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煙溫景初的小說免費 第3章_發婚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他愣愣的看着被掛斷的電話,大哥還沒告訴他之前交代了什麼事。

時間還早,客廳里謝恆跟幾個朋友在。

容煙帶來的紅酒進門前就已經遞給了沈清然,進門後跟謝恆打了聲招呼。

容煙一襲煙柳色繡花長裙,裙擺剛及腳踝,abc烏黑煩惱絲被一支玉簪子挽在腦後。

她的出現讓裡邊幾人微微吃驚,容煙鮮少會出現在這樣的場合,很多豪門子弟沒見過她。

謝恆知道她跟沈清然關係很好,站起身跟她寒暄,「清然念叨了好幾天,早就盼着你來洛江。」

隨後又對沈清然道,「老婆,人還不多,你可以先帶容小姐到二樓坐坐,晚點再下來也不遲。」

待她們上了樓,才有人問謝恆,「這是容老先生的外孫女?」

容、沈兩家都是書香門第,也經常來往,關係不錯,剛剛聽到謝恆叫她「容小姐」,只是他沒見過容煙。

謝恆點頭,「是,容煙。」

書香門第出身的大小姐,舉止言談得體大方,嫻靜溫柔,容老先生的外孫女,自然不會差。

樓上,容煙問,「清然,沈爺爺身體好嗎?」

沈清然嘆息一聲,「爺爺身體大不如前了,老毛病反反覆復的,入了春下雨天多,經常咳嗽。」

又問容煙,「容爺爺身體怎樣?」

「挺好,他還說過些天回洛江,到時候約好友聚一聚。」

自從回了溪南老家,外公整個人看着都比以前精神,這幾年休養着,沒人打攪,身體健朗了許多。

「對了,小小,前段時間偶然聽到我爺爺說容爺爺要給你物色結婚對象,好像有溫家。」

「是溫景初?」

容煙搖頭否認,「外公沒跟我細說,但不可能是他,或許是溫書澤吧。」

自從上一年溫筠笙宣布退休後,溫景初就接管了溫家。

作為溫家現任當家人,能夠成為他的另一半,那出身也必定與溫家相匹配,不說旗鼓相當,那也不差。

容家雖是書香門第,可比起溫家這種權勢之家,無論如何也不能比擬,更何況容家子嗣單薄,現在只有她跟外公兩人相依為命。

若是與溫家聯姻,她能想的也只有溫書澤,兩人都是醫生,從年紀,工作來看,確實比較合適。

「溫書澤?」

沈清然想到溫書澤開朗樂觀,有時候也傻得可愛,而容煙性子溫和沉靜,有事也喜歡悶在心裏。

快樂能傳染,好像也挺相配,「他也挺上進,長得也帥。」

容煙沒有表達自己的想法,「是不是跟溫家聯姻也還沒定下,也有其他備選的,外公要來洛江大概也是想安排我相親的事,到時候再說吧。」

她盡量聽從外公安排,而且外公也會尊重她的意願。

但如果安排她跟溫書澤相親,她會拒絕。

兩人性格不太合適,雖然他年紀比她大,可每次相處都會讓她橫生出是姐姐的錯覺。

光是想想她跟溫書澤在一起,容煙就不太能接受……

容煙怕沈清然還想八卦這個事,先一步打趣她,「你經常跟我吐槽你老公對你沒有耐心,對你不好,我看也沒有你說的那麼糟糕,你是不是有情況?」

沈清然跟謝恆也是聯姻,婚後兩人頻繁傳出離婚的消息。

容煙多次聽到她抱怨謝恆一心撲到工作上,沒有陪她,對她也不在意。

但今晚容煙看到謝恆雙眼幾乎要黏在了沈清然身上。

沈清然臉頰微紅,支支吾吾,「也,也就那樣,現在位置坐穩了才想起要討好,不說他,說他幹嘛。」

聽着樓下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估計人不少,沈清然忙將容煙拉着下樓。

容煙笑着調侃她,「口是心非的女人。」

「我才沒有。」

好姐妹婚姻幸福就好,容煙對婚姻沒有太大的在意。

容煙原名叫裴煙。

她的母親容暖身體一向虛弱,因為丈夫背叛,抑鬱成病,在容煙九歲時去世。

而容煙脫離裴家,改為母姓,一直跟隨外公生活。

也由此,容煙對感情看得很淡,在她看來,找個合適的人結婚,平平淡淡就好。

外公也害怕他百年後她無依無靠,所以給她找的結婚對象也必定是品行端正,認真負責的人。

只要看得順眼,她會聽外公安排。

容煙剛下樓便看到熟悉的身影,她小聲問沈清然,「你不是說溫景初不來嗎?」

沈清然也納悶,「我也不清楚,我老公想請他過來的,但被推脫了。」

怎麼突然過來了?

沈清然要去廚房看看傭人準備得如何,容煙只好自己走過去。

溫景初如今是溫家現任當家人,在商業場上雷霆手段,而立之年便坐鎮溫氏,他一出現,直接把今晚壽星的風頭都給搶了,都想着跟他攀談一二。

只不過這男人氣場太過強大,本身性子也淡漠,自帶威嚴,這些人也在剋制着不敢惹他不高興。

溫景初聽到動靜時便看了過來,眉眼沉靜,視線落在了容煙身上,不動聲色的打量她。

許久未見,從前稍顯稚嫩的她如今更是娉婷玉立,溫婉清麗,讓人挪不開眼。

沈清然不在,謝恆便想着替妻子照顧一二,不然晚上她得跟自己生氣,才想着起身跟大家介紹一下,一道身影竄了起來。

聲音興奮激動,「容小姐,沒想到在這裡見到你。」

他走到容煙面前伸出手,激動到手掌微顫,「我是鄭呈,還記得嗎?我們在容老爺子的七十大壽上見過面。」

容煙:「……」

外公的七十大壽,來的人這麼多,她怎麼可能記得住?

謝恆在想,他還要不要起身介紹,看樣子應該也不用特地介紹了。

出於禮貌,容煙還是伸手握了握,但沒想到,他竟握得有些用力,她蹙着眉猛的將手抽了出來。

鄭呈還想邀請容煙坐他身邊,這邊謝恆走了過來,跟容煙道,「容小姐,你坐景初身邊吧,你們也好久沒見過面了。」

謝恆冷眼警告了鄭呈一下。

鄭呈這才意識到自己失禮了,訕訕笑着看容煙走去溫景初身旁。

他咯噔一下,溫景初也在看着他,面色不虞,眉眼清冷。

隨着容煙在他身旁落座,溫景初收回視線,知道她愛吃甜食,給她添茶後挪了碟小點心到她面前。

大家也都知道從前溫景初跟着容老先生學習書法的事,有這層關係在,沒有人因為兩人相處自然感到驚訝。

容煙想拿點心,伸出的手指被他輕輕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