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太太她又在鬧離婚了全文 第6章 排卵期_發婚小說
◈ 第5章 賺錢

第6章 排卵期

「清點財產?」宋以寧一頭霧水。
這公寓是寫在自己名下的,就算是傅司寒想要清點房產,也清點不到這裡來啊。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這房子是我的。」宋以寧擋着門不肯讓任何人進來。
「太太,您可能誤會了,這公寓的房產證上寫着的確是您的名字,不過這房子當初是傅總全款付清的,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這房子是傅總自願贈與您的。」
趙明微微一笑:「所以按照相關法律條文,這房子還是傅總的,傅總現在想要處理掉這房子,所以,太太,請您讓一讓。」
趙明這話說完,他身後那幾個穿着工作服的男人就擠開宋以寧進了門。
屋內看房的夫妻面面相視,其中王姓女子衝著中介小劉開口詢問,「怎回事,小劉。」
這個房子她實在是滿意,按照他們的預算是買不起這麼好地段的房子的。
誰想到天上掉餡餅,老天給他們準備了這麼好的房子。
中介小劉連忙看向宋以寧問道,「宋小姐,您這是什麼情況啊!」
宋以寧深吸了一口氣,差一點就要把後槽牙給咬碎了。
這個傅司寒,簡直算計到骨子裡了!
今天算是她宋以寧技不如人!竟然被他給暗中擺了一道!
趙明隔着宋以寧看向小劉:「這位先生,房子不是宋女士的資產,所以她無權處理這房子了。這邊請幾位速速離開,否則將按照私闖民宅處理。」
聽到這裡,看房的王小姐,王先生和中介小劉齊齊看向宋以寧。
王小姐率先開口,「哎瑪,咋回事。沒有賣房的資格早說呀,在這裝什麼大尾巴狼?打進門我就覺得不對勁,看你長得那樣一股騷勁。二/奶/子還想賣房子。」
王小姐覺得自己說的特別對,這騷東西長成這樣還住在這裡一定是個二/奶/子,不過是供人玩樂的玩意。
馬上到手的好房子就這樣廢了,她恨呀,都怪這個騷貨。
旁邊的王先生趕緊幫腔,「二/奶/子還敢賣房,哼,逞什麼能,現在好了吧,還不是金主想收回就收回,呸!你當二/奶就當二/奶別折騰我們呀。」
王先生也恨的咬牙切齒,這娘們兒怪不得長這麼好看,原來是個二/奶。
旁邊的中介小劉也忍不住開口,「這宋小姐,我們無權干涉您的職業選擇,但您也不能這樣……小三誠可貴,看房價更高啊。」
說完還上下打量了下宋以寧,確實好看。
但是讓自己白跑一趟肯定是不對的,要是自己有錢了也找這樣,又好看又有氣質的。
宋以寧氣的眉毛不自覺的抽/動起來,回過頭剛想回懟這三個大棒槌。
身後的趙明先開口,「一分鐘內,屋內的三名不明人員馬上撤離這裡,不然的話你們所做的一切將會成為呈堂證供。」
「50,49.48.47,……」
趙明的聲音刺的宋以寧的耳朵痛,聲音大的離譜。
宋以寧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眼他。
不知道趙明從哪裡拿出的喇叭,怪不得聲音這麼大……
還不等宋以寧反應過來,屋內的三個棒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了門。
一邊走,還一邊罵罵咧咧。
現在宋以寧簡直不知道自己應該罵誰才對。
屋內的三人走後,趙明也不管宋以寧到底讓不讓門了,直接讓搬家團隊進來。
「抱歉,請您讓一下啊,這沙發貴的很,可不能碰壞了。」
宋以寧這才看清楚,那些人的工作服上寫着「超能搬家」的字樣。
宋以寧貼着牆暗暗咬牙。
這傅司寒!
他到底哪天才能下地獄!
他是畜生嗎?
一點活路都不給自己留!
「你們都給我住手!」宋以寧站在屋子**喊了一聲。
搬家工人看了一眼趙明。
趙明卻完全沒有理會宋以寧:「接着搬,傅總的意思是這房子里的所有東西都要清空,這樣才方便後續賣房的相關事宜。」
傅司寒!傅司寒!傅司寒!
他的名字簡直就像是一道魔咒!
好一個傅司寒1
宋以寧就說當初買這房子的時候他怎麼這麼好心!
原來是早就做好準備了,這麼早就開始給自己下套了!
她更想問問傅司寒是不是早就做好了讓她凈身出戶的準備。
摸出手機,她準備給傅司寒打一通電話。
按下鎖屏鍵,手機屏幕由上到下漸漸變黑,悠悠飄出幾個大字。
本-機-已-被-鎖-定
宋以寧恨不能立刻把它砸個粉碎,晦氣!
就在她剛抬手的時候,趙明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手腕。
「宋小姐,摔壞了要賠的。」
宋以寧快要瘋了!
這個傅司寒簡直無賴到了極致。
不過就是一個破手機而已!就當她宋以寧那麼稀罕么?
宋以寧從自己的包里摸出了自己之前看着好玩才買了的老年機。
從傅司寒送她的拿手機里拿出了手機卡插到了只能接打電話發消息的那部老年機里。
她將傅司寒送她的那部最新款的頂配蘋果手機塞給了趙明。
「現在夠了吧?滿意了吧?」
這個傅司寒!在公司挨了一通罵還沒夠是吧?
自己都走了,不打算和他糾纏了,他竟然還追到這裡來了!
