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太太她又在鬧離婚了全文 第8章 他來了_發婚小說
◈ 第7章 是他

第8章 他來了

次日清晨,宋以寧早早的就出門去了,而傅司寒一夜未回。
從前的她一定是要打電話給傅司寒詢問他去哪裡了。
但是現在,宋以寧心裏早被別的事情給佔滿了。
早上蘇雅雅發來消息說今天下午就可以和維納珠寶那邊進行簽約。
宋以寧算了一下,時間來得及,便準備去採購一下打樣的材料,。
昨天晚上宋以寧就已經畫好了稿子,所以對材料就有了準確的把控,這樣簽完合同之後就能拿到一筆錢。
之前她的材料就剩下一些碎鑽了其他材料都用完了,必須趕緊進點貨才行。
等簽了合同好馬上開始行動。
她還得去找材料呢,誰關心傅司寒的死活。
看着自己金融軟件中的餘額,宋以寧算了算自己需要購置的材料。
現在連塊貴點的橡皮都買不起了!
宋以寧盯着「螞蟻花唄」四個大字,她心中的野獸瘋狂的嘶喊。
——「傅司寒!你個王八蛋!要不是因為你!我至於現在還要開通這東西么!」
宋以寧咬牙,也不知道這東西線下門店掃碼的時候能不能用。
前方路上突然竄出來了一輛車,司機猛地踩了一腳剎車。
「恭喜您,已經成功開通螞蟻花唄。」
宋以寧坐穩之後看着手機界面哭笑不得。
這下好了,沒開始賺錢呢,先開始負債了。
宋以寧索性心一橫。
誰東山再起的時候還不是借來的資金了!
看着螞蟻花唄給自己的一萬元的額度,宋以寧咂了咂嘴,自己的人生可就靠這一萬元逆風翻盤了!
她花了4300元進了點鉑金絲和玻璃。
資金有限,能進的資料也只是一點而已。
她正在想自己要怎麼靠着剛剛開通的螞蟻花唄大展宏圖的時候接到了蘇雅雅的電話。
「以寧,早上給你發的消息你看到了么?」
宋以寧應了一聲:「已經看到了,我們和維納那邊約的是下午一點鐘是么?」
「對。」蘇雅雅道:「以寧,你千萬記得穿戴嚴實一點,別被人認出來。上次你就差點被人拍到!」
宋以寧胸有成竹:「放心吧,我洛神這麼多年都隱藏的好好的,這次也一定不會有差錯!上次那是意外!對了雅雅,我和維納那邊簽完合同之後我們一起吃飯啊,我餐廳都已經訂好了。」
「沒問題,就當慶祝設計師界的翹楚復出啦。」蘇雅雅答應的痛快。
傅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坐在辦公桌後邊的傅司寒緊促眉頭。
秦逸進門的時候就看着傅司寒周身氣場散發著四個大字——別來惹我。
秦逸幾乎是小步挪了進去:「傅總…剛剛維納那邊打來了電話。」
傅司寒抬頭問道:「是同意簽約任清歡作為品牌胸針的設計師了么?」
秦逸支支吾吾的:「是這樣的傅總,維納珠寶那邊的副總裁打來電話說,這個項目…他們早就找到了更加合適的人選,所以…」
所以沒任清歡什麼事了。
「維納珠寶那邊找了誰?」
「是設計師Aphrodite中文名字阿佛洛狄忒」
「阿佛洛狄忒?」傅司寒的眉心微蹙。
設計師阿佛洛狄忒,圈內最神秘的人物,被大家愛稱為洛神。
洛神十六歲出道,天賦異稟。
不過,她已經很久沒有接過設計工作了,有傳言說是阿佛洛狄忒已經結婚,為了家庭退出設計界了。
沒想到這個阿佛洛狄忒才一復出就要搶走任清歡看上的項目。
傅司寒看向秦逸:「聯繫維納珠寶那邊,下午一點,我親自去見見他們總裁。」
秦逸點頭:「我明白了傅總。」
下午一點。
宋以寧帶着誇張到看上去只適合在沙灘上戴着的寬檐帽,鼻樑上架着一副足以遮住她半張臉的超大墨鏡走進了維納。
維納的副總裁陳總在辦公室里親自接待了宋以寧。
「洛神,我們很榮幸能夠和您簽訂這次的合約。我們團隊很多實習生都是因為崇拜您才入行的,我們都期待您再次出山。」
看着對方送到自己跟前的合約,宋以寧仔細的數了數金額後邊的那一串零。
沒錯!十萬塊!
宋以寧裝的淡定,心裏已經放了無數次的煙花了!
這是邁進成功的一大步!
等會兒和蘇雅雅吃飯的時候肯定是要多吃兩碗的!
「陳總謬讚,能夠被大家喜歡,現在還能和維納合作也是我的榮幸,我在這裡簽字就可以了,是吧?」
陳總點了點頭,宋以寧更是迫不及待的在合同上籤了字。
宋以寧把自己的設計稿也一起交給了陳總。
設計稿一次過稿。
陳總看着稿子不由得驚嘆,「洛神出手果然非同凡響。」
他在心裏想着不愧是當年震驚了整個設計圈的黑馬,就算是多年未出山,這個作品質感和靈性也不是一般設計師可以比擬的。
維納珠寶這邊動作倒是利落,宋以寧剛剛交了稿子馬上就收到了3萬的稿費。
尾款就等樣品打出來了。
「謝謝陳總,您要是沒有別的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宋以寧正要起身的時候,門口傳來了一陣敲門聲,陳總問了一句:「誰?」
陳總的助理隔着門說道:「陳總,是傅總…」
傅總?!
宋以寧心中警鈴大作!
該不會是傅司寒吧!
他這個時間不去看他的心肝寶貝任清歡,不在傅氏捏緊他的錢袋子,來維納做什麼?
她可沒聽說最近傅氏和維納有什麼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