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太太她又在鬧離婚了全文 第10章 狗男人_發婚小說
◈ 第9章 她也簽約了維納?

第10章 狗男人

任清歡發佈的微博配圖是一張她的自拍照,還有一張是維納珠寶的電子邀請函。
評論區簡直就要吹翻天了。
人間至味是清歡:我們老婆真棒,你就是設計圈永遠的神,設計圈不能沒有你!
任清歡的賬號甚至還回復了這條評論:不然吶。
我是清歡的小寶貝:很好,很乾凈,評論區沒有那個愛裝的設計師的粉絲吧?
愛歡:樓上的我知道你說的是誰,別管了,人家這麼多年洗手作羹湯,搞不好早就成了黃臉婆了。
粉絲留言不斷上漲,這把火甚至還燒到了洛神的身上。
任清歡的評論區很快就更加的熱鬧了。
不僅有她自己粉絲的無腦誇獎,還有她粉絲和洛神粉絲在吵架。
一時,好不熱鬧。
……
宋以寧的眉心擰成了結。
任清歡本來沒有什麼出圈作品,但是她的炒作手段極其高。
先是靠着姣好的容顏,做作的行為吸引了一波顏值粉和腦殘粉。
又因為抄襲宋以寧的作品引起了兩方粉絲的對壘,後面因為宋以寧拿出了證據,任清歡的粉絲才消停。
嘗到了蹭洛神熱度的甜頭,任清歡時不時的內涵洛神用來給自己炒熱度。
宋以寧很迷惑,顧清歡怎麼會有維納珠寶的邀請函?
難不成維納最近還有別的設計項目?
這時,放在宋以寧手邊的手機響了來電鈴聲。
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陌生號碼。
蘇雅雅示意讓她先接。
「喂,請問你是?」宋以寧接了電話。
電話那邊的女人很是客氣有禮貌:「您好,洛神小姐我是維納珠寶的法務。」
宋以寧的眉心擰的更緊,她直覺法務打電話來絕對不會是有什麼好事。
果不其然,維納法務坦白了這通電話的來意:「很抱歉,我司決定終止您和我司簽訂的聯名珠寶系列贈品胸針的設計合同。」
宋以寧震驚問道:「什麼?!」
蘇雅雅見宋以寧這樣激動,想着肯定是出什麼事情了。
「以寧,什麼情況?」
「維納珠寶那邊要和我終止合約。」
「什麼?!」蘇雅雅差點就從椅子上跳起來了。
她伸手,隔着桌子將宋以寧的電話給搶了過來。
「我說你們這麼大個公司懂不懂什麼叫誠信啊!」
蘇雅雅吐沫橫飛,簡直快要氣死了。
這次宋以寧和維納珠寶那邊的合作是維納死皮賴臉的求着她看看能不能用私人關係求洛神來幫忙。
否則的話宋以寧怎麼可能接報酬這麼低的工作?
宋以寧給了維納珠寶那邊面子。
維納珠寶卻要把宋以寧的面子當鞋墊子?
蘇雅雅現在只想拎着飯碗衝進維納,直接扣在維納副總裁的腦袋上。
電話那邊的法務聽見接電話的人已經換了,她問:「請問您是洛神小姐本人么?」
「我是洛神經紀人!」蘇雅雅為了和維納珠寶那邊的人對線,很快就給自己找了個完美的身份。
「我告訴你們啊,這次的合作原本就是你們上趕着找我們洛神的,你們現在想解約?好啊!」
蘇雅雅的臉氣的通紅:「給錢!」
法務那邊聽見「給錢」兩個字,登時就笑了:「抱歉,這位小姐,我司暫時沒有做出賠償決定,因為解約原因在洛神小姐。」
蘇雅雅兩眼一翻,差點被維納珠寶的那群傻子給氣死。
什麼叫解約的原因在宋以寧?!
「我說你們什麼意思啊!」蘇雅雅也顧不得自己和宋以寧還是在公共場合,只喊着問:「什麼叫解約原因在洛神?!」
宋以寧原本就對剛簽了合約就被解約這件事情感到匪夷所思。
現在維納那邊竟然說是因為自己的問題,他們才要解約的?
