四下無人,傻子是她最好的傾訴對象,又不會笑話她。

「給什麼他?」

陳龍象到底是個初哥,腦筋一下子沒拐過彎來。

「還有什麼啊,女人最寶貴的第一次啊!

你個傻子,還真是單純。」

張倩倩被逗笑,戳了戳陳龍象的肩膀,眼神不自覺往下移,看了眼傻子異於常人的地方,不禁瞪大眼睛。

乖乖,這傻子了不得啊!

察覺到自己不對勁後,又趕緊挪開眼神。

陳龍象詫異。

現在的人,都玩得挺花啊。

他這麼單純的一個人,一下子通透起來了。

「其實吧,徐大騷再堅持一點,我就給了,哄女人不就是要多用點心嘛。

誰知道,徐大騷那渣男,這點耐心都沒有,不給就急着找下家,劈腿了還罵我是醜八怪。

現在好了,看穿他了,愛劈腿就劈腿,幸虧老娘沒給他。」

張倩倩自顧自說著,還有些慶幸。

陳龍象點了點頭。

說實話,他還真沒看出來,村花竟然還是個清白大姑娘。

「傻子,你說,我丑嗎?」

張倩倩忽然抓住陳龍象,一臉期待望着他。

陳龍象盯着村花小臉,白裡透紅,唇紅齒白,清純動人,就像熟透的蘋果,讓人想咬一口。

他一時看呆。

張倩倩見他不說話,當即眼珠轉動了下。

「你要是說的讓姐姐開心,姐姐就給你一點甜頭…」

陳龍象心神微動,故作迷茫問道,「什麼甜頭?」

「喏,就是給你這個啊……」

張倩倩兀自解開了襯衫的兩顆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