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賺錢

第5章 賺錢(2)

氣沒喘上來。
傅司寒現在已經到了兩千塊錢都要糾纏的地步了么?
這傅家是要倒閉了還是他存心想要折騰自己!
宋以寧再也忍不了了,她用自己的老年機翻找到了傅司寒的電話。
往常想要給傅司寒打電話的時候,宋以寧還會顧忌他是不是在開會。
今天,就算是傅司寒在上吊都得接電話!
傅司寒倒是識趣:「宋以寧,我還以為你真的那麼有本事呢。」
宋以寧深吸了一口氣。
要不是工商和銀行那邊接連給自己打電話,她也不想如了傅司寒這狗東西的願。
「傅司寒,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算計我的?你居然拿工商局和銀行壓我?」
電話那邊的傅司寒冷冷開口:「我授權了我的律師團隊全權負責這件事,至於他們怎麼做我就不知道了。」
宋以寧簡直被傅司寒給氣笑了,她就知道這其中肯定是少不了傅司寒的手筆。
現在她已經陷入了傅司寒給她設的套中。
只要離婚宋氏資金鏈就要斷裂,一斷開就要還貸款,然後凍結賬戶。
還不上錢自己就要坐牢,不想坐牢只能賣房子,因為離婚了房子也會被收回。
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不離婚!
傅司寒好一招趕盡殺絕!
讓自己永遠重複在這個閉環的圈套中。
看來要想不坐牢,就只能先哄好傅司寒。
宋以寧清了清嗓子戲精上身。
她馬上換上了一副討好且不要臉皮的嘴臉:「離婚?離婚協議都沒有簽算什麼離婚?」
傅司寒眉毛輕挑,「什麼意思?」
宋以寧一看傅司寒沒有馬上拒絕,就知道有戲。
她嘿嘿的笑着:「那個傅總,哦,不!親愛的,老公。」
不就是喜歡這路子么!
宋以寧暗暗咬牙:「之前是我不懂事,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一回好不好。咱們還和以前一樣,好好的昂。什麼宋氏傅氏的還不都是咱們自己家的產業呀。」
傅司寒滿頭黑線,這宋以寧的底線還真是低的可怕。
明明上一秒還氣勢洶洶的下一秒就換了一副嘴臉。
傅司寒冷笑了一聲道:「是嗎?」
宋以寧連忙低頭哈腰,「是,是,是。老公說的對哦!」
傅司寒眉頭稍微舒展開一些,「我看別了,畢竟不能委屈你和個聾子,瞎子在一起是不是。」
宋以寧咬緊牙關,「哎呦,不委屈,不委屈。」
傅司寒幽幽開口,「不委屈?」
「不是,我說錯了。是高攀您,我高攀您了。求老公看在這麼多年我沒有辛勞也有苦勞的份上,再給我一次機會。」
宋以寧氣的牙根痒痒,這個傅司寒還挺記仇。忍住忍住,一定穩住。
「你把我當什麼了?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傅司寒冷淡開口。
她就知道傅司寒這惡劣的本性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不過她現在除了暫時的委曲求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至少不能真的等着進監獄。
「老公你有什麼要求直接說,我肯定都會做到的。」
「第一,保證家庭的和睦,保證家庭成員之間的和諧。
家庭成員?
傅司寒直接說是趙明蘭得了,還搞個家庭成員。
宋以寧一想到趙明蘭沒日沒夜的逼着她生孩子,她就覺得頭痛。
傅司寒都這麼對自己了,還生孩子,生個頭!
可是現在為了宋家,為了自己,她還能有什麼辦法,只能咬牙答應下來。
「你放心嘛!婆婆就像是我的親媽媽一樣啊,我肯定是要會好好孝敬婆婆的。」
「還有。」傅司寒依舊語氣冷硬。
宋以寧的拳頭都捏緊了。
這個傅司寒!到底有完沒完!
「老公,還有什麼事情呀。」
宋以寧捏着嗓音故意不好好說話,就算是要朝傅司寒低頭,也得噁心他一通自己心裏才舒服。
傅司寒繼續說道,「第二,不許過問我任何事,我有需求我隨叫你隨到。」
宋以寧驚呆了傅司寒這個不要臉的,什麼他隨叫自己隨到,還有需求!
當自己是什麼?
雞.嗎?
宋以寧大義凜然的開口,「老公,前面的事情我沒問題,這個有需求就隨叫隨到恐怕不行,您也知道女人嘛,每個月總有那幾天恕難從命。我沒辦法在您有需求的時候隨叫隨到!」
然後她又理直氣壯的補充道,「浴血奮戰,我更做不到。我也是有底線的。」
傅司寒輕笑一聲開口,「你想什麼呢?我說的是讓你辦事情隨叫隨到。宋以寧你想的很美啊。」
宋以寧被氣的羞的臉漲紅,馬上尷尬的回答,「好的好的老公,我知道了,會做到的。」
她現在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那邊的傅司寒又恢復了冷漠的語氣:「嗯,晚上我會回家吃飯。」
傅司寒說完一句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宋以寧深吸了一口氣。
不行!自己能被傅司寒用錢的事情給拿捏一次,就絕對有第二次。
自己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再發生。
宋以寧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在自己忍辱負重的期間賺夠可以還貸款的錢。
傅司寒!
你給我等着瞧!
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宋以寧看清來電顯示迅速接起電話。
「喂,什麼!」
宋以寧看了一眼還沒有離開公寓的趙明一行人,捂着手機趕快出去接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