這會兒宋以寧也不想攔蘇雅雅了。
她還真想聽聽維納那邊解約的原因,自己到底是怎麼對不起維納了。
維納法務的態度倒是不錯,始終笑呵呵的:「非常抱歉,我司設計團隊對洛神的設計初稿做出了綜合評判,並沒有達到我司的標準。」
「現在想起來說稿子不合格了?簽約的時候你們想什麼了?」蘇雅雅也沒打算這樣輕易的放過維納珠寶那邊。
她知道宋以寧就是個軟柿子,這麼多年跟在傅司寒身邊,宋以寧的脾氣早就被那個狗男人給磨沒了。
這要是讓宋以寧自己來對線的話,恐怕不出三句話她就要被對方給說服了。
宋以寧是她最好的朋友,她要是不幫着爭,難不成還能看着那群無良資本家欺負宋以寧么!
想到這蘇雅雅更是一時上頭。
「行!既然維納那邊這麼有眼無珠,我們也沒有合作下去的必要了,現在解約對我們洛洛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蘇雅雅只恨自己當初聽信了維納珠寶那邊人的鬼話,否則宋以寧哪裡需要受這樣的委屈?
不過維納要是想要這樣輕輕鬆鬆的解約,蘇雅雅才不可能同意!
她冷笑了一聲:「我們洛洛已經給你們交過初稿了,當時可是你們副總裁親自過目說可以的,我們洛洛甚至還已經採購好了材料,現在這筆錢怎麼說?」
法務那邊有些尷尬的笑着:「非常抱歉…」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蘇雅雅打斷了:「別跟我抱歉了!要是抱歉有用的話,銀行卡就顯得多餘了,違約金,一毛不少的給我打到洛神的賬戶上。」
「這位小姐,非常抱歉的通知您,我司之所以沒有提出違約金,是因為現在合同的相關程序還沒有走完,所以也不涉及到違約金的問題。」
蘇雅雅掐了掐自己的人中。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心還是資本家的黑!
「所以你們維納是在知法犯法么?程序沒有走完就敢拿我們洛洛的設計稿?」
蘇雅雅當即反客為主。
合同沒有走完,宋以寧這邊的違約金是肯定拿不到了。
但是總不能讓維納真的一毛不吐!
蘇雅雅堅定的開口:「洛洛材料費一共花了…」
宋以寧花了多少錢也沒有和蘇雅雅講。
蘇雅雅按照自己這麼多年的經驗報了一個數字給對方:「四千二百九十九元!」
法務那邊被蘇雅雅一句「知法犯法」給打了個猝不及防。
也知道如果不答應洛神這邊的條件,這件事情後續肯定還會要發酵。
要是真的發酵起來,那就違背了公司的意願。
法務答應的也痛快:「好的,稍後我司將會將四千元的材料賠償費打款到洛神小姐的賬戶中,請您注意查收。」
「是四千二百九十九!」蘇雅雅大聲的強調。
說完,蘇雅雅一把就掛了電話,眉毛都快氣的站起來了!
抬頭想要和宋以寧一起罵維納一通,卻在看見宋以寧眼中淡淡的失望之後瞬間就冷靜了下來。
宋以寧被這件事情驚的不知道說什麼。
違約金都不夠自己上午買材料的,她辛辛苦苦一晚上加一天換來的是倒欠螞蟻唄幾毛錢。
好笑又心酸。
蘇雅雅的手機響了一聲,宋以寧仍舊是兀自垂頭失落。
她轉念就想到了些什麼。
傅司寒!
這件事情要是能脫了他的干係,宋以寧今天就倒立洗頭!
否則怎麼會那麼巧?前腳他去維納後腳任清歡就收到了邀請。
「寧寧,你……」蘇雅雅想開口安慰什麼,但又不知道怎麼說。
宋以寧沒有先和蘇雅雅說話,越想越氣,她氣沖沖的給傅司寒打去電話。
狗男人!
自己明明已經做出了那麼多退步,好不容易弄到了一個項目!
他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搶去給他的心肝?
就算再不是人也應該有點底線吧!
傅司寒就不怕自己遭報應么!
「我看你是烏龜掉進咸鹽缸,給你這王八蛋閑着了是吧!」
宋以寧的教養因為暴怒而離家出走,一時忍不住爆了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