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太太她又在鬧離婚了全文 第9章 她也簽約了維納?_發婚小說
◈ 第8章 他來了

第9章 她也簽約了維納?

「進來說。」
陳總的助理這才推開門進來。
「陳總,傅氏那邊傅總的助理說路上有些堵車,可能十分鐘之後才能到。」
宋以寧迅速起身:「既然陳總還約了別人,我就先走了。」
和陳總道了別,她急匆匆的從陳總的辦公室出來,她深吸了一口氣來讓自己保持淡定。
這要是真的迎面撞上傅司寒,他質問自己來這裡做什麼的話,她一時半會兒的還真的找不到一個足以騙過他的理由。
宋以寧靈機一動,這維納總不能是沒有後門的吧,反正傅司寒還要十分鐘才到,自己坐電梯下去,直接從後門跑路就好了。
從上了電梯的時候宋以寧的心就是懸着的。
今天竟然忘了側方打探打探傅司寒的行程了!
簡直失策!
想自己那麼多次以洛神的身份行動都沒被傅司寒發現。
自己這今天好不容易重出江湖,要是就這麼被他給發現了的話…
那豈不是老馬失前蹄?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就在宋以寧以為自己已經計划了一條完美的逃跑路線,正準備實施的時候,卻看見電梯門外浩浩蕩蕩站着一群人。
宋以寧的帽檐有些遮擋住了她的視線,她剛抬起帽檐,看清楚那人的臉的時候又迅速的放下了手。
越是怕什麼越是來什麼!
外邊站着的那不就是傅司寒和他的助理還有保鏢么!
傅司寒見電梯里還有人,他側過身子讓了一條路出來。
宋以寧走出電梯之後甚至鬆了一口氣。
好在傅司寒根本沒有認出她來。
她心虛的轉身看了一眼,結果沒想到傅司寒根本沒有走進電梯,正巧也朝她這邊看了過來。
宋以寧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就在她的大腦瘋狂運轉想着應對措施的時候,傅司寒卻已經走進了電梯。
宋以寧一時緊張連自己策劃好的逃跑路線都給忘記了,屏着一口氣直接從維納珠寶的正門出來了。
她摘下帽子之後長舒了一口氣。
傅司寒那個瞎眼的男人很明顯就是沒認出來自己來!
他要是認出來了的話,肯定是要當著那麼多人面前給自己一頓難堪的。
警報解除,加上一想到自己已經和維納簽訂了合約,宋以寧心裏別提多開心了。
藉助維納這次的贈品系列設計,自己肯定是能重新打回自己當初的名號的。
到時候別說是債務了,那豈不是自己想怎麼逍遙都可以了?
哪裡還需要在傅家受着傅司寒和他媽媽的拿捏了!
維納珠寶的電梯里。
傅司寒看着顯示屏上不斷跳躍的樓層數字,他開口問道:「秦逸,一小時之後公司那邊的會議都準備好了么?」
秦逸卻是沒有聽見傅司寒的問題,他的腦子裡都是剛剛在大堂和傅司寒擦肩而過的那個女人。
不管怎麼想…
秦逸都覺得那個人好眼熟,怎麼感覺那麼像…
怎麼感覺那麼像太太啊!
