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和離前夜,我失憶了 二恰 第5章_發婚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過了不知多久,馬車在一間熱鬧華貴的鋪子前停下,匾額上書『碎玉樓』。

碎玉樓乃京中最大的首飾鋪子,雕工款式皆是京中最時興的,就連宮中的公主娘娘都愛讓內侍到此處挑選。

沈歸荑自然也是此處的常客,她一進鋪子,掌柜娘子便丟下其他客人,親自將她們迎進了花廳:「郡主可是好些日子沒來我們碎玉樓了,恰好昨兒新到了一批步搖,正等着您過眼呢。」

待她們坐下,掌柜立即讓下人將當下最時興的首飾都取了出來。沈歸荑眼光高,挑了小半個時辰替程玉秋挑選了兩支步搖並一副耳墜子,才想起自己今日來還有別的事。

「對了,胡掌柜,前些日子我讓你尋的光珠可有眉目?」

「回郡主的話,小人派人四處去尋,確是找着了。但正要去買卻被個貴人悉數買走,這光珠本就珍貴難得,如今全京城是一顆也找不着了,還請郡主恕罪。」

沈歸荑眉心微蹙,是誰如此不長眼,竟敢與她搶東西,她不過是想買個珠子消遣消遣,都能被人買光,真是活見鬼了。

她本就憋着一肚子邪火,聞言心情就更差了,不悅地道:「你倒說說是哪位貴人?」

她的話音剛落下,便聽見一道尖細的聲音在外響起:「是我。」

珠簾晃動,沈永樂打扮的像只花蝴蝶似的地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兩個貴女。

「遠遠便聽着聲音像,一瞧果真是三妹妹,你我姐妹近來可真是有緣,到哪兒都能碰見。」

沈歸荑淡聲喊了句堂姐,心中早已翻起了白眼,這哪是緣,分明就是晦氣。

「方才我聽你們在說什麼光珠,怎麼,三妹妹是要尋光珠嗎?我那恰好有幾顆,既是三妹妹喜歡,一會我便讓婢女送去你府上。」

好姊妹相互贈與叫分享,這般趾高氣揚的叫施捨。

沈歸荑低眸理了理衣袖淡聲道:「多謝二堂姐的好意,不必了。」

「你我乃親姐妹,和我有什麼好客氣的,翠霞快回去將我收着的那幾顆光珠找出來,送去段府。哎呀,我倒是忘了,三妹妹這幾日好似回肅王府了。」

她就說沈永樂今日為何這般好心,原來是在這等着呢,果然就聽她繼續道:「三妹妹這次回府怎得住了這麼久?」

「母妃想我多陪幾日,怎麼,二堂姐連這個也要過問?」

沈永樂嘴角的笑都快憋不住了,即便是母親想女兒,也沒出嫁女回家住小半個月的道理,聽說沈歸荑從段家出來的時候,帶了好幾馬車的東西。

她心中愈發篤定,沈歸荑定是為了那日的事,回去與段灼爭執了。瞧如此狼狽帶着家什出來的模樣,多半還是落了下風。

自小到大她都被這個堂妹處處壓一頭,好不容易能看沈歸荑出醜,她自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便是再想女兒也沒在娘家住這麼久的道理,我們都不是外人,三妹妹就別瞞着了,你呀就是性子太倔,但凡向妹夫低個頭,事情不就過去了。」

沈歸荑臉上的不耐溢於言表,語帶譏誚地道:「二堂姐對別人的家事如數家珍,光是當個郡主真是屈才了。」

沒想到沈永樂聽不出她的弦外之音,竟還洋洋得意起來,還是身旁人提醒,這才反應過來,這是在嘲諷她多管閑事,立即氣鼓鼓地瞪圓了眼:「我是好心好意勸你,別到時被人休棄出家,丟了我們沈家的臉面……」

她的話還未說完,便聽見樓梯傳來齊整的腳步聲。

來人不曾進內,而是在珠簾外恭敬地道:「卑職拜見郡主。」

回頭去看,就見陳嘉述帶着方才那幾個手下,手中還抬着個膝蓋高的大木箱子。

沈歸荑揚了揚眉角疑惑地看向他們:「起來吧,你們怎麼跟來了?」

陳嘉述討好地上前半步,郡主走後,他思來想去覺得與其守株待兔,還不如跟着郡主,沒準會有機會和她說上話。便一路追到了碎玉樓,原以為不過是買首飾很快就能出來,誰想到這一等便是將近一個多時辰。

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出來,生怕郡主已經離開了,這才抬着箱子進來碰碰運氣。

「回郡主的話,指揮使差卑職來給郡主送禮,這禮沒送到卑職哪有臉回去見我們指揮使啊,還請郡主過目。」

沈歸荑瞥了眼箱子,是黃梨木的,瞧着比那日給趙疏儀準備的還要精美些,她在心底輕輕哼了聲,送點東西就想打發她?

