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雪花姐,我好了。」

陳龍象正色看着秦雪花。

秦雪花一愣,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他的傻病好了?!

震驚之餘更多的是開心。

傻子終於開竅了?!

想起剛才陳龍象的舉動,以及此時明亮的雙眸,秦雪花相信了!

也就是說,龍象從現在開始,變成了正常男人!

「雪花姐,你放心,今後有我在,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

陳龍象握住她的手,一字一頓保證。

秦雪花開心壞了,雙眸亮晶晶地看向陳龍象。

「嗯,我相信你。」

但對上陳龍象那火熱的眼眸沒幾秒,秦雪花臉色又紅了起來。

下意識的抽離小手。

剛才本想說要報答傻子,給他……

以前的龍象是傻,就算真的和他發生了男女之事,他也不懂,她也能感受那種感覺。

但龍象開竅了,也就和正常男人無異,秦雪花便沒有那個臉面說那種事情。

畢竟,說是報答,但再怎麼看都像是在勾引男人……

陳龍象觀察雪花姐變幻莫測的臉龐,一時間疑惑了。

「雪花姐,你剛才不是有事要和我說嗎?什麼事?」

秦雪花這才回神,對上陳龍象的雙眸,臉紅得像蘋果似的。

現在龍象連傻病都好了,什麼都懂,讓她怎麼好意思開口!

「呃……」

面對陳龍象疑惑的眼神,秦雪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搪塞過去,不經意動彈一下,不料扯到了腰傷。

疼得秦雪花柳眉緊皺,倒吸一口涼氣。

陳龍象見狀,立馬關心詢問,「雪花姐,腰還疼嗎?」

「嗯。」

秦雪花點頭,「明明白天還擦了藥酒的,到現在還沒好。」

「龍象,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擦一下藥酒。

哎,明天就是村裡集體挖水渠了,若那時候腰傷還沒好不能參加,那村裡弄來的水可就沒我的份了!」

秦雪花自言自語,一時間有些氣餒。

她可不想再像之前那般,一桶一桶地跑老遠去挑水了!

費時間不說,還累的不行。

只希望自己的腰傷能快點好起來,明天和村裡的人一塊挖水渠。

秦雪花拿起身旁藥酒,準備回房擦。

今時不同往日,之前小傻子還沒開竅,讓他擦沒什麼。

但現在龍象和常人無異,若還是讓他再幫自己,她有點抹不開面……

這時陳龍象忽然,「雪花姐,在我痴傻的時候有位老爺爺在夢中教過我醫術武術,你明天就要幹活了,你這腰傷,那要不讓我幫你治療一下?」

話落,秦雪花只覺得龍象是在開玩笑。

這夢中教的,又怎麼能算真的呢?

看雪花姐不信,陳龍象固執說道,「雪花姐,你就試試嘛,夢裡的老爺爺很厲害的!」

陳龍象一臉堅定。

秦雪花將信將疑,也算是為了不讓龍象失落,點頭答應了,「好吧。」

「那雪花姐,你先趴在床上。」

聽到床上兩字,秦雪花臉色羞紅。

按照陳龍象的吩咐,她乖乖趴在床上不吭聲。

秦雪花穿的本就是寬鬆衣服,這一趴下,衣物都軟趴趴的貼在她身上,姣好的身形被完整勾勒出來。

陳龍象已經恢復正常智力,視線不由自主地撇向秦雪花。

雪花姐雖穿着衣服,但也難擋嫵媚風情啊!

床上的秦雪花紅着臉等了好大一會,也沒等到他開始,不由得疑惑看向陳龍象。

當發現龍象的目光直溜溜地盯着自己,秦雪花不禁羞澀,「龍象,你幹嘛?」

「姐,我在醞釀,馬上開始。」

陳龍象隨便扯了個謊,緊接着走到秦雪花身前。

看着雪花姐窈窕身姿,陳龍象腦海玄醫術一閃而過。

推拿之法完全刻在了陳龍象腦海里。

陳龍象專心致志開始推拿。

一上手,便感覺到秦雪花可不單單是扭到腰這麼簡單,而是經脈堵塞,以及軟組織挫傷。

剛開始,陳龍象還沒適應推拿術輕重。

按壓住她疼痛的地方雖然很爽,但過於疼了點。

秦雪花忍不住嬌嗔道,「龍象,輕點。」

「不好意思雪花姐。」

陳龍象似乎也意識到力道不對,力度瞬間小了幾分。

過了片刻,陳龍象便能精準地找到穴位,並細心地按摩。

秦雪花眉頭舒展,神色也放鬆許多。

不得不說,還真像那麼一回事。

龍象的手就像是有魔力一樣,力道恰到好處地按壓在疼痛的地方,給她緩解痛苦,助她放鬆身心。

秦雪花也忘記了害羞,慢慢漸入佳境,完全沉浸在按摩里。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結束了。

秦雪花大口喘氣。

同時,細細感受着。

只感覺這一套按摩下來,非但腰不疼了,還感覺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放鬆。

身體輕飄飄的,也沒有之前那麼重了。

「舒服嗎,姐。」

「舒服……」

……

陳龍象擦拭了下額頭淚水,看着雪花姐紅撲撲的臉蛋,真誠誇讚,「雪花姐,你真漂亮。」

白裡透紅的臉龐,水汪汪的大眼睛……

陳龍象不自禁咽下口水。

後者嬌嗔笑道,「油嘴滑舌。」

剛想張嘴誇陳龍象按摩得不錯,就看到他炙熱的雙眸。

秦雪花只感覺臉蛋發熱,整個心臟怦怦直跳。

「龍象,很晚了,快回房睡覺吧。」

秦雪花羞紅着臉出聲。

「好。」

陳龍象也不再打擾秦雪花,點頭後便離開了。

直到房門關上,秦雪花才鬆口氣,美眸忽閃。

她對龍象是有感覺的。

但女人的矜持告訴她,發展速度不能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