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太太她又在鬧離婚了全文 第7章 是他_發婚小說
◈ 第6章 排卵期

第7章 是他

宋以寧站在樓道,用腳輕踢台階激動的對着電話另一邊確認。
「雅雅,你在說一遍?」宋以寧十分激動,語氣不由的帶着幾分顫抖。
「我說,宋大設計師洛神!維納那邊的一個副總裁,找到我說看看能不能請你幫個忙,他們贈品系列的一個小胸針的設計師到現在還沒着落了,不過不是白幫忙的,是有報酬的,不過這報酬嘛…」
蘇雅雅有些不好意思:「有點低,才十萬塊。」
電話那頭是宋以寧最好的閨蜜蘇雅雅。
如果說現在是宋以寧遇到了什麼危險可能第一個着急的不是她的爸爸,而是她的閨蜜蘇雅雅。
「沒事,我現在只要有錢就接!」宋以寧趕忙答應。
之前像這樣的設計自己肯定不會接,因為她之前不缺錢都是看這個項目對不對自己的胃口。
現在不一樣了,早日還債離開傅司寒這個下頭男方為上策!
宋以寧從小學設計,大學更是選擇了珠寶設計專業。
大家都以為她是因為太喜歡傅司寒故意學任清歡,所以激情報考了這個專業。
但只有宋以寧和蘇雅雅知道,做珠寶設計師是宋以寧從小的夢想。
也只她們知道神宋以寧在高中就開始用洛神的設計名發佈作品並一舉闖進國內設計師圈的頭部行列。
誰會想到社交平台加起來粉絲超2000萬的洛神,竟然是那個被人嘲笑激情選專業的宋以寧呢?
蘇雅雅着急問她的情況,「怎麼了以寧,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是現在缺錢嗎以寧?」
宋以寧故作輕鬆,「哎呀,這件事咱們見面再說吧。你先聯繫那邊看看什麼時候能簽約,我們明天一起吃個飯我再仔細跟你說我的事情。」
「這還用問么!」蘇雅雅情緒激動:「那個副總裁可是我跟我說了,他們整個團隊都在期待你的加入,只要你今天答應,明天就能簽合同!那就這麼說定了啊!我先通知那邊一聲,明天給你打電話呦。」
別人都以宋以寧是個沒主見的,但是蘇雅雅知道她最有主見的。
事情她現在不想說肯定有她的道理,而自己只要等着明天見面就好。
「好。」宋以寧這才掛了電話。
雖然十萬塊不是很多,但賺一點是一點嘛!
羅馬不是一日建成的,有了這麼好的開頭後面肯定會更加順利。
自己早晚能賺夠錢,還了債務趕緊離開傅司寒身邊!
公寓里,不知道什麼時候那群「算賬的」律師團已經走了。
宋以寧想,應該是收到了傅司寒那邊的命令了吧。
從公寓離開,宋以寧叫了傅家的車來接自己。
剛進門,宋以寧就聽到了趙明蘭陰陽怪氣的聲音:「呦,這還有臉回來啊?走的時候倒是決絕,我還真以為有多大的本事呢。」
宋以寧站在門口深吸了一口氣,她不停的在給自己做心理建設。
債務債務,公司公司。
忍!
現在別說是趙明蘭陰陽怪氣了,就算是趙明蘭給了她一巴掌,她都會立刻把另一邊臉伸過去,可千萬別沒打盡興。
宋以寧立即換上了一副笑臉,快步進門之後蹲在了趙明蘭的身邊,雙手不輕不重的在趙明蘭的腿上敲了兩下。
趙明蘭嚇的往後一躲。
宋以寧卻是又往前貼了一下,她眉心微蹙,看着可憐巴巴的:「媽,之前是我做的不好,您放心,以後您讓我往東我絕對不往西,您讓我打狗,我肯定不罵雞。」
趙明蘭眨巴了幾下眼睛,這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
宋以寧怎麼乖巧的像只貓!怎麼讓人有點毛骨悚然……
她這是被司寒教育了之後想不開用腦袋撞牆,把自己給撞傻了啊!
