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太太她又在鬧離婚了全文 第3章 想的挺美_發婚小說
◈ 第2章 民政局見

第3章 想的挺美

傅司寒又和稀泥……
宋以寧知道再說什麼也沒有用了,於是轉身上樓,走進了卧室。
然後她就聽見樓下出來了趙明蘭嘰嘰喳喳的聲音。
幾分鐘後,聲音漸漸停止,應該是傅司寒哄好了趙明蘭。
咯吱。
卧室門被推開。
宋以寧對上傅司寒那雙漆黑的眸子。
「媽的身體不好,有什麼事情你盡量多讓着她?」
宋以寧冷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她甚至想笑一聲。
就因為自己是小輩就要無條件的讓着不明事理的長輩嗎?
在傅司寒的世界裏,集團很重要,他媽很重要,任清歡也很重要,甚至就連任清歡養的那條狗都很重要。
唯獨宋以寧不重要!
宋以寧嫁給傅司寒整整三年,想到這三年里傅司寒對自己的漠不關心,回家次數一隻手都數得過來。
這也就算了,畢竟可以和他在一起是自己願意的。
但他一心都在這個任清歡的身上,本以為他們沒有突破道德的底線,直到今天看見……
「這是你身為傅太太的職責。」
傅司寒的眸色冷的像是冰,開口說出來的話就像是一把刀子,直直的戳在宋以寧的心上。
她心中積壓了多年的委屈一下全部湧出。
宋以寧忽然笑了一聲。
「傅司寒,你早就想跟我離婚了吧?」
傅司寒眉心微擰,他不悅的問道:「宋以寧,你又在無理取鬧什麼?」
他起身,轉過去解開了自己的領帶,看樣子今晚打算在家裡睡。
不過她宋以寧卻不想再和這個骯髒的男人同床共枕了!
「傅司寒,我們離婚吧。」
傅司寒動作微頓,他轉過身來看着宋以寧:「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宋以寧當然知道了,不需要傅司寒警告,這傅太太,她一天都不想做了。
「我很清楚。等我們離了婚,你好光明正大的帶着任清歡進門,躲躲藏藏的,多沒意思啊。」
她說的雲淡風輕,有些紅.腫的臉上也沒什麼表情。
宋以寧的心早就死了。
既然傅司寒想離婚,成全他好了。
「宋以寧!」傅司寒甚至攥緊了他的拳頭:「說夠了么?」
他沉了一口氣,上前一步。
伸手勾住了宋以寧的下巴,「和我離婚?你不就是想要個孩子嗎?去洗澡,我成全你。」
宋以寧站在原地,傅司寒說出口的每一個字都讓她想笑。
聽見宋以寧的笑聲,傅司寒看向她:「聽不懂人話?」
「要孩子?」宋以寧笑了一聲,她梗着脖子看向傅司寒的眼底:「現在你想要了?你這麼臟誰想和你要?我還害怕被傳染上什麼病呢。」
宋以寧轉身出門的時候,傅司寒就站在原地沒有挽留。
書房裡。
宋以寧看着不斷往外吐紙的打印機,她心底竟然有種前所未有的輕鬆。
孩子,婆婆,不回家的丈夫。
這傅太太,誰愛做,誰做吧。
整理好打印好的離婚協議書,宋以寧想都沒想就在該自己簽字的地方簽好了名字。
天還沒亮,她收拾好自己在傅家的東西就出門了。
一大清早,傅司寒下樓吃早飯的時候也沒有看見宋以寧。
傭人將早餐端到餐桌上,趙明蘭問道:「宋以寧呢?」
傭人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用管她。」傅司寒拿過一片吐司,抹好花生醬之後又道,
趙明蘭從鼻孔溢出來一聲冷哼:「本事不大,脾氣還不小,司寒,我跟你講,你可不能慣着她,再這樣下去,她早晚有一天要騎到我們的頭上來!」
「好了媽。」傅司寒沉聲:「先吃早飯吧。」
傅司寒出門的時候完全沒有察覺門口的鞋架上沒有了宋以寧最喜歡的高跟鞋。
————————
傅氏集團。
傅司寒結束會議的時候就已經是九點鐘了,助理秦逸敲響了他辦公室的門。
「傅總,這裡有您的同城快遞。」
傅司寒接過快遞。
原本還以為是合作夥伴送來的文件,在看見《離婚協議書》五個字的時候,他綳直了唇邊。
翻看快遞袋子上的發貨地址,他更是捏緊了拳頭。
這宋以寧,還真有本事,找了個快遞驛站發貨,不想讓自己知道她的位置?
