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煙溫景初的小說免費 第5章_發婚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容煙也不是故意要聽,實在是車裡空間就這麼大,手機那端的聲音也能大概的聽清。

講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末了,電話那邊說了最近的行程安排。

他似乎很忙。

「跟邵總的飯局安排到明天中午,沒什麼事先這樣。」

容煙還在看着窗外夜景在發獃,這邊溫景初已經掛掉了電話。

他接聽電話時的聲音比較冷淡,跟她說話時完全不是這樣,明顯是克制着,沒有那麼生冷。

在她印象里,溫景初性子比較淡漠,但還算溫潤謙和。

想起溫景初明明說過他不信神佛,可今天怎麼就跑到靈山寺去?

可自己跟他也算不上是朋友,突然間問他這個問題,好像不是很適合。

算了,管他信不信,也與她無關。

而溫景初見容煙一直看向窗外景色,明顯不想跟他講話,也沒有打攪她。

車內一時安靜下來。

過了會,溫景初將車窗降下,留了半指寬的窗縫。

初春乍暖還寒,這幾天不算冷,但是下雨多,連續一個星期都是煙雨朦朧。

容煙聽到動靜轉過頭,餘光瞥見溫景初抬起手輕輕按着眉骨。

今晚在席間沒少人給他敬酒,車內也飄浮着淡淡的酒味。

現在夜間涼風淺淺吹進車內,解了煩悶,也吹散了酒氣。

容煙拿起放到一旁的小包,翻了翻將之前準備的解酒藥拿出遞給溫景初。

「要不要吃一粒?」

要不是看到他輕蹙着眉頭在按眉骨,她也看不出溫景初有不舒服。

實在是這個男人面上一如往常的沉靜,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

溫景初垂眸,女人手指纖細白皙,這手柔若細膩,在謝恆家時他就已經感受過。

這粒葯靜靜地放在她的掌心裏,雖是問,但容煙已經從盒子里拿了出來。

溫景初接過,嘴角微勾,「謝謝,容醫生。」

他說「容醫生」三個字時聲音清潤,帶着笑意。

拿葯時手指輕輕划過她掌心。

容煙有些不淡定了,總覺得他是故意的。

但她沒證據。

她只能強裝鎮定,「不,不客氣,回去讓人幫你泡杯蜂蜜水喝。」

說完她就聽到身旁男人輕笑了聲,又聽到他講,「回去就喝。」

這下容煙不自在了,後悔自己多管閑事。

像溫景初這樣久經商場的人,飯局上自然少不了喝酒,經驗十足。

哪裡需要她提醒。

容煙不再說話,車內氣氛也不太自然。

溫景初將葯吃了後看到容煙有扭頭看着車窗。

黑色轎車緩緩停在了歐華庭小區前的街道上,他提醒,「到了。」

容煙心裏鬆了口氣,道了聲「謝謝」後麻溜的推門下車。

不知道為何,跟他待在一起老是覺得不自在。

人已經下了車,溫景初看到她落在車上的綠色復古小方包,伸手拿了過來,也打開車門下了車。

容煙走了幾步才想起落在車上的包包,又折了回來。

轉身就看到溫景初向她走來,將她的包包遞了過來,「早點休息。」

躲在暗處的兩名狗仔今晚在這裡蹲了幾個小時,想要拍到明希,等了一晚上也不見身影。

溫景初偶爾也會出現在各大財經報道上,其中一人不經意看到了他,頓時精神萬分。

連忙拍了拍身邊同伴,「你看那人是不是溫景初?」

同伴順着指向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是溫景初,「他身邊的女伴像不像是明希?」

女人背對着他們,身形窈窕婀娜,看身影是比較像。

可身上氣質跟明希卻不同,明希美艷性感,這位明顯恬淡如菊的氣質

「管她是不是,我們是娛樂狗仔,又不是法治頻道的記者,管她是真是假,先拍了再說。」

光看氣質也不能斷定這人不是明希,萬一是她想換一種風格呢?

「早就聽說明希背後有大金主,說不定就是溫景初。」

溫家現任當家人溫景初,如今已到了而立之年,可這些年來從沒見到他身邊有任何女伴。

縱橫商界的大佬,不少美艷女星都想跟他攀上一點關係,奈何人家心無雜念,一直孤身一人,別說搭上關係,就連近身都難。

女明星與豪門貴公子的緋聞,更何況有明希的流量在,這條花邊新聞一定大爆。

這邊兩人絲毫不知自己已經被狗仔拍下,分別後容煙走回家。

剛推門進去便聞到一股濃濃的酒味,家裡也沒有開燈,昏暗裡,容煙看到角落裡蜷縮着一抹身影。

容煙頓時一驚,站在門口將燈打開才發現是明希。

「明希,身體有沒有不舒服?」,容煙蹙眉問她,將她扶起才看到她臉上布滿淚痕。

艷麗精緻的臉上此刻虛弱病白,惹人憐惜。

原本還哭着的人看到容煙便將人抱住,「容煙,他就要結婚了,你說這些豪門是不是都要聯姻,看不上我這種混娛樂圈的?」

外人不知道明希為何這樣拚命工作,但容煙是知道的。

明希有一個談了五年的男朋友,盛家獨子,盛哲。

這兩人分分合合,也沒有對外公布。

而明希在娛樂圈努力賺錢都是為了能夠配得上盛哲。

可無論她怎麼追逐,也永遠不可能跟盛哲並肩,盛家也不可能看得上她。

今晚,盛、鄭兩家聯姻的消息傳出,而聯姻對象正是鄭呈的姐姐,今晚在謝恆的生日宴也有人問起鄭呈,確實有這麼回事。

在豪門中,婚姻往往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牽扯着家族的利益,也的確能夠實現兩家利益最大化。

容煙輕輕拍着她的背安撫,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剛開始時,盛哲不對外公開這段關係,容煙就勸過明希,不要陷得太深,可她不聽勸。

在感情中付出最多的一方往往容易受到傷害,她的媽媽是這樣,如今明希也是這般。

容煙看着明希哭得傷心欲絕的模樣心裏很不是滋味。

四個空酒瓶子被凌亂的扔在地上,可知她喝了不少。

等她哭夠,容煙將她扶到房間的床上,又打了溫水給她擦臉,忙完後坐在床邊陪她睡着才離開。

收拾完客廳,容煙回到自己睡的側卧,這才拿出手機看了下。

二十分鐘前溫景初給她發了信息。

只有短短三個字,【到家了。】

兩人上次發微信還是十天前,他問外公身體怎麼樣,容煙當時只簡單回了一句,都是客套話。

容煙盯着手機看了會,想了許久只發了個「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