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民政局見

第2章 民政局見(2)

br>翻看快遞袋子上的發貨地址,他更是捏緊了拳頭。
這宋以寧,還真有本事,找了個快遞驛站發貨,不想讓自己知道她的位置?
傅司寒翻看了兩眼宋以寧寄過來的離婚協議書。
離婚原因一欄上赫然寫着「傅司寒不行」。
咣當——
傅司寒將離婚協議書扔進了垃圾桶。
「傅總,太太這是…」
秦逸知道不好過問傅司寒和宋以寧之間的事情,但心裏還是不自覺的想傅司寒要是和宋以寧離婚了,恐怕再也找不到像宋以寧這樣的女人了。
傅司寒冷眼看向秦逸,秦逸噤聲,再不敢多說一個字。
「去把傅氏和宋家的項目進度書拿過來我看一眼。」
秦逸很快帶着文件再次回到傅司寒的辦公室。
看完進度書,傅司寒將文件扔在了桌子上。
「秦逸,通知項目部那邊,即刻終止和宋家項目所有進度。」
秦逸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項目可是上個月才開始的,現在已經進入了正式流程,現在終止的話,對於傅氏來說會有所損失。
對於那個在這項目開始之前就瀕臨破產倒閉的宋家來說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傅總,現在終止項目么?這恐怕…」
傅司寒一記眼刀扔在了秦逸的身上:「恐怕什麼?你是宋家的人,還是傅氏的人?」
秦逸低頭:「我明白了傅總,我這就去通知項目部那邊的人。」
他轉身出門,辦公室中只剩下了傅司寒一個人。
他的視線垂下,落在了垃圾桶里那份新鮮的離婚協議書上。
「宋以寧,你想離婚?好,我成全你。」
傅司寒撥打了法務部的電話……
————-
公寓中。
毫無睡意的宋以寧翻身從床上起來,攤開昨晚自己帶過來的行李箱隨便找了一套衣服換上。
衣服沒有全都拿過來,只能先湊合一下。
翻開手機短訊頁面,打開傅司寒的聊天框。
凌晨兩點二十分,我:傅司寒,是男人今天上午民政局見。
直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字的回復。
算了,這個男人又不喜歡自己。
他應該不會不來吧。
換了衣服,宋以寧叫了一輛車。
「您好,師傅,去民政局。」
司機師傅很健談,看宋以寧這麼年輕還以為她要去結婚。
「哎呀,結婚好啊,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以後啊除了爸爸媽媽可就多了一個人來疼你咯。」師傅一副為她開心的語氣。
宋以寧笑不出來,傅司寒確實挺「疼」她的。
不過是讓她心裏疼而已。
這麼多年自己付出的真心他視若無睹,宋以寧想笑卻笑不出聲音。
下了車,宋以寧看着民政局的牌匾深吸了一口氣。
她不知道傅司寒怎麼想。
反正,跟他第一次走進這裡的時候,她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先跟傅司寒提出離婚。
從少年羞澀的喜歡到現在的相看兩厭,這一切馬上就要畫上一個句號。
這就是一場只屬於宋以寧一個人的暗戀悲劇,由自己開篇,也由自己結尾。
今天來離婚的人不少,宋以寧需要排隊。
她先叫了號,然後坐到長椅上給傅司寒打過去電話。
嘟嘟嘟……
沒人接聽?
這個人怎麼回事,耍什麼大牌?
還不等宋以寧暗自腹誹完手機響了起來。
宋以寧看都沒看,直接接起電話,「喂,怎麼回事,你耍什麼大牌太給你臉面是吧?你知不知道我等了多久?」
而電話那頭並沒有傳來宋以寧預期中的聲音。
「宋以寧,我平時太慣着你了是吧,誰教你的這麼和我說話的?死丫頭!你要瘋嗎?」
宋以寧把手機拿遠了一點,這會看清楚來電顯上赫然寫着爸。
都怪傅司寒!
她氣的都沒來得及看來電顯示。
宋以寧心虛開口,畢竟她剛剛是衝著自己爸爸說了不要臉之類的話。
「爸,別生氣,我沒說您。您別生氣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還是火氣很大,「我不管你有意無意,現在馬上給我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