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秦雪花看着不斷逼近的雷老虎,緊張得呼吸都變重了。

作為一個女人,怎麼會不明白這傢伙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別過來!」

秦雪花緊張的呵斥道,她早就想到眼前局面,但為了自家生計,還是不顧危險的來了。

面對女人的怒喝,雷老虎卻哈哈大笑,猥瑣盯着她道,「小寡婦挺烈啊?」

眼見雷老虎咸豬手過來,秦雪花急得就掏出剪刀,猛地向前揮過去,差點劃傷雷老虎的肚子。

「他媽的,找死!」

雷老虎踉蹌着躲開後,勃然大怒,「老子能看上你個寡婦,是你的榮幸,給臉不要臉!」

周圍幾個狐朋狗友見狀也湊熱鬧道,「虎哥,把這小娘們拿下!」

「辦了她虎哥!」

震耳欲聾的喊叫聲和眼前雷老虎恐怖的臉讓秦雪花更害怕了。

「光天化日之下,還有沒有王法!」

秦雪花緊緊攥着剪刀柄,俏臉早已沒了血色。

雷老虎彷彿聽到了笑話般,肆意道,「王法?在這桃源村,老子就是王法!」

「聰明的,就從了我,否則……」

秦雪花咬牙道,「你想都別想!」

說著揮舞剪刀,往後退去,明顯是想逃走。

雷老虎朝旁邊吐了口唾沫,三兩步就衝到女人跟前,閃躲幾下後就趁機捏住了秦雪花的雙腕。

在五大三粗的男人面前,秦雪花那點力氣就是螳臂當車。

「放開我!你放開我!」

不顧女人的叫喊,雷老虎一把將秦雪花抱在懷裡,得逞笑道,「叫吧,就算叫破喉嚨也白搭!」

早就聽說陳家小媳婦水靈的很,沒想到今個這小娘皮竟然眼巴巴送上門來。

這送到嘴的鴨子,他雷老虎吃定了!

雷老虎狠笑幾聲,將人按在桌子上,看到秦雪花內里的小背心,更加興奮了。

秦雪花聲嘶力竭的尖叫起來。

「救命啊!」

外衣被撕扯成兩片。

周圍男人看見這美景,眼都直了。

「卧槽,正、點啊!」

「他媽的,老子這就憋不住了……」

秦雪花哭的嗓子都啞了,雙手緊緊護住自己。

雷老虎卻更加興奮了。

刺啦一聲,棉麻長褲也被撕扯成碎布條。

看着這一幕,雷老虎魂都沒了,大吼一聲,扯下褲子就要開工。

秦雪花也絕望的閉上眼,眼眶流下最後兩行眼淚。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暴喝憑空炸響,「住手!」

眾人震驚的循着聲音望去,只見桃源村的傻子陳龍象不知啥時候出現!

此時滿臉怒火!

雷老虎正在興頭上,哪允許好事就這麼被破壞了,二話不說就要去教訓陳龍象。

「奶奶的,讓你一家子斷子絕孫!」

雷老虎的怒火,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心狠手辣在十里八鄉都出名。

眾人嘖嘖感嘆,這陳龍象怕是要廢了。

而秦雪花也沒想到陳龍象跟過來了,忙啞着嗓子叫道,「龍象,別過來……快跑!」

可陳龍象已然衝到桌前,雷老虎二話不說就揮拳砸向少年面門。

秦雪花哀嚎一聲,痛苦的閉上眼睛。

一道骨頭錯位的聲音響起,緊接着便是殺豬般的嘶吼聲。

秦雪花猛地睜開眼睛,卻看到了讓人震驚的一幕。

只見氣壯如牛的雷老虎,被矮他一頭的陳龍象壓在地上,一隻胳膊以詭異的角度折起來!

「我只給你兩個選擇。」

陳龍象一腳踩在雷老虎大腦袋上,一隻手扣住對方脖子,另一隻手抓着那條爛泥一般的胳膊繼續道。

「一,開閘放水。」

說完這句話,眾人才紛紛從眼前恐怖一幕中回過神來。

紛紛驚恐的盯着陳龍象。

「二,廢了你的胳膊和腿。」

眾人聽罷倒吸一口冷氣,看雷老虎那樣子,右手怕是直接骨折了,這傻子竟然還揚言要廢了他的腿!

雷老虎疼的臉色慘白,口吐白沫道,「你他媽敢對老子動手……你知道我是誰嗎?!」

陳龍象眼底閃過一絲不屑,死到臨頭了,還他媽在這裝逼。

看來還是疼的不夠厲害,他不介意給點深刻教訓!

只聽咔嚓一聲,雷老虎的另一隻胳膊也被男人生生掰斷!

「啊!」

尖銳的哭喊聲讓圍觀的狐朋狗友都背脊發涼。

「這傻子……真的敢啊?!」

也在這時。

聽見雷老虎認慫的告饒聲。

「我放……放水!」

看着口水淚水一地的雷老虎,陳龍象嫌棄的站起身,移開腳道,「再有下次,廢的就不是你的腳了。」

……

陳龍象和雪花姐回來了。

當然了,陳龍象打了雷老虎的事情也傳開了。

此舉震驚了桃源村所有村民。

雷老虎的名頭誰人不知,放眼十里八鄉,也只有陳家傻子敢對雷老虎動手。

都說傻人有傻福,可這陳龍象對雷老虎動拳頭,無異於在老虎嘴上拔觸鬚……

聽聞這消息的楊小翠立刻笑了,揮着蒲扇嘴碎道,「你們瞧着吧,老陳家恐怕最後香火也得斷了!」

在村口大樹下乘涼的幾個婦女也裝模作樣的點頭道,「可惜了。」

楊小翠冷哼一聲,眯眼想道,雷老虎能夠霸佔水庫,在那裡開**,因為他還有個哥哥在縣城是大老闆,有錢有勢。

老陳家一個傻子一個小寡婦,拿什麼跟雷家兄弟斗?

……

秦雪花拉着陳龍象回到家,着急忙慌的開始給他收拾行李。

看着雪花姐這番操作,陳龍象疑惑道,「雪花姐,你這是幹什麼?」

他們陳家世代在桃源村生活,眼下水源問題也解決了,怎麼雪花姐反而一副搬家逃命的樣子?

秦雪花匆忙的裝行李,解釋道,「沒時間了,你打傷了雷老虎,他肯定會報復你,這段時間你先出去躲躲!」

陳龍象一怔,瞬間皺眉道,「雪花姐,我走了你咋辦?」

若是他躲出去了,雪花姐咋辦?

雷老虎豈會放過雪花姐!

「我……我沒事,雷老虎再厲害,也不敢當著村裡人面欺負我。」

陳龍象冷哼一聲,「狗急跳牆,那姓雷的什麼壞事干不出來,雪花姐,我不走,我要留下保護你!」

看着少年異常堅定的面容,秦雪花深受感動。

抬起手摸了摸陳龍象的臉頰,一連說了幾個好,秦雪花才平復了心情。

現如今只能拿點錢出來,去找村長在中間說和,雷老虎再張狂,村幹部的面子應該還是會給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