傅司寒用餘光看了秦逸一眼就發現他在走神:「秦逸!我在和你說話!」
秦逸抖了一下卻忙道:「抱歉傅總!」
傅司寒也懶的再問一遍,剛好,電梯到達維納珠寶副總裁辦公室所在樓層,電梯門打開,傅司寒長腿一邁出去了,電梯里的秦逸和保鏢們很快跟上。
陳總辦公室里,他親自給傅司寒倒了水:「傅總大駕光臨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
傅司寒瞥了秦逸一眼,秦逸立刻會意。
「陳總,我們傅總之前親自和您談過任清歡小姐來負責維納這次聯名珠寶的贈品系列的設計工作,怎麼聽說貴司已經和別的設計師簽訂了合約了?」
陳總的手心冒了一層的薄汗,雖然說這洛神是圈裡鼎鼎大名的設計師,可是這任清歡可是傅司寒的人,如今傅司寒還親自找上門來了。
陳總也只能陪着笑臉:「傅總抱歉,這件事情是我們總裁親自決定的,我這…」
「傅氏願意出資兩千萬贊助維納珠寶這次的宣傳以及設計費用,陳總,明白我的意思么?」
陳總一聽見傅司寒亮出來的數字,眼睛都瞪圓了。
「傅總!」陳總急忙問道:「您是說真的?」
「我像是在和你開玩笑么?當然,我的要求你應該是了解的。」
陳總連連點頭:「傅總您放心!這邊的設計師邀請馬上就會發到任小姐的郵箱中。」
傅司寒的視線落在了陳總的辦公桌上。
「陳總,這是?」
「傅總,這是之前的一張胸針設計稿。」
「傅氏願意再追加五百萬。」傅司寒說的雲淡風輕。
陳總微楞,他看着那張設計稿,傅司寒為什麼追加這五百萬,他可是心知肚明的。
這傅司寒為了任清歡還真是已下了血本了。
陳總起身,雙手將桌上的設計圖遞給了傅司寒。
反正維納和洛神那邊也就簽了十萬塊的合同。
就算是維納這邊先行毀約,給洛神那邊的也不過就是幾千塊的違約金,要是她能答應下來這稿子也賣出來的話,她收到的可就不僅僅是違約金了。
雖然業內人人都傳洛神身家萬貫,這麼多年賺的盆滿缽滿,但是想來也不會有人和錢過不去的。
「傅總對維納的恩情我們沒齒難忘,這張設計圖算是我們維納給傅總的一點小心意,還希望傅總能夠收下。」
傅司寒給了秦逸一個眼神。
秦逸上前接過了秦總遞過來的設計圖。
「陳總盛情難卻,我就謝謝陳總了。」傅司寒微微頷首,「既然這件事情我們已經達成了共識,我就不打擾陳總了。」
說完,他轉身離開了陳總的辦公室。
路上,秦逸不管怎麼想都想不明白傅司寒是在幹什麼。
「傅總,您為什麼要豪擲兩千萬幫任小姐拿下這次和維納的合作項目啊?還…還花了十萬塊從陳總那裡買斷了那張設計圖。」
傅司寒卻是綳直了唇角看向窗外,似乎完全沒有聽到秦逸的話。
秦逸暗自咂了咂嘴。
果然是男人有錢就變壞么?這家裡有一個還不知足,還要千金求外邊的美人一笑?
嘖嘖嘖,傅總還真是不堅定啊。
手機響了一聲,這才打斷了秦逸在心裏對傅司寒的批判,他接了電話,聽到對方的消息,他又轉頭朝傅司寒道:「傅總,您三個月之前預定的那款包已經到貨了,現在已經送到您的辦公室去了。」
傅司寒總算是施捨一樣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秦逸暗自腹誹,自己自從跟着傅司寒做助理以來,三觀簡直處於不停的被重塑的狀態中。
六百多萬的包,以他現在的工資,不吃不喝好幾十年也買不上。
「太太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很高興的。」
傅司寒卻沒給秦逸回應。淡淡的撇了一眼。
她當然高興了,當初在雜誌上看到這包接受預定的消息的時候眼睛簡直都能放光了。
餐廳里。
蘇雅雅舉着酒杯碰了宋以寧手中的酒杯。
「寧寧!恭喜你!現在也算是重出江湖了!今天這杯酒我們一起喝掉!」
宋以寧的表情卻是懨懨的:「我最近可能也就只有這一件事情算是好事了。」
蘇雅雅垮了臉,她厲聲問道:「是不是傅家那邊又給你氣受了?」
宋以寧聳肩:「他媽說我有病,非要我去看不孕不育,我實在受不了了,說要跟他離婚,這狗男人竟然用錢來威脅我,我現在啊,是身不由己咯。」
蘇雅雅當即就朝旁邊啐了一口:「要我說你當初也真是眼瞎了,你好歹也是要什麼有什麼的,非得跟着那麼個狗東西受氣?你還用擔心錢的事情,只要你洛神的名號…」
叮——
手機推送的消息打斷了蘇雅雅的激情開麥。
她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一時沒忍住,罵了句髒話。
蘇雅雅把自己的手機給宋以寧看了一眼。
手機界面上是任清歡五分鐘之前發佈的一條微博。
@任清歡:很開心這次接到維納珠寶的聯名珠寶贈品系列胸針的設計邀請,時間緊任務重,挑戰一下七天出稿好啦,希望這次和維納珠寶的合作可以順順利利。
「這什麼情況啊!」蘇雅雅一嗓子喊出來,就差直接把任清歡從手機里拽出來問個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