宋以寧則看着自己婆婆那一副驚到定住的表情開口,「媽,我還有事先上樓了。有事叫我哦,媽媽。」
然後,她真的心滿意足的上樓去了。
趙明蘭被那聲媽媽激得久久不能緩過來神。
宋以寧站在更衣鏡前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連連咂嘴:「真了不起。」
當年要是學表演的話,現在搞不好好萊塢已經有她一席之地了呢。
房門被敲響,傭人告訴宋以寧傅司寒回來了。
宋以寧馬上就飛奔下樓。
還不等傭人上前和傅司寒說什麼,她倒是上去直接拿過了傅司寒手裡的文件。
「老公,回來了,快來吃飯吧。火龍果籽已經挑乾淨了。樓上的洗澡水我都已經放好了。」
傅司寒則看着宋以寧這幅態度微微挑眉。
這宋以寧,臉皮還真是夠可以的。
而現在的宋以寧也是滿肚子的吐槽,裝什麼!狗男人!
不就是想要自己這樣臣服於他嗎?還在這擺譜。
吃過晚餐,傅司寒上樓,宋以寧屁顛屁顛就跟着上去。
反正傅司寒也是去書房辦公,自己回卧室去。
即不見傅司寒,也看不見趙明蘭,兩下清凈。
自己要是留在樓下的話還要跟趙明蘭虛與委蛇,鬥智斗勇。
果不其然,傅司寒直接去了自己的書房。
宋以寧美美的回了房間,洗了個澡,看着梳妝台上的那些貴婦護膚品,拿起一瓶辣妹高級護膚霜就往自己臉上塗。
當面膜敷唄!反正是傅司寒的錢不花白不花。
然後宋以寧就把整瓶辣妹護膚霜塗在了臉上。
別說這貴婦面霜還挺有效果,剛塗上臉上就有火辣辣的緊繃感。
等一會兒都吸收了自己分分鐘不重返16歲,不得美死!
然後宋以寧美美的躺在床上,沒多久就睡著了。
半睡半醒中宋以寧覺得有人在撫摸自己的手臂輕輕痒痒的,而後溫熱的呼氣噴洒在宋以寧的臉上。
女人是不會有這麼重的呼吸的,所以這個人一定是個男人。
這麼晚了可以進出傅宅的男人只有傅司寒,現在她可不想和傅司寒發生什麼男女關係。
宋以寧馬上睜開眼睛,傅司寒英俊的臉龐就出現在自己的上方,他的左手食指正在要戳向自己。
果然是他!這個男人果然要對自己下手了!
怎麼之前跟在他屁股後面跑的時候他對自己愛答不理,現在反倒非要和自己發生關係了。
哼,沒門!
宋以寧不想讓他的呼吸繼續落在自己身上,於是向著右邊滾了一圈,立馬起身。
她用高傲的姿態衝著傅司寒開口,「老公不必了,今天我不是排卵期。不勞煩老公了,等我什麼時候排卵期再勞煩您吧。」
宋以寧說完之後自己還在暗爽,雖然我現在不能忤逆你但是我用高情商拒絕你!
閣下又要如何應對?
傅司寒直起身體,向後退了兩步,像看傻子一樣看着宋以寧,好笑的開口,「宋以寧,你不會以為我想對你做什麼吧?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宋以寧心想,傅司寒你在玩什麼欲情故縱的把戲,你沒意思你摸.我幹嘛?還距離這麼近。
她一副我都懂的表情開口,「對對對,是我往自己臉上貼金。老公我懂,我都懂,男人嘛,很正常,我懂。「
傅司寒看宋以寧這副表情,很是無語。他順手拿過桌子上的鏡子丟到宋以寧的跟前。
傅司寒指了指鏡子,冷冷開口,「我看你不懂,你拿起鏡子再說話。「
說完他轉身離開。
宋以寧很迷惑,大晚上的照鏡子幹什麼,難道是想讓自己找找她有多美?她聽話的拿起鏡子。
「啊!!!」
鏡子中的宋以寧,精緻的臉上起了一圈紅色的小紅疹,難怪傅司寒讓自己照照鏡子看看。
自己還以為……
「還有,你沒有蓋被子,我怕你凍死後影響我們傅家的名譽,才來好心給你蓋被子。這麼多年我都沒有碰你,你哪裡來的自信我現在會對你有興趣。」
說完,折返回來的傅司寒又一次離開。
宋以寧的臉因為尷尬漲紅,心因為剛剛傅司寒的話而顫抖
傅司寒徹底走後宋以寧軟軟的倒在床上,淚水默默流下。
是呀,這麼多年都沒有和自己發生什麼,自己還在奢望什麼。
不行!自己要趕緊賺錢,然後離婚早點離開傅司寒。
她的心早已千瘡百孔,不能再受到任何打擊了。
只有遠離傅司寒,自己才能獲得真正的安寧。
她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最後起身坐到了書桌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