「太太。」趙明拉住了宋以寧:「這手機有所折損,您需要補償耗損費-兩千元。」
宋以寧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
傅司寒現在已經到了兩千塊錢都要糾纏的地步了么?
這傅家是要倒閉了還是他存心想要折騰自己!
宋以寧再也忍不了了,她用自己的老年機翻找到了傅司寒的電話。
往常想要給傅司寒打電話的時候,宋以寧還會顧忌他是不是在開會。
今天,就算是傅司寒在上吊都得接電話!
傅司寒倒是識趣:「宋以寧,我還以為你真的那麼有本事呢。」
宋以寧深吸了一口氣。
要不是工商和銀行那邊接連給自己打電話,她也不想如了傅司寒這狗東西的願。
「傅司寒,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算計我的?你居然拿工商局和銀行壓我?」
電話那邊的傅司寒冷冷開口:「我授權了我的律師團隊全權負責這件事,至於他們怎麼做我就不知道了。」
宋以寧簡直被傅司寒給氣笑了,她就知道這其中肯定是少不了傅司寒的手筆。
現在她已經陷入了傅司寒給她設的套中。
只要離婚宋氏資金鏈就要斷裂,一斷開就要還貸款,然後凍結賬戶。
還不上錢自己就要坐牢,不想坐牢只能賣房子,因為離婚了房子也會被收回。
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不離婚!
傅司寒好一招趕盡殺絕!
讓自己永遠重複在這個閉環的圈套中。
看來要想不坐牢,就只能先哄好傅司寒。
宋以寧清了清嗓子戲精上身。
她馬上換上了一副討好且不要臉皮的嘴臉:「離婚?離婚協議都沒有簽算什麼離婚?」
傅司寒眉毛輕挑,「什麼意思?」
宋以寧一看傅司寒沒有馬上拒絕,就知道有戲。
她嘿嘿的笑着:「那個傅總,哦,不!親愛的,老公。」
不就是喜歡這路子么!
宋以寧暗暗咬牙:「之前是我不懂事,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一回好不好。咱們還和以前一樣,好好的昂。什麼宋氏傅氏的還不都是咱們自己家的產業呀。」
傅司寒滿頭黑線,這宋以寧的底線還真是低的可怕。
明明上一秒還氣勢洶洶的下一秒就換了一副嘴臉。
傅司寒冷笑了一聲道:「是嗎?」
宋以寧連忙低頭哈腰,「是,是,是。老公說的對哦!」
傅司寒眉頭稍微舒展開一些,「我看別了,畢竟不能委屈你和個聾子,瞎子在一起是不是。」
宋以寧咬緊牙關,「哎呦,不委屈,不委屈。」
傅司寒幽幽開口,「不委屈?」
「不是,我說錯了。是高攀您,我高攀您了。求老公看在這麼多年我沒有辛勞也有苦勞的份上,再給我一次機會。」
宋以寧氣的牙根痒痒,這個傅司寒還挺記仇。忍住忍住,一定穩住。
「你把我當什麼了?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傅司寒冷淡開口。
她就知道傅司寒這惡劣的本性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不過她現在除了暫時的委曲求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至少不能真的等着進監獄。
「老公你有什麼要求直接說,我肯定都會做到的。」
「第一,保證家庭的和睦,保證家庭成員之間的和諧。
家庭成員?
傅司寒直接說是趙明蘭得了,還搞個家庭成員。
宋以寧一想到趙明蘭沒日沒夜的逼着她生孩子,她就覺得頭痛。
傅司寒都這麼對自己了,還生孩子,生個頭!
可是現在為了宋家,為了自己,她還能有什麼辦法,只能咬牙答應下來。
「你放心嘛!婆婆就像是我的親媽媽一樣啊,我肯定是要會好好孝敬婆婆的。」
「還有。」傅司寒依舊語氣冷硬。
宋以寧的拳頭都捏緊了。
這個傅司寒!到底有完沒完!
「老公,還有什麼事情呀。」
宋以寧捏着嗓音故意不好好說話,就算是要朝傅司寒低頭,也得噁心他一通自己心裏才舒服。
傅司寒繼續說道,「第二,不許過問我任何事,我有需求我隨叫你隨到。」
宋以寧驚呆了傅司寒這個不要臉的,什麼他隨叫自己隨到,還有需求!
當自己是什麼?
雞.嗎?
宋以寧大義凜然的開口,「老公,前面的事情我沒問題,這個有需求就隨叫隨到恐怕不行,您也知道女人嘛,每個月總有那幾天恕難從命。我沒辦法在您有需求的時候隨叫隨到!」
然後她又理直氣壯的補充道,「浴血奮戰,我更做不到。我也是有底線的。」
傅司寒輕笑一聲開口,「你想什麼呢?我說的是讓你辦事情隨叫隨到。宋以寧你想的很美啊。」
宋以寧被氣的羞的臉漲紅,馬上尷尬的回答,「好的好的老公,我知道了,會做到的。」
她現在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那邊的傅司寒又恢復了冷漠的語氣:「嗯,晚上我會回家吃飯。」
傅司寒說完一句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宋以寧深吸了一口氣。
不行!自己能被傅司寒用錢的事情給拿捏一次,就絕對有第二次。
自己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再發生。
宋以寧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在自己忍辱負重的期間賺夠可以還貸款的錢。
傅司寒!
你給我等着瞧!
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宋以寧看清來電顯示迅速接起電話。
「喂,什麼!」
宋以寧看了一眼還沒有離開公寓的趙明一行人,捂着手機趕快出去接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