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太太她又在鬧離婚了全文 第2章 民政局見_發婚小說
◈ 第1章 不孕不育

第2章 民政局見

傅家客廳。
冷氣吹的宋以寧身上每一個毛孔都滲着寒氣。
「有病就趕緊去治,宋以寧!不孕不育還有臉佔著司寒太太的位置?」
趙明蘭的聲音在宋以寧的耳邊響起,聲音大的回蕩在整個傅家。
「我告訴你,司寒可是這一 輩的獨苗,要是因為你我們傅家的香火斷了,哼!你們宋家就給我等着瞧!」趙明蘭接着孜孜不倦的說著。
宋以寧面上沒什麼表情,內心卻是翻起了一陣波濤,憑什麼就認為是她不孕不育?
生孩子是女性一個人的事?她一時不知道是該氣還是該笑。
「媽,和司寒結婚這三年,他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光我一個人想生也難呀。」
趙明蘭聽見宋以寧這話,抄起手邊的茶杯就砸了過去,「還敢頂嘴!你怎麼不說是自己沒本事留住司寒!」
好在宋以寧躲的及時,不然今天她腦袋上非得開一朵花。
啪!
一張挂號單大喇喇的拍在了宋以寧的跟前。
嚇得她一哆嗦。
「我告訴你!生不出孩子就是你的問題!我兒子健康的很!全世界沒有再比他金貴的血脈了,他不可能有問題!你聽得懂嗎?」
金貴血脈……宋以寧又被無語到。
趙明蘭用力的在挂號單上戳了幾下,「這可是全中國最頂尖的婦科醫生,馬上給我去看病!懷不上孩子,你就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趙明蘭說完,轉身上樓。
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白了宋以寧一眼。
宋以寧拿起那張挂號單,拍了張照片發給了傅司寒,隨後給他打了一通電話。
「喂。有事?」電話在響了三聲後被接通。
傅司寒的聲音冷漠的像是對待陌生人。
「傅司寒,你媽說讓我去看看為什麼生不出孩子來,你還是和我一起去看吧。所有醫生都說我完全沒有問題,我想很有可能是你有問題,畢竟早治療早康復。」
每次宋以寧想跟傅司寒有點什麼的時候,他跑的比兔子還快。
趙明蘭說她有問題,她還懷疑是傅司寒有問題呢!
既然要去看,那就都去好了。
電話那邊的傅司寒先是沉默了兩秒鐘。
隨後不悅的開口,「宋以寧,你今天吃飽了?」
罵她吃飽了撐的?宋以寧剛想開口。
啪的一下,傅司寒就掛斷了電話。
宋以寧看着挂號單,今天她要是不去,晚上這趙明蘭能把傅家的房頂給掀起來。
到時候更是沒完沒了。
自己過的什麼日子婆婆壓迫,丈夫又不作為……
「三十八號,王淑娟。」
已經等了一個小時了。
趙明蘭這次故意沒有給她安排好看診時間,以前都是給她安排好到醫院直接看診的。
畢竟以傅家的財力怎麼可能和正常人一樣在醫院等號?
看來她真着急抱孫子了,現在就給自己下馬威,那以後……以後更是舉步維艱……
坐在看診室門口的長廊,宋以寧聽見護士叫號。
看了一眼趙明蘭給她的挂號單,自己是四十八號,現在才到三十八號。
到她,還早着呢。
拎着包,宋以寧向著洗手間走去。
剛轉過身,兩道熟悉的身影闖進自己眼睛裏。
一個男人攙扶着一個女人一步步向前走去,每一個動作中都藏着萬種柔情。
宋以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個男人竟是自己的丈夫傅司寒!
那個她追了八年對自己始終冷若冰山的男人!
把自己當擋箭牌隨便呼喊來結婚的男人!
傅司寒就是吃准自己對他百依百順,所以在傅爺爺強迫他和不喜歡的人結婚的時候第一時間找到了自己。
他身上的西裝還是早上自己親手熨的,至於傅司寒身邊那位,她也很熟悉。
任清歡,那個傅司寒心尖尖上的人,那個佔據她八年追求生涯最不想聽到名字top1的人。
這兩個人怎麼會在這?
宋以寧抬頭看了一眼,婦科…
任清歡這是病了,還是懷了?要是病了,什麼婦科病需要攙扶?
宋以寧摸出手機給傅司寒打了一通電話。
傅司寒接電話的時候他和任清歡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宋以寧的視線中。
「嗯?又怎麼?」傅司寒和以往一樣冷漠,讓人聽不出情緒。
「你現在在哪?」宋以寧在賭。
賭傅司寒是否還對自己有那麼絲絲的真誠。
「能在哪?開會。」
宋以寧笑了一聲,「是嗎?我還以為你在醫院呢。沒想到世界上有這麼像的人?」
傅司寒沉默了。
宋以寧知道,他生氣了。
不過宋以寧不在乎,她還生氣呢。
「你跟蹤我?」
「傅司寒,你別太自作多情了,我忙的很,我就是通知你一聲……」
還不等宋以寧說完,傅司寒又掛斷了電話。
宋以寧已經被氣的不想多說了,轉身就要離開。
八年的喜歡就換來如今的對待,曾經的喜歡早就在一地雞毛的生活中磨平,她現在只為了自己而活。
走到門口,宋以寧看到了就在旁邊的男科指示路牌。
傅司寒,要檢查,也是你先檢查。
「您好。」宋以寧朝導診台的護士笑的燦爛:「我想幫我丈夫掛個男科的號。」
導診台的護士給了宋以寧一張資料單,她幾筆填完,卻在寫傅司寒電話號碼的時候格外認真。
一筆一划都帶着自己的「愛」!
走出醫院。
一想到自己要是現在回家,趙明蘭肯定要和自己沒完沒,她就頭疼。
好想逃避這些糟心事。
現在自己無論是想起傅司寒還是他那個媽,都很倒胃口。
宋以寧在外邊逛到天黑了才回家,沒想到進門就見趙明蘭坐在沙發上。
「你還有臉回來!」趙明蘭衝過來,手指頭差點就戳在宋以寧的鼻樑上了,「我讓你看病,你去哪鬼混了?!」
鬼混?今天已經很累了聽到這兩個字宋以寧馬上就急了。
「鬼混?媽您沒搞錯吧!要鬼混也是傅司寒出去鬼混!我今天在醫院可是看見他和…」
啪!!!
趙明蘭一巴掌打的宋以寧差點耳鳴。
「好你個不檢點的東西!讓你去看病你不去,現在還要誣賴司寒是吧!」
「誣賴?」宋以寧咬緊了牙關:「你怎麼不問問你的兒子在外邊做了什麼好事!非要你兒子帶着那個女人回來你才相信?」
她宋以寧還活着呢,任清歡那個小三就快要帶着肚子里的孩子登堂入室了!
自己婆婆卻誣陷清清白白的自己亂搞?!
這是什麼家庭?
「吵什麼!」傅司寒進門,眉心擰的快要成結了。
「司寒,我看你老婆是長本事了!我好心給她安排最好的婦科醫生,她不去也就算了,回了家竟然還敢跟我頂嘴。真是沒有教養的女人!」
趙明蘭搶先忙不迭的上前和他兒子告狀。
傅司寒看了眼二人,隨後衝著宋以寧開口,「你先上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