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太太她又在鬧離婚了全文 第5章 賺錢_發婚小說
◈ 第4章 不行

第5章 賺錢

宋以寧這才覺得有些解氣了。
傅司寒不應該是瘋狗,他應該變成落水狗才對。
傅司寒不可置信的低頭看着自己那已經濕透了的西裝。
嘴角綳直,他冷眼看向了宋以寧:「你瘋了嗎!」
「瘋了?傅司寒,你是不是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瘋?我勸你別再惹我!」
宋以寧說這句的時候就這樣直勾勾的看着他。
這是傅司寒從見她第一面到現在從來都沒有過的樣子。
不過就是一杯水而已,宋以寧覺得遠遠不夠。
這些根本就無法償還自己心中這麼多年的苦楚。
「宋以寧,你這是做好承擔後果的準備了?」
傅司寒抽出一張紙,還不等擦到自己身上的水漬就將紙給捏皺了。
宋以寧無所謂的冷笑了一聲,隨後聳了聳肩:「準備?傅司寒我看你還是自己好好準備吧!準備一下怎麼安排你那位吧,省的你還要在外邊偷吃,萬一哪天崩了牙給我丟人顯眼!到時大家指着我的鼻子說,你老公是不是眼瞎找了個那種貨色!」
「宋以寧!」傅司寒額角青筋暴跳,這個女人怎麼這麼會強詞奪理
「怎麼?被我說中了,狗急跳牆?」宋以寧笑着說道:「我又不聾,不用這麼大聲,倒是傅總要是您耳朵還沒聾的話,就趕緊和我離婚。我說這麼多遍了,你和聾一樣聽不見。」
傅司寒開口,「你……」
宋以寧根本就不給傅司寒說完話的機會,「你什麼,你要不是聾,那就是捨不得我?」
看到傅司寒被打斷說話後的樣子,宋以寧有被爽到!
讓你隨便掛別人電話,不讓人說完話!
哼!活該。
「捨不得你?」傅司寒上下打量了一眼宋以寧,他問道,「你哪來的自信?」
「是么?既然傅總不是捨不得我的話,那就去跟我領離婚證啊。」
這傅司寒,宋以寧是一面也不想再見了,噁心透了!
傅司寒卻是冷笑了一聲:「行,離婚。如你所願!」
宋以寧忽然語塞,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冷漠。
這幾年的感情都餵了狗了。
「好,離婚就離婚。反正我也早受夠你,每次做那種事情都推三阻四,我看你是不行。早離婚我早脫離苦海。」宋以寧依舊嘴硬。
傅司寒卻道,「宋以寧,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不就是想用孩子束縛住我嗎?」
「不要臉。」宋以寧無語。
傅司寒從前怎麼沒發現宋以寧的這張嘴巴竟然這麼厲害。
之前外面都說她是個不好惹的,他還不以為然。
看來只是之前她對自己不一樣而已。
宋以寧拎着自己的包,她微微挑眉:「傅司寒,我再通知你最後一遍,明天早上九點半,我們民政局不見不散,我就先走了,再見。」
她朝傅司寒擺了擺手,儼然一副勝利者的姿態離開了傅司寒的辦公室。
走到門口,她咣當的一聲把門給摔上了。
坐在辦公桌跟前的傅司寒沉默了兩秒,隨後冷聲喊了一嗓子:「秦逸!」
……
從傅氏集團大樓出來的宋以寧心情簡直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她拿出手機正準備叫車的時候卻剛好有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喂,哪位?」
電話那邊的女人禮貌的說道,「宋小姐您好,我是江城工商局的,這邊來電是為了通知您,相關資料顯示宋氏資金鏈斷裂,如果您不能在今晚七點前補繳資金,很抱歉這邊將會凍結您名下所有資產。」
宋以寧眨了眨眼睛,工商局?