傅司寒翻看了兩眼宋以寧寄過來的離婚協議書。
離婚原因一欄上赫然寫着「傅司寒不行」。
咣當——
傅司寒將離婚協議書扔進了垃圾桶。
「傅總,太太這是…」
秦逸知道不好過問傅司寒和宋以寧之間的事情,但心裏還是不自覺的想傅司寒要是和宋以寧離婚了,恐怕再也找不到像宋以寧這樣的女人了。
傅司寒冷眼看向秦逸,秦逸噤聲,再不敢多說一個字。
「去把傅氏和宋家的項目進度書拿過來我看一眼。」
秦逸很快帶着文件再次回到傅司寒的辦公室。
看完進度書,傅司寒將文件扔在了桌子上。
「秦逸,通知項目部那邊,即刻終止和宋家項目所有進度。」
秦逸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項目可是上個月才開始的,現在已經進入了正式流程,現在終止的話,對於傅氏來說會有所損失。
對於那個在這項目開始之前就瀕臨破產倒閉的宋家來說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傅總,現在終止項目么?這恐怕…」
傅司寒一記眼刀扔在了秦逸的身上:「恐怕什麼?你是宋家的人,還是傅氏的人?」
秦逸低頭:「我明白了傅總,我這就去通知項目部那邊的人。」
他轉身出門,辦公室中只剩下了傅司寒一個人。
他的視線垂下,落在了垃圾桶里那份新鮮的離婚協議書上。
「宋以寧,你想離婚?好,我成全你。」
傅司寒撥打了法務部的電話……
————-
公寓中。
毫無睡意的宋以寧翻身從床上起來,攤開昨晚自己帶過來的行李箱隨便找了一套衣服換上。
衣服沒有全都拿過來,只能先湊合一下。
翻開手機短訊頁面,打開傅司寒的聊天框。
凌晨兩點二十分,我:傅司寒,是男人今天上午民政局見。
直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字的回復。
算了,這個男人又不喜歡自己。
他應該不會不來吧。
換了衣服,宋以寧叫了一輛車。
「您好,師傅,去民政局。」
司機師傅很健談,看宋以寧這麼年輕還以為她要去結婚。
「哎呀,結婚好啊,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以後啊除了爸爸媽媽可就多了一個人來疼你咯。」師傅一副為她開心的語氣。
宋以寧笑不出來,傅司寒確實挺「疼」她的。
不過是讓她心裏疼而已。
這麼多年自己付出的真心他視若無睹,宋以寧想笑卻笑不出聲音。
下了車,宋以寧看着民政局的牌匾深吸了一口氣。
她不知道傅司寒怎麼想。
反正,跟他第一次走進這裡的時候,她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先跟傅司寒提出離婚。
從少年羞澀的喜歡到現在的相看兩厭,這一切馬上就要畫上一個句號。
這就是一場只屬於宋以寧一個人的暗戀悲劇,由自己開篇,也由自己結尾。
今天來離婚的人不少,宋以寧需要排隊。
她先叫了號,然後坐到長椅上給傅司寒打過去電話。
嘟嘟嘟……
沒人接聽?
這個人怎麼回事,耍什麼大牌?
還不等宋以寧暗自腹誹完手機響了起來。
宋以寧看都沒看,直接接起電話,「喂,怎麼回事,你耍什麼大牌太給你臉面是吧?你知不知道我等了多久?」
而電話那頭並沒有傳來宋以寧預期中的聲音。
「宋以寧,我平時太慣着你了是吧,誰教你的這麼和我說話的?死丫頭!你要瘋嗎?」
宋以寧把手機拿遠了一點,這會看清楚來電顯上赫然寫着爸。
都怪傅司寒!
她氣的都沒來得及看來電顯示。
宋以寧心虛開口,畢竟她剛剛是衝著自己爸爸說了不要臉之類的話。
「爸,別生氣,我沒說您。您別生氣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還是火氣很大,「我不管你有意無意,現在馬上給我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