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陳龍象皺眉。

「雪花姐,王大春對你有非分之想,你去求他幫忙,無疑是狼入虎口,不許去!」

他堂堂八尺男兒,躲在雪花姐背後,讓雪花姐去委曲求全。

是個男人,都覺得自己是個孬種。

秦雪花泛起一股暖意。

有種被男人護着的感覺。

自打回到這裡,她還是頭一次有這種感受。

但陳家就剩下陳龍象這麼一個香火苗子,老陳家對她有恩惠,她怎麼能讓陳龍象出事,說什麼都不能!

「龍象,你別管,這事必須得聽我的。

你放心,我絕不會讓王大春糟蹋了,王大春是個什麼玩意,也想染指我,呸!」

秦雪花滿臉是對王大春的厭惡之意,那俏麗柔和的五官此刻都微微擰了起來。

「雪花姐,不管怎麼說,王大春是一個男人,他要是動起手來,你怎麼反抗得了,別去了,有本事他們就找上門來。

我讓他們走不出這個門口。」

一群仗勢欺人的東西,得到龍虎山天師的傳承後,陳龍象的眼界已然不同往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天誅地滅!

「你還不懂事,那群人根本不是什麼普通人,勢力大得很,要是真來了,必定會將你挫骨揚灰。

雙拳難敵四手。」

秦雪花捂住了陳龍象的嘴巴,眼裡滿是擔憂。

冰涼的指尖緊緊貼在嘴唇上。

陳龍象兀自吞咽着口水,他聞到了一絲香味。

雪花姐的手擦了什麼,那麼香?

他的嘴唇動了一下。

秦雪花俏臉一紅,急忙鬆開了手,怒斥着掩飾心中莫名的慌亂。

「總而言之,聽話!

就在家裡等我,我一會就回來了,要是不回來,你再去找我。」

陳龍象皺着眉,沒說話,看見秦雪花抓起破爛的二手手機就出了門。

就怕他跟上一樣,還一步三回頭,瞪眼警告着他。

陳龍象目光閃爍凶光,雪花姐,要是王大春敢對你做什麼,我讓他後輩一輩子!

……

秦雪花放緩腳步,見陳龍象沒跟上,鬆了一口氣。

不料,撞到了人。

「秦雪花,你走路不長眼睛啊,還是嫉妒我胸大,往我這裡撞!」

這聲音那麼刺耳,還能是誰。

楊小翠唄。

秦雪花沉下臉,有些惱怒。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我不長眼,你難道也不長眼嗎?

看見人不會躲?」

楊小翠提起一口氣,不甘示弱地罵道,「路這麼寬,我愛走哪就走哪,你管得着嗎?

倒是你,鬼鬼祟祟的,還左瞧右看,是去做賊了,還是想着勾引誰呢,怕被人瞧見不成?

這人啊,老公死了就是浪,一天缺男人都不行,唉,可憐她死鬼老公咯,怕是棺材板都要掀起來了!」

聽到這話,秦雪花的拳頭握緊了。

「是嗎?

我倒是替你家張二蛋可憐呢,花錢娶了媳婦回來,那麼些年了,連孩子都沒一個。

白娶了一隻不會下蛋的母雞,那嘴還碎!」

沒有孩子一直是楊小翠的痛。

自家老公也一直說結婚幾年了,就算是石頭也該蹦出個孫猴子來了,她卻是沒點動靜。

此時被秦雪花戳破,楊小翠白眼一翻,差點人被氣得就過去了。

秦雪花見好就收,扭頭就往王大春家走。

還有正事要辦。

秦雪花剛走,村書記趙大川媳婦陳艷便找上門。

陳龍象望着妖艷的女人,這女人穿着領口很低的襯衫,似乎在彰顯她的本錢。

「你來幹嘛?」陳龍象冷漠問道。

陳艷也聽說了陳龍象沒死的事情,是想過來試探他還記得自己跟村長鬼混的事情嗎……

結果一番旁敲側擊下。

發現陳龍象記得清楚,甚至當時兩人疊羅漢的姿勢都記得。

陳艷嚇壞了,害怕陳龍象泄露出去,一旦趙大川知道,肯定會把她趕出家門。

為了讓陳龍象守口如瓶,主動向陳龍象拋媚眼,後者有些招架不住,這女人搞什麼?

陳艷靠近陳龍象,把他手放在自己傲人的部位,「好弟弟,只要你肯答應不說出去,什麼事情都能滿足你。」

陳龍象抓了一把,就當是她和村長害他的利息了。

感受到力度,陳艷一副楚楚可憐模樣。

陳龍象表示考慮一下,陳艷為了讓陳龍象答應,還留下手機,想通了隨時跟她聯繫。

她有兩個手機,一個手機只有手機卡,其他什麼都沒有,一個上面有她私密照片和視頻,以及和村長聊天記錄,她把只有手機卡的手機給陳龍象,便扭着腰肢離開。

然而,陳龍象打開一看,鼻血差點流了,全都是她的照片和視頻。

卧槽,這女人真的騷啊。

……

「村長,在家嗎?」

屋內,王大春抽着旱煙,吧嗒吧嗒着,齜着老黃牙吐着煙,聽到門外那魂牽夢繞的聲音,渾身一激靈。

青天白日的,小寡婦還主動上門了?

那可是以前從來沒有的事。

只是一瞬,王大春就把內心的齷齪壓了下去。

白天宣淫這種事情,要是被人看見,鬧出點亂子來,那他這村長還當不當了?

要鬧也是晚上鬧……

此時,秦雪花站在門口,口袋裡握着手機的手已經布滿了汗水。

萬一王大春獸、性大發,怎麼辦?

她要冷靜。

不過,量王大春也不敢在家門口強來。

「雪花啊,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呢,進來說吧。」

王大春望着低頭的秦雪花,嫩的出水的小臉蛋,讓他心神蕩漾。

「行,那就進去說。」

秦雪花咬牙,跟着王大春進了屋,還主動關上了門,上了插銷。

這操作把王大春給嚇了一跳,見秦雪花若無其事地靠上來,頓時心花怒放。

難道小寡婦相通了?

「雪花,你想做什麼。」

「村長,我想做什麼,您看不出來嗎?」

秦雪花嫵媚的一手搭在了王大春肩膀上,身子微微傾了過去,吐氣若蘭。

王大春渾身的汗毛瞬間張開,熱氣順頭而上,差點就想把秦雪花給辦了,但還是忍了下來。

「看不出來,有事說事。」

秦雪花眼眸微閃。

「那我就直說了。

村長,只要您肯幫忙出面說和雷老虎的事情,我可以答應你任何要求。」

說著,秦雪花萬種風情的朝着王大春拋了個媚眼。

王大春打了個激靈,心中暗喜。

原來是為了這事,難怪這麼主動上門。

雷老虎算什麼問題?

就是這秦雪花,平日里對他愛答不理的,那天還跟傻子一起戲弄他。

想到這,王大春端了起來,一把推開秦雪花,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

「這事難辦啊,我可不敢得罪那雷老虎。

那狗東西凶的很,雖然我是村長,但他也未必會聽我的話,幫你們說和,有點為難我了。」

沒想到王大春會拒絕。

秦雪花心下一冷。

看樣子,這老東西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了。

「我話還沒說完,看在你一個人帶着傻子不容易的份上,我可以勉為其難幫你去跟雷老虎說一聲。

就是我有什麼好處……」

王大春注意到秦雪花的表情不對,擔心到嘴的鴨子要飛。

秦雪花明白他的意思,猶豫了一下。

於是,面色沱紅地幫他解起了褲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