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煙溫景初的小說免費 第6章_發婚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翌日,容煙在清晨時分就醒了。

昨晚明希喝得酩酊大醉,她怕明希起床後身體不適,特意熬了醒酒湯,暖胃的山藥粥。

陣陣香味飄進房間里,明希也悠悠的睜開了眼睛,放在床頭櫃的手機在嗡嗡的響。

她看了下是經紀人的號碼,接了,「什麼事?」

宿醉後可真難受,連聲音都是啞的。

「看微博,你跟溫總的上了熱搜,你看看照片上的女人是不是你朋友,要團隊怎麼澄清?」

明希一眼就看出來是容煙,她昨晚回來就穿的這套長裙。

看了下評論,大多數網友還算是理智吃瓜,她跟容煙只是身形比較像,氣質上南轅北轍。

她現在根本沒心情理會這些,但這事跟容煙有關,發了微博回應。

【謝謝看得起,我要是有這**姐的氣質就好了。】

容煙出身書香門第,修養極好,身上恬淡如菊的溫婉氣質在娛樂圈可找不到。

這條微博一出也快速衝上了熱搜,轉移了網友的注意點,粉絲們除了調侃外也鼓勵她。

「老婆貼貼,小姐姐漂亮,你也漂亮。」

「我不管,我家希希無人能比~」

「小姐姐清婉可人,希希明媚嬌艷,都是大美女,造謠的可不要蹭流量喔。」

這事也算是解決了,明希聞着香味差點流了口水,簡單洗漱後推開門走了出去。

開放式廚房裡,容煙身穿素雅長裙,只用一根復古的木質發簪將長發綰着,正拿着湯勺攪動砂鍋里的山藥粥。

容煙聽到腳步聲轉頭看了過來,關切的問道,「醒啦,頭暈不暈?」

「有點。」

「先喝點山藥粥,晚點喝醒酒湯。」

明希接過容煙盛好的山藥粥,打趣道,「容大小姐這麼賢惠,我都想變成男人將你娶回家了。」

容煙也給自己盛了一碗,在明希對面坐下。

雙眸明亮的笑着說,「這是為了感謝你收留我,投桃報李。」

明希這些年混跡娛樂圈,嘗遍了人情冷暖,身邊人虛情假意,利益牽扯不清。

也只有跟容煙在一起時才能放心的做自己,兩人也沒有牽扯任何利益關係,也因為這樣,關係一直純粹。

身邊真正關心她的人不多,容煙是其中一個。

容煙的雙眸清澈溫柔,她除了小時候遭遇了不好的事外,一直過得順遂,也沒有身處名利場,性情單純。

明希不由得擔心,「小小,昨晚是溫氏集團的溫總送你回來的嗎?」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容煙有些驚訝的問。

「你上微博看看。」

那幾條熱搜還掛在前面,容煙看了下,跟明希解釋,「他以前跟我外公學習書法,昨晚在生日宴上遇到,他送我回來。」

「這些緋聞會對你有影響嗎?」

明希也拿出手機在看,現在更多了一條新的熱搜,在討論照片中到底是誰。

「對我能有什麼影響,習慣了,你要不要跟溫總說一聲。」

容煙想了想,這些年溫景初一直都潔身自好,還是第一次傳了緋聞被網友討論,是得要跟他說一聲。

「我晚點跟他說一下。」

因為工作原因,明希也見過溫景初幾次,這男人高冷自律,難以靠近。

每次見到他時身邊都只有男助理,圈裡也不是沒人想接近他,沒有機會。

從狗仔拍到的照片上看,他還親自下車給容煙拿包包。

種種跡象,溫景初對容煙恐怕不只是看在她是容老先生外孫女的份上。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明希提了句,「有關我跟溫總的熱搜我已經叫人撤了,剩下的你問問溫總那邊。」

她煮了早餐,明希堅持要去洗碗。

容煙坐在客廳沙發上抬頭看了眼牆上掛鐘,差不多七點了,她今天正式上班。

歐華庭離他上班的醫院不是很遠,不塞車的情況下半小時就能到。

她回房間拿了新買的保溫杯,拿了包包就準備出門,看到明希從廚房出來,「我得去上班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容煙見明希神色如常,既然她不提昨晚的事,也沒有問,等她想說自然會說。

雖然她表現得像無事發生一樣,但容煙跟她認識這麼長時間,很了解她。

明希對盛哲的執念不是一天兩天,這個打擊對她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

「安心上班,不用擔心我,小小,你開我的車去上班吧,我這幾天不出門。」

容煙考慮了一下,還是拒絕了,「我第一天上班,你車庫裡的車都是豪車,還是不要了,等休息我再去買一輛普通的代步車,這幾天就先打車。」

明希點頭同意,人心複雜,新環境里還是低調些比較好。

還是容煙考慮得比較周全。

從認識她開始,容煙就是這般理智清醒,反而自己糊塗得徹底。

到了醫院,她得先去了科主任的辦公室。

站在門口,容煙稍稍整理了衣裙,平穩呼吸後抬手敲了敲門。

裡邊傳來孫主任溫和的聲音,「進,門沒鎖。」

在辦公室里,新入職的幾名醫生已經在裏面坐着。

容煙略有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孫主任笑了笑,安慰,「不晚,路上塞車了吧。」

她跟容煙是算是認識的。

前年孫主任到溪北第一醫院學習交流,容煙研究生讀的是專碩,當時正在那裡規培。

這個姑娘努力細心,對待病人也足夠耐心,對容煙的印象很是深刻。

沒想到容煙沒有繼續留在溪北,來了這裡應聘。

人到齊後,孫主任將新入職的醫生分配給科里有經驗的醫生帶着學習一段時間。

而容煙則是孫主任親自帶。

在公布這個消息後,容煙明顯感覺到其他幾個同事看向她的眼神帶了幾分探究的意味。

開始時她並沒有在意,上午忙活了一會,她去打水時聽到她們在議論。

「這容醫生到底是什麼來頭,早上主任對她那個態度明顯跟對待我們時不一樣,笑呵呵的。」

「我估計是有點背景,不然怎麼主任就帶她一個?我們都沒有這個待遇。」

「人跟人就是不一樣,這容醫生不但長得漂亮,舉止言談端莊大方,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家庭出來的人。」

「別說了,讓人聽到就不好了,都是同事,以後還要好好相處。」

「沒事,她不在,十分鐘前我才看到她進了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