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黑風山穴洞中。

陳龍象雙腿盤坐,無數信息包裹着他。

大夢春秋是一門修行功法,傳聞修鍊到最高境界可以在夢中修行,一日三年!

陰陽術是各類世間的陰陽法術。

御獸訣可以控制世間萬獸,將萬獸化為己用,還能聽懂野獸語言。

玄醫術則包囊了千年以來古醫學一道的精華,針灸、藥學、尋脈問診等等盡皆充斥在陳龍象的腦海。

陳龍象只感覺無數恐怖的醫術知識瞬間佔據了他的大腦。

他睜開眼,一抹精光閃過。

感覺此時自己全身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他明白,這一切都是龍虎天師賦予他的傳承,原本天生缺失的靈智也徹底開了。

陳龍象起身,仰頭看向上方。

天色已經漆黑,但陳龍象雙眼卻能清晰的看清黑暗中的事物。

包括洞穴角落裡的一株小樹。

小樹不大,才半人高。

但樹上的葉子,如同一張張通體碧綠的小扇般,葉間則半遮半掩着十幾顆渾圓的果子。

陳龍象不自主靠近,清晰的看到上面居然還雕刻着一幅小小的佛像圖。

玄醫術里自然也介紹了各種各樣的奇異藥材,這天生佛畫的菩提果更是珍貴之物。

小小一顆,效果逆天,不僅可以美容養顏,還是提升身體素能的一把手!

但可惜,此等絕品保存困難,摘下後除非放在玉質皿內,否則只能保存三日。

陳龍象也不貪心,只摘取兩顆。

一顆留給自己,剩下一顆給雪花姐吃,正好可以緩解她腰間疼痛。

拿在手裡,陳龍象看了眼這株菩提果後面的通道,應該還有一處別樣天地。

不過現在陳龍象沒有太多心思探索。

現在天色已晚,自己出來這麼久,雪花姐會擔心的。

還有村長王大春那混蛋,自己不小心撞破他苟且之事,竟然就暴起殺人,平日里也沒少欺負他,新仇舊恨一定要找他算!

陳龍象握緊拳頭,閃爍凶光,看眼天師洞,暫且離去,日後有機會再回來探索。

走出洞穴,腳下嘩啦聲響傳來。

陳龍象低頭看去,原來黑風山澗下方是一汪深不見底的深潭。

下一秒,水花四濺,方才那條巨大的墨綠色大蛇鑽了出來,冰冷的蛇彤死死的盯着陳龍象。

猩紅的蛇信子吐出,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絲絲聲。

它身軀長不見底,只探出上半部分就足有水桶粗!

陳龍象心中驚駭之際,腦海竟自動翻譯蛇吐芯子的話語。

他心中一顫,連忙運轉剛才得到的御獸訣。

成敗在此一舉了!

只見陳龍象眉心鑽出一縷純白色氣體,以閃電般的速度,滲入大蛇頭部。

緊接着,那條大蛇充滿敵意的眼睛一顫,慢慢柔和下來,甚至還彈出那顆巨大的舌頭蹭了蹭陳龍象。

陳龍象又驚又喜。

這御獸訣真當神奇,直接降服了這條大蛇,還能認主。

「以後就叫你小青吧!」

陳龍象摸摸大蛇腦袋,給它起了名字。

隨即又指着懸崖,「能送我上去嗎?」

小青立馬垂下舌頭,讓陳龍象坐上,把他送了上去。

陳龍象這才注意到,小青的身軀竟然有整個懸崖那麼長!

且還不止!

回過神後,這才發現小青那雙幽綠色蛇瞳戀戀不捨的盯着陳龍象手心。

後者這才明白,它是想要自己手中的菩提果。

「這也算是給你的報答了,謝謝你送我上來。」

陳龍象也不是那小氣人,直接丟了一顆過去。

剩下一顆,正好給雪花姐補身體。

小青頭扭的歡快,連忙一口吞下,又嘶嘶兩聲,似是感謝。

「快回去吧。」

陳龍象擺手。

還好這是夜晚,若是白天有人看到這麼大一條蛇,不得嚇死。

小青絲絲兩聲,一個旋身便回到了山崖,那驚人的速度以及所過之處帶去的破壞力讓人目瞪口呆。

陳龍象震驚之餘,整理好澎湃的心情,迅速下山。

……

秦雪花一覺醒來,腰疼緩解了幾分,下意識喊龍象,卻怎的也不見他的身影。

秦雪花蹙眉,小臉上滿是憂愁。

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秦雪花心猛地一驚,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正當秦雪花打算出門找陳龍象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還以為是龍象回來了,秦雪花心中一喜,趕緊開門,「來了。」

可開門看到門口的人,整個表情凝固了。

是村長!

「村長,你來幹嘛?」

秦雪花皺眉。

這老東西雖然是村長,但品行不端,村裡不少女人都糟了他毒手。

「雪花,我聽說你腰閃到了,這可不是小事啊,諾,特意過來給你送藥酒的!」

王大春嘿嘿笑着,露出一嘴煙熏老黃牙。

說著,又拿着藥酒在秦雪花眼前晃了晃。

秦雪花後退半步,開始警惕起來,「謝謝村長,你放在桌子上就行了。」

她並不想和這老東西有過多牽扯,尤其是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

誰知道他想幹嘛!

王大春眼珠子滴溜溜在秦雪花身上掃蕩。

看她那嬌嫩摸樣,心中越發火熱。

「雪花,腰疼可不是小事,一個人上藥也麻煩,我都給你送過來了,那順便也幫你擦了吧!」

秦雪花臉色一變,這才意識到這老東西目的不純。

「村長,男女授受不親,請你自重!」

「咋,那傻子幫你塗藥就行,跟我就男女授受不親?

我好心幫你,絕對沒有別的心思,別怕!」

王大春激動說著,大步朝秦雪花走去。

秦雪花連連躲閃,不忘出聲警告,「村長,龍象快回來了!」

王大春騷擾她也不是一兩次了,多虧龍象,他天生神力,每次都把王大春給打跑。

所以,提起龍象的名字,比什麼都管用。

可誰知,這次王大春根本不怕,冷哼道,「恐怕你的小情人回不來了。」

秦雪花大驚失色,村長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莫非龍象這麼晚沒回來,是他乾的?

秦雪花蹙眉,「你把龍象咋樣了?」

「呵呵,我可沒說什麼,先別聊那傻子了,來,我給你擦藥酒……」王大春說著就要動手。

秦雪花大驚失色想逃。

可王大春先一步撲了過去。

秦雪花躲閃不及,直接被撲倒。

撕拉!

王大春迫不及待把秦雪花衣服扯開。

頓時,奶白肌膚一覽無餘,刺激着王大春的獸、性。

王大春猥瑣一笑,激動地搓搓手。

他做夢都想得到的女人,今天終於可以實現了!

幻想着自己等會衝刺勇猛的樣子,更加迫不及待……

秦雪花語氣透着絕望,淚水狂用而出,嘴裏不停求王大春不要侵犯自己,「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

可王大春哪裡管那麼多,早就慾望上頭紅了眼!

撕拉!

再次撕爛她的衣衫!

王大春快意更濃!

秦雪花徹底絕望!

然而,就在這時。

「砰!」

一聲巨響,門被踹開。

洪亮且憤怒的聲音傳來,「畜生,放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