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煙溫景初的小說免費 第4章_發婚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在她疑惑側眸看他時,耳邊聽到他醇厚低沉的嗓音響起,「先洗手。」

容煙不由得愣了下,剛剛跟那個叫鄭呈的男人那樣握完手,她確實覺得不舒服,溫景初給她找了個借口。

她心裏帶着感激的看了溫景初一眼,輕輕的回應,「好。」

傭人領着她去往洗手間。

容煙指尖微微蜷縮着,男人的手掌滾燙,似乎指尖還余留着他的溫度。

很奇怪的感覺,這跟鄭呈以及其他人握手時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容煙也說不出是什麼原因。

從洗手間回來,容煙安靜在溫景初身旁坐着。

茶水涼了,身旁的男人給她添了新茶,容煙道謝後淺抿了一口。

外公跟溫景初都愛喝茶,以前時常看到兩人在家中品茶,有時看到容煙也會叫她過來品嘗。

只是容煙對茶不太感興趣,只覺得好喝,但讓她說個所以然,她說不出。

「景少,最近傳出小道消息,**方面打算出面促成與東南區域的戰略合作項目,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

溫景初突然被問,容煙離他很近,不禁抬眸看向他,只見男人面龐清雋,五官深邃冷俊。

雙腿交疊坐着,右手放在膝蓋之上,骨節分明的手指微微曲着,有意無意的輕敲着膝蓋,溫潤從容。

不急不緩的回答那人的問題,「是有聽說過,小道消息是真是假過段時間就能知道。」

這事也不是空穴來風,早能知道更多消息更早做好準備,便能從中分一杯羹。

溫家在洛江有權有勢,如果溫景初不清楚這事,大概不是真的。

聽他這個回答,明顯他不願多講,要是再追着問,只怕會惹他不高興。

容煙這次伸手要拿點心時,面前的東西被人移開。

她眨了眨漂亮的桃花眸,順着冷白分明的大手往上看去,樣子呆萌可愛。

溫景初似有若無的勾了勾唇,小聲囑咐她,「不要貪吃。」

他做這件事時淡定極了,可容煙卻發覺場面一度安靜下來,大家若有所思的盯着兩人在看。

容煙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燙,也沒有再拿,她確實吃了挺多,感覺吃點心都吃飽了。

藉助溫景初高大挺拔的身影將自己稍稍擋住。

好在這些人繼續着他們的話題,沒有再停留在她與溫景初身上。

說是來給謝恆慶生,實則也不是主要目的,藉著這個由頭將人聚在一起,談論商業場上的事才是第一要緊。

這邊鄭呈一直想找機會跟容煙說聲「抱歉」。

他喜歡容煙,自容老爺子七十大壽後,一直沒有再見過她,也沒再聽到關於她的消息。

一時激動失禮了,也惹她不喜。

鄭呈很懊惱,她坐在溫景初身旁,也不敢再貿然去打擾。

聚會結束,沈清然今晚喝了一些酒,人菜癮大,幾杯桂花釀就醉醺醺了。

天色也不早了,容煙抬頭看向牆上掛着的歐式奢華掛鐘,已經是十點半了。

謝恆要照顧她,客人陸續散了,容煙也跟在他們的後面走出別墅。

雨已經停了,雨後沒有了烏雲遮擋,一輪彎月清晰可見的掛在漆黑的夜空上,皎潔明亮,在這雨後的夜裡尤其清幽。

夜燈明亮,地上有積水,容煙走得慢。

走在她前面的是溫景初,似乎是故意放慢了腳步,走出小庭院後,溫景初在她面前停下。

伴着清風,男人低沉悅耳的嗓音飄進她的耳蝸里,「我送你回去。」

容煙沒有考慮就拒絕了,「不用了,我在外面打個車就行。」

她剛回洛江不久,還沒買車。

溫景初視線直直落在她身上,她還是跟以前一樣,半點不肯與人親近。

他帶着一絲挪揄的意味開口,「不讓我送?讓鄭家那小子送?」

容煙順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鄭呈,她對這個人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看着鄭呈帶着期待的看着她,容煙蹙眉,又看了眼面前的男人,嘴角彎着淺淺的弧度,居高臨下。

在別墅門前,黑色的賓利早就等着他。

因為溫景初的話,容煙驀然覺得有些堵着,沒好氣的略過他開門上去。

車內,容煙整理自己的衣裙,隨着溫景初開門在她身側坐下,原本覺得寬敞的后座驀地感到變得逼仄狹小。

男人清冽的氣息近在咫尺,想要忽視都不能夠。

她往旁邊挪了下。

溫景初察覺到她的小動作,再看兩人中間空出的距離,「我是會吃人?」

容煙瞬間明白他這話的意思,也有點生氣他上車前挪揄她的話。

耍了小性子,「我跟你不熟。」

也確實不怎麼熟,以前兩人很少言語,也就說幾句日常的問候語。

溫景初也不在意她的冷淡,「回容家老宅?」

容煙搖頭,「不住那裡,回歐華庭。」

溫景初便吩咐司機去歐華庭。

車內回歸安靜,許久,容煙有些昏昏欲睡,聽到耳側男人清啞低沉的嗓音,「怎麼不在家裡住?」

被他這麼一問,容煙的睡意也沒有了。

她抬眸看向溫景初,車內淡淡的光暈落在他的臉上,面部的硬朗深邃增添了一絲柔和。

可依舊諱莫如深,男人側眸看向她時容煙對上那雙漆黑如墨的雙眸。

許是剛剛打完瞌睡,人犯迷糊,也比較放鬆,話多了起來,「家裡離醫院遠,來回一趟差不多要兩個小時,外公給我在歐華庭買了房子,朋友也住那裡,有伴。」

外公給她買的房子剛裝修完不久。容煙不敢現在就住進去。

回了洛江後都在明希家裡住着,兩個人的房子離得也不算遠。

明希是當紅流量明星,平時通告多,到處飛,很少在家裡,裝修豪華寬敞的房子時常空着沒人住。

溫景初也沒想到她一次性能說出這麼長的一段話,似是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容煙看到他將手放於膝蓋上方的腿上,手指輕點着,看着心情似乎不錯。

他又問,「在哪家醫院工作?」

「醫科大第一附屬醫院。」

有問有答,溫景初知道這丫頭是不會主動跟人講話,除非主動問她。

「什麼時候入職?」

「明天。」

溫景初也沒有再問,他電話響了起來,從西裝外套內側口袋拿出手機接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