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次日大早。

秦雪花起了個大早,準備到田裡看看有水嗎

剛到地方,突然看到不遠處,一幫人正鬧哄哄地聚集在一起,都是村裡。

秦雪花走上前一看。

一個身穿格子襯衫的女人正在大聲呼喝。

「咱們挖水渠多不容易呀,家裡有男人出男人,我家沒空,我自己也上了!那秦雪花呢?!」

「她家一個人都不來,還想蹭咱們大傢伙的勞動成果,怎麼能答應!」

「我建議,這放水澆地的時候,不給她家澆地!」

這說話的女人叫楊小翠,因為嫉妒秦雪花的容貌俏麗,歷來和她不對付。

秦雪花臉色大變,連忙道,「你可別胡說,今天我不是來了嗎?!」

「哼,今天來有什麼用,這水渠昨天就弄來了,今天來幹嘛,享福嗎?」

楊小翠翻了個白眼,字字誅心。

所有村民齊齊搖頭,嘖嘖作聲。

「我們忙了一天,累死累活的,有些人想白得成果,我第一個不幹!」

「老子鋤頭都要揮斷嘍,怎麼還有人想白白占咱們挖的水渠?」

……

秦雪花無助之際,正好看到人群中的王大春,這傢伙鼻青臉腫的,胳膊還吊著繃帶。

王大春冷嗤一聲。

「秦雪花,做人要厚道,集體幹活要出力,不能總是想着佔便宜,知道不?」

聞言,秦雪花臉色難看不已。

她知道,王大春八成是因為昨晚的事刻意刁難她。

「哦喲,村長都說了,做人要厚道大家得一起出力,秦雪花沒出李還想澆地,要不要臉?」

楊小翠立馬來勁了。

周圍人看着秦雪花的眼神愈發鄙夷了。

一時間,嘲諷辱罵聲不絕於耳,秦雪花咬着紅唇,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卻無可奈何。

這時,王大春突然開口,「其實咱都是鄉里鄉親的,挖了水渠不給你用,也不合適,但是……」

他笑眯眯道,「現在水庫那還沒開閘放水,你如果願意去那為大家開閘,那我做主,給你澆地!」

一眾村民立馬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楊小翠也一改常態,「行啊,你要是真能把水閘打開,就給你澆地。」

她心裏卻辛災樂貨開了。

誰不知道水庫那有村霸一伙人看着,就等着開閘放水狠狠敲詐村裡人一筆。

秦雪花這麼一個標誌的小寡婦如果去了,那就等於肉包子打狗!

而秦雪花自然也知道水庫的情況,心中百般糾結後,還是只得點頭答應。

她因為腰疼歇了一整天,現在太陽毒辣,若是等她擔水澆地完,有的秧苗都要曬死了,開閘放水是最快的。

「好,我去。」

秦雪花硬着頭皮道。

「行,那我們就等着你嘍!」楊小翠輕哼一聲,招呼着大家散開,去村口大樹下乘涼去了。

王大春卻故意落後眾人一步,似笑非笑地看着秦雪花,壓低聲音。

「我最後給你個機會,從了我,只要我高興了,這村裡要啥不能給你?」

「做夢!」秦雪花啐了口,心裏愈發厭惡,扭頭就走。

王大春看着她的背影,眼神不住地落在那搖擺的纖腰上,眼神愈發陰寒,「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倒要看看你怎麼搞定那幫流氓!」

說話間,扯到剛接回來的胳膊,疼的他一陣呲牙咧嘴,媽的,遲早廢了那個傻子!

……

秦雪花回到家,苦着一張臉。

陳龍象剛把家裡打掃了一通,看到秦雪花那麼快就回來了,不由詫異,「雪花姐,怎麼就回來了?」

他記得今天不是要開閘放水嗎?

秦雪花拿出家裡僅存的那瓶二鍋頭,把事情經過說了下。

聽完來龍去脈,陳龍象勃然大怒。

欺人太甚!

讓秦雪花一個弱女子去和那欺男霸女的村霸打交道,這不是難為人嗎?

「姐,你坐着,我去!」

說罷,陳龍象就要起身,卻被秦雪花拉住了。

「別,龍象,還是姐去吧。」

秦雪花露出溫柔的笑容,「那村霸也是人,雖然平常霸道了點,但我相信他們還是講道理的。」

「你就在家等姐,聽話。」

其實,她也擔心,陳龍象血氣方剛,如果去了很容易和那幫人起衝突,到時候難免吃虧。

萬一出點意外,陳家香火可就斷了。

自己好歹是個女人,那幫人想必也不會太過分。

陳龍象還想說什麼,秦雪花卻無比堅定,嚴肅道,「怎麼,開始不聽姐話啦?」

「我待會就回來了,在家等我。」

說完,她拿着二鍋頭匆匆出門。

陳龍象皺眉,事情恐怕沒有秦雪花想的那麼簡單。

他也沒注意到,秦雪花一手拿着二鍋頭,另一手卻貼着衣服,緊緊攥着一把剪刀。

片刻後。

秦雪花到了水庫前,當看到裏面一幫男人時,不由握得那把剪刀更緊了。

眾所周知,水庫這裡有個小**。

此時賭得正酣。

桌上還丟着不少紅票子,十幾個男人光着膀子又叫又吼、鬧得面紅耳赤。

秦雪花壯着膽子走上前,聲音微顫道,「雷哥在嗎?」

她一開口,立馬引來了一幫挑逗的口哨聲。

「哎喲,這不是咱們村裡最漂亮那個小寡婦嗎?「

「長得真勁!瞧瞧這屁股、這腰,嘖嘖,可惜那短命鬼,都沒睡過就死啦!」

一幫人張口就髒話連篇、葷素不忌,看着秦雪花的眼神更是如同一幫餓狼看到一頭小白羊般。

一個人走上前,就想伸手去摸秦雪花的臉。

「反正你也沒男人,不如陪哥哥玩?」

秦雪花下意識地避開,心裏已經開始後悔了。

突然,裡屋走出來一個男人,右肩上一塊巨大的老虎紋身醒目。

見他出來,剛才動手動腳的男人頓時老實了。

「雷哥,這小娘們找你。」

雷老虎眼神落到秦雪花身上,上下打量,立馬雙眼發亮。

雖然秦雪花一身樸素衣服,但根本遮不住那姣好的身材,再加上一張俏臉實在動人。

讓在場男人的眼神根本挪不開半分。

雷老虎露出笑容,「這不是咱們村,那還沒洞房就死了老公的小寡婦嗎?」

秦雪花俏臉發白,咬牙遞上手裡的二鍋頭,「雷……雷哥,能麻煩你們開閘放水嗎?」

「咱們村裡都等着澆地呢。」

「哦?」

雷老虎不由舔了舔嘴唇,「是嗎?」

秦雪花剛要開口,一隻大手卻搭上她的肩膀,讓她嚇得渾身一顫。

雷老虎湊上前,面露淫、光。

「依我看,你家的地,確實幹了,需要好好澆灌澆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