她神色寡淡地抬了抬手:「知道了,綠羅把東西搬去馬車上。」

陳嘉述詫異地啊了一聲:「郡主不打開看看嗎?」

「回去再看也不急。」

她不急沈永樂卻不肯了,天底下哪有這麼巧的事,她剛嘲諷沈歸荑夫妻不和,這段灼就來送禮了?保不齊又是她自導自演,裏面根本沒東西。

沈永樂與身旁人對了個眼色,趕忙叫人攔下了箱子:「三妹妹也真是的,妹夫特意送來的禮物,怎可看都不看一眼,豈不是叫妹夫心寒。」

「就是,丹陽郡主不妨打開讓我等開開眼。」

綠羅猶豫地看向沈歸荑,她卻無所謂般地嗯了聲:「打開。」

「是。」

箱蓋被小心地掀開,只見熠熠的紅光在眾人的眼前瞬間亮起,而後才看清箱內的寶物,柔軟的黑色錦緞上堆着冒尖的紅寶珠。

不知是誰呀了一聲,其餘人才回過神來,便聽胡掌柜驚嘆着道:「是光珠,小的從未見過如此透亮,數量如此之多的光珠。」

陳嘉述適時地在旁解釋道:「指揮使聽聞郡主最近在尋這寶珠,特意命卑職收集了全京城所有的光珠,不知郡主可喜歡?」

天底下沒有哪個女子能拒絕滿箱的寶珠,更何況還是她心心念念之物。

就算是沈歸荑也不能免俗,這幾日胸中堵着的氣跟着散了大半。

只她心中歡喜,面上卻不顯,捏着顆光珠把玩了會又丟了回去,努了努嘴道:「與我想的還差那麼點,但看在他如此費心,便勉強湊合吧。」

說著又看了沈永樂一眼,哂笑了聲:「這麼一大箱子光珠便是打成首飾我也穿戴不完,我與諸位皆是好姐妹,大家不妨選些回去,打成步搖或是手環都可。」

聞言,屋內眾人都樂開了花,哪還記得方才看笑話的心思,紛紛上前挑選。

「哦,我忘了,二堂姐家裡有,想必是不需要的。」

輕飄飄的一句話,險些沒將沈永樂給噎死,臉上一陣青一陣紅,恨不得將沈歸荑給咬死才好。

見此沈歸荑心中愈發暢快,難得地關心了一句:「夫君呢,他去哪兒了?」

陳嘉述扯着嘴角傻笑了聲,沒說話只扭頭朝後看了眼,沈歸荑順着他的視線看去。

便見琳琅的珠簾外,站着一負手而立的身影,背脊挺拔身姿如松。

他今日未穿飛魚服,着一身暗色的錦袍,少了些許肅殺多了三分貴氣,許是察覺到有人看他,敏銳地回頭。

冷厲如兵刃的目光,在看到她時,驀地和緩了下來。

四目相觸,他低沉的嗓音跟着響起:「我來接你回府。」

沈歸荑以為搜集光珠,便是段灼的賠罪,從未想過他會親自來接她,愣愣地看着他,竟連話都忘了接。

他的出現,也讓在場的娘子們瞬間噤了聲,她們對這傳聞中的指揮使甚是好奇,都在偷偷打量他。

沈永樂見他們夫妻如此疏離,又忍不住開口:「妹夫公務繁忙,怎有空來接二妹妹……」

她的話還未說完,就見有人從她眼前緩步而過,路過她時還輕慢地哼笑了聲,衣袂飄晃,環玉叮嚀。

再抬眼去看,那個**的身影已在段灼身旁站定,挽着他的手臂:「夫君,街口的蓮花羹很是消暑,我帶你去嘗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