她差點忘記了,媽媽死後爸爸讓自己當了公司的法人,美其名曰不給自己犯糊塗的機會。
「好。」沒有反應過來的宋以寧順口就脫出了個好。
對面很快就掛斷了。
還不等宋以寧想明白髮生了什麼的是時候,她的手機又響了。
「請問您是宋以寧,宋小姐么?」
宋以寧深吸了一口氣,現在她都對陌生電話有種恐懼感了。
「是我,你哪位?」
「您好,我是江城銀行的,您名下的公司賬號中貸款已經逾期,請您儘快繳清欠款一千萬元以及三百萬元滯納金,今日之內不能繳清的話,這邊會報請公安機關處理。」
宋以寧心中一緊,不過轉念一想自己手裡應該還是有一筆錢的。
正準備問問對方能不能直接從自己私人賬號裡邊扣,電話那邊的辦事人員又開口了。
「因為逾期原因,您私人賬號現在已經被凍結,請您儘快處理逾期貸款,否則後果自負。」
「是這樣的!」宋以寧匆忙開口:「這邊宋家的資金鏈出現了一些問題,我並非是有意逾期,不知道銀行這邊能不能看在我之前信譽良好的份上,再給我兩天時間?就兩天,我一定儘快補齊欠款。」
「這…」銀行那邊的辦事人員稍作猶豫之後說道:「宋小姐,我這邊最多給您寬限兩天,也請您理解我。」
宋以寧忙道,「理解理解,兩天之後我一定補齊欠款,麻煩您了。」
掛斷電話,站在傅氏集團大樓門前的宋以寧抬頭望天。
她咬牙,在心裏多罵了傅司寒幾句,好像這樣才真正解氣了一點。
傅司寒簡直就是個真正的喪門星!
罵的過癮了,宋以寧深吸了一口氣來調整自己的狀態。
她給宋成山打了一通電話過去。
「爸。」
「你把司寒給哄好了?項目能夠繼續下去了?」
宋以寧扶額,這都什麼時候了,宋成山竟然還想着讓她去求傅司寒!
傅司寒要是真的想過給宋家一線生機,就不會做到這種地步。
「爸,我打電話回來是想問問你那邊還有沒有多餘的存款,銀行那邊的貸款逾期了要繳清。」
「錢?」宋成山說的倒是決絕:「我哪來的錢!你放着傅司寒那麼個大腿不去抱來找我?我一分錢也沒有!你要是不把司寒哄好了,也別再給我打電話了!」
宋成山電話掛的倒是快,宋以寧沒辦法,只能給房產中介打了一通電話。
「小劉,你好,我是宋以寧,現在我名下有一套房產要急售,你看看你手邊有沒有客戶想要買房的,價格優惠。」
電話那邊小劉哎呦了一聲:「您就是那個之前在我這購置了錦繡山水那邊的公寓的宋小姐吧?」
「是我。」
「宋小姐!您不知道您這電話來的多及時,我這邊正好有客戶想要看看您那邊的公寓呢,您看看您什麼時候方便?我帶着人過去看房子。」
宋以寧回答的痛快:「好,就今天下午。」
「沒問題宋小姐,那咱們就這麼說定了啊!」
掛了小劉的電話,宋以寧匆匆叫了一輛車趕回錦繡山水去收拾房子。
下午一點鐘。
公寓的房門被敲響,宋以寧猜應該是小劉帶着買家來看房子來了。
開了門,宋以寧見一對小夫妻跟着小劉站在了門外。
「宋小姐,這是王小姐和陳先生。」
宋以寧笑的禮貌:「二位好,請進吧,不用換鞋。」
小劉這才帶着兩人進門。
帶着人在屋子裡轉了一圈,兩人對房子看起來倒也還算是滿意。
「一看二位就是準備結婚吧?」宋以寧笑着說道:「現在這房價炒的離譜,新房子哪是一般人能買的起的啊,我這房子就不一樣了,雖然已經買了兩年了,但是裝修好之後我也就來住過一兩次,平時都是鐘點工在做清掃,這房子,你們要是有意向的話,一千五百萬,明天我就去幫你們辦手續,怎麼樣?」
宋以寧說這話的時候簡直心都在滴血。
當初這房子可是花了兩千多萬才買回來的,住都沒住幾次,就要這麼低價賣了。
不過能賣這個價格也很錯了,還了銀行的貸款後還可以再留一部分出去玩一圈。
想一想可以逃離這個城市,宋以寧忽然覺得生活還是很有意義的。
就在王小姐猶豫不決的時候房門再次被人敲響。
小劉看向了宋以寧:「宋小姐,您這還約了別人來看房子?」
宋以寧有些奇怪:「怎麼可能啊,你們先再看看這房子,我去看看是誰。」
「太太,您好。」
宋以寧看見站在門外那七八個男人的時候,甚至有種傅司寒被自己羞辱了一通,臉面上過不去,雇了打手來解決自己的錯覺。
她眨了眨眼睛:「你們是誰啊?」
為首那個穿着一身藏藍色西裝的男人拿出了自己的證件:「我是傅總律師團的趙明,我是代表傅總來清點財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