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傻子,輕點,弄疼我了。」

夏日的午後,陽光灑下它最強的光線,噴吐出全部的熱量,桃源村小路上炙熱的灰塵像霧似的凝滯不動。

此時,村裡最漂亮的寡婦秦雪花正趴在大床上,身上的衣衫被汗水浸透,濕噠噠的帖在身上,傲人的身形一覽無餘。

傻子陳龍象正拿着藥酒,看着雪花姐腰間觸目驚心的瘀青,小心翼翼地擦拭、按揉。

但不想,天生神力的他還沒使勁,但還是弄疼了床上的小寡婦。

秦雪花疼得眉頭直蹙,杏眼含淚有些埋怨地望着陳龍象。

「對,對不起,嫂子……」

陳龍象支支吾吾地低下頭道歉,局促地擦了擦手,就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子。

看他這副樣子,秦雪花不由得幽幽嘆氣,「都說了,不要叫我嫂子……」

哎。

跟一個傻子計較什麼呢?

想想他們也算是從小一塊長大的,也算是青梅竹馬。

小時候秦雪花家裡苦難,還受了老陳家不少恩惠。

從小痴傻的陳龍象也曾無數次立下豪言,說要娶大他一歲的秦雪花回家。

只可惜,是個傻子,父母當然看不上。

而她則是在父母的安排下相親、結婚。

可惜禍從天降,在新婚之夜的那一天,丈夫喝酒過度,死了。

而她,也被當成災星克夫趕回了家。

禍不單行,那時老陳家剛好遭遇大火,陳龍象的父母為了救他兒命喪火場,只剩下陳龍象這個痴兒。

讓他們原本再無交集的兩人,再次相遇。

面對孤苦伶仃的傻子,眾人躲閃不及,唯有秦雪花目不忍睹,把陳龍象帶回了家。

期間秦雪花父母也相繼意外身故,只剩下兩人相依為命。

……

「傻子你還真是個苦命人!」

秦雪花喃喃,也不忍再責怪陳龍象,揮手道,「你先出去吧。」

她腰疼得厲害,需要睡一覺緩緩。

陳龍象乖巧點點頭,走出門外他目光看向黑風山。

「雪花姐受傷了,要吃肉補補。」

陳龍象自言自語,拿上打獵工具去黑風山打獵。

黑風山地勢險峻,道路蜿蜒曲折,樹木之間長着茂密的灌林,參差不齊,因此這裡也野物出沒的地方。

當然,如此地方,也方便桃源村的牲口們干其他事情。

陳龍象吭哧吭哧往前走。

同時,四處張望,看看是否有野物出沒。

剛走到茂密處沒幾步,耳尖的他就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響。

還以為是野物,陳龍象格外小心翼翼,慢慢靠近。

可走進了才看到,那茂密的灌木叢里根本不是野物,而是倆人!

原來,村長王大春和村書記媳婦陳艷在玩疊羅漢。

陳龍象眨眼,好奇的看着兩人行為舉止。

村長他們玩的遊戲真是瘋狂,從未見過這種場面,竟然連衣服都不穿。

陳龍象一時間看呆了。

但沒一會,便感覺渾身難受。

不小心踩斷腳底下的枯木枝,正在激烈做遊戲的王大春和張艷聽到了聲響,皆是一愣,互相對視一眼。

「誰!」張艷連忙拿起旁邊衣服,蓋在身上,一臉恐慌。

王大春皆是如此。

穿衣空隙還在不斷怒罵:艹,誰他娘大中午的來這兒啊!

嚇得他差點功能都壞了。

「村長,張艷姐,你們在幹嘛?」

突然,陳龍象憨傻嗓音傳進兩人耳中。

見是陳龍象,張艷鬆了口氣。

原來是他。

桃源村有名的傻子,七歲的智商,啥也不知道。

被他看到倒也無妨。

可王大春眼底卻帶着一抹怒火。

事還沒辦完,被這傻子看到打擾,真是掃興。

王大春一肚子怒火,但又怕陳龍象回去在村裡亂說,只能壓低聲音,出聲試探。

「龍象,你剛才看到什麼了?」

「我看到你們玩疊羅漢。」

陳龍象笑得燦爛。

看着陳龍象清澈的眼神,王大春瞬間沉下臉,這傻子看到了剛才的事情,那就留他不得了。

「傻子,告訴村長你來這裡幹嗎?」

王大春已經穿好了衣服,此時勾着陳龍象肩膀,輕聲詢問。

表面溫聲細語,但眼底卻閃過幾分毒辣。

「哦,雪花姐生病了,我來找點野味給她補補。」

陳龍象回應,疑惑問道,「村長你看到哪裡有野物嗎?」

「呵呵,我知道,就在前面,前面有隻野兔子,快去!」

王大春頓時心生一計,指着不遠處的懸崖邊。

陳龍象順着王大春指的方向找去,笑得開心:「謝謝村長!」

他開心地尋找野物,卻沒注意到王大春不知何時繞到了陳龍象身後,隨即一腳將他踹了下去。

「啊!」

崖底傳回一聲驚叫。

不遠處目睹這一切的陳艷嚇得一聲驚呼,小臉慘白。

「你……」

她指着王大春,結結巴巴:「你推傻子幹嗎?那是會死人的!」

王大春不以為意,「一個傻子而已,死了就死了。」

他看着陳艷嚇得花容失色的,語重心長道:「而且,我這樣做也是為了我們好。

傻子看到了,要是他說出去,事情敗露了,以你家趙大川的脾氣,可饒不了你!」

陳艷聞言,臉色煞白,趙大川那殺千刀的,下手可是真的狠啊,當即被王大春三兩句唬住了,乖巧地點頭。

其實王大春還有別的想法。

和陳龍象相依為命的那個秦寡婦,她可是桃源村最漂亮的少婦!

只要弄死了陳龍象,就沒有人阻止他夜探寡婦家了。

想到秦寡婦那俊俏水嫩的模樣,王大春就忍不住火熱。

當即決定今晚就去……

……

不知過了多久。

陳龍象只感覺渾身劇痛,骨頭像是要散架。

他吃力睜開眼,差點嚇得肝裂魂飛!

此時他落在一處懸崖伸出來的平台上,背後是一片漆黑的洞穴,身前半米就是深不見底的懸崖。

而在不遠處,一條通體墨綠的大蛇正纏在岩壁上,陰冷地盯着他。

陳龍象嚇得雙腿發軟,連忙鑽進身後的洞穴。

洞穴漆黑一片,陳龍象額頭鮮血滴答落下。

「噠噠。」

突然,整個洞穴亮堂起來,呈現一種朦朧怪異的淡綠色。

在洞穴的正**,端坐着一具身披長袍的骷髏,那骷髏空洞的眼眶裡燃燒着兩團綠火。

不等陳龍象反映,兩團綠火直接飛來,鑽進了他身體里。

「陳龍象,我乃龍虎天師鍾囚!

現在我把畢生所學傳授於你,望你保持這顆赤子之心,從此行善事,積善德,以造福蒼生為己任!」

聲音不斷在陳龍象腦海里迴響,他只覺得腦袋嗡嗡地很難受。

緊接着,又多出了很多他從未聽說過的東西。

「大夢春秋、陰陽術、御獸訣、玄醫術……」

陳龍象嘴中呢喃,原本混沌、痴傻的大腦也逐漸清明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