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劉長福南宮琉璃小說 第6章_發婚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而此時,青雲宗。

宗門大殿,一個美貌的女子坐在主位上,下面的兩側則是坐着幾個長老。

美貌女子開口問道。

「怎麼回事?還沒有璃兒的消息嗎?」

其中一個長老站起身來,抱了抱拳說道。

「宗主!我們已經找遍了血靈宗和青雲宗交界之處的所有的地方,

但是依然沒有發現聖女的身影。」

美貌女子氣得眉毛倒豎,

她啪的一聲一巴掌拍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血靈宗簡直欺人太甚。」

「卑鄙無恥,竟然敢暗害我們青雲宗的聖女。」

「如果璃兒出了什麼事情,我一定要讓那血靈宗付出代價。」

下面的長老都嘆了一口氣!

他們也知道宗主也只是說說罷了。

如果真的要和血靈宗開戰,到時候他們青雲宗會被碾壓的。

到時候說不定都會被那血靈宗滅門。

他們青雲宗現在只不過也是苟延殘喘。

如果真的激怒了血靈宗的那些人,大家也只有宗滅身死的下場了。

這美貌女子就是青雲宗的現任宗主柳傾城。

聖女南宮琉璃可是他們青雲宗的希望啊,

因為是上品靈根資質,前所未有的好,所以是着力培養的。

本來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任務和血靈宗的聖子商談一下靈石礦脈的歸屬問題,

沒有想到竟然被他們暗算了。

已經整整10天的時間了。

依然是沒有南宮琉璃的任何消息。

如果他們宗門真的失去了這個聖女的話,到時候會蒙受很大的損失的。

本來跟着聖女去的,還有一位金丹期的長老。

可是那長老也遭受了血靈宗的圍攻,已經隕落了。

這對於他們青雲宗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

……

而此時宗門的山門處。

兩個守山門的弟子正百無聊賴的在聊着天。

「已經10多天了,聖女還沒有回來。」

「聖女,她不會已經……」

「呸呸呸,你胡說些什麼呢?小心讓有心人聽到。」

其中的一個弟子左右張望了一下。

「聖女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會沒事的。」

「可是已經10天了。」

另一個弟子不是特別的樂觀。

他正要在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之間看到了一個人向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他連連擺手。

「別說了,別說了,葉師兄來了。」

另外一個弟子轉過頭,這才發現葉凡正向這邊走來。

兩個人趕快閉嘴,不說話了。

「葉師兄,您這又是要出去搜尋聖女的蹤跡嗎?」

葉凡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已經10天的時間了,雖然很累,但他依然十分很想找到南宮琉璃的蹤跡。

他覺得南宮琉璃現在肯定還活着呢。

他剛想走出山門,突然之間眼神一凝。

遠處的天空之上出現了一抹亮光。

葉凡仔細的向前看去。

「是南宮師姐。」

因為南宮琉璃獨特的流雲劍,釋放出來的光芒和其他的那些飛劍是不一樣的。

所以葉凡一下子就認了出來。

兩名守山弟子也抬頭看向了天空,看到那一抹亮光的時候也激動了起來。

聖女果然還活着。

眨眼的功夫,聖女就落到了山門前。

眾人驚艷的發現,聖女的身後竟然還帶着一個老者,那老頭老態龍鍾,拄着一個拐杖。

皮膚黝黑,身上穿着打着補丁的法衣,簡直就如同一個老乞丐一樣。

葉凡十分高興地向前走了兩步,驚喜的說道:

「南宮師姐,我就知道你還活着。」

南宮琉璃看到葉凡神色有些不自然。

「原來是葉師弟呀。」

她想起來在茅草屋當中和劉長福在一起,而門外的葉凡在焦急的尋找。

想起這樣的畫面南宮琉璃的眼神暗淡了一些。

這次回來她已經不再是那個清純乾淨的聖女了。

「南宮師姐,你能夠回來真的太好了,宗主和各位長老都急壞了。」

南宮琉璃點了點頭。

師傅對她一直很好,知道自己失蹤的消息,肯定會急得團團轉的。

「我知道了,我這就趕去宗門大殿見師傅和眾位長老。」

葉凡有意無意的看向了南宮琉璃身後的劉長福。

「這位老人家是??」

聽到葉凡的追問,南宮琉璃臉上出現了一抹嫣紅。

「那個……他是……他是我的管家。」

「你可以叫他福伯。」

南宮琉璃有些吞吞吐吐的。

不過葉凡並沒有多想,因為這樣一個老態龍鐘的老頭子,半截身子都已經入土了。

也根本對他造成不了什麼樣的威脅。

葉凡一點也不在意。

他很有禮貌的對着劉長福點了點頭。

「原來是福伯呀, 我是南宮師姐的師弟,我叫葉凡。」

葉凡想着既然是師姐的管家那肯定就是師姐的自己人,

他一定要在這個福伯的面前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而劉長福則意味深長的笑着說道。

「原來是葉凡,葉師弟呀。」

「我們家小姐可是經常提起你呀。」

聽到這個福伯這樣說,葉凡渾身一陣。

他對這個福伯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南宮琉璃不耐煩的說道。

「哪有那麼多的廢話,趕快跟我回宗門大殿。」

南宮琉璃二話不說又重新啟動飛劍。

騰空而起,一下子消失在了宗門的群山當中。

劉長福愣了一下,他還沒走呢。

沒辦法,他轉頭看向了葉凡。

葉凡心領神會。

「福伯,您跟着我就可以了。」

劉長福點了點頭,然後葉凡駕駛着飛劍帶着他彎彎扭扭的飛了起來。

葉凡現在還是練氣期,雖然能短暫的遇見飛行,但是如果再攜帶一個人的話。

他就有些力不從心了,現在也只是勉強的維持着飛劍。

他體內的靈氣在急速的消耗着。

不過幸好這山門離宗門大殿不遠,不一會兒的時間就到。

他還是有些疑惑,南宮師姐的管家為什麼會穿得如此的破舊呢?

不過他並沒有問,而是有些討好的對着劉長福說道。

「福伯,還請您在小姐面前多多替我美言呀。」

劉長福點了點頭。

在心裏吐槽着。

「美言個屁啊,你心心念念的女神已經被老頭子我拿下了。」

「如果讓你小子知道了,肯定會吐血三升的。」

表面上劉長福不動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