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問完,容煙聽到手機那端的他輕咳了聲,隨後聽到他道,「在聽。」

好像溫景初知道她會問什麼,她的話還沒問出口,這邊溫景初已經回了,「小事,對我沒有任何影響,既然明小姐已經撤掉了關於她的熱搜,剩下的不用管就行。」

除了有關他與明希的報道是假的外,其餘的是事實。

他確實送容煙回家。

網友那麼愛討論,隨他們八卦就是。

狗仔沒有拍到容煙的正面照片,除了相熟的人,也沒有人認得出她,對她也沒有任何影響。

溫景初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容煙,「早上工作感覺怎麼樣?新同事好相處嗎?」

突然被問到工作,容煙認真的思索了會兒,「挺好的,主任親自帶我,她和善溫柔,很認真的在教我。」

她略過了第二個問題不答。

這邊溫景初輕輕蹙着眉頭,「被新同事欺負了?」

容煙自以為自己的情緒掩藏的很好,但每次只要遇到溫景初,他就能輕而易舉的看破她的心思。

現在更是厲害,都能從她說話語氣判斷出她情緒不對了。

容煙不得不感慨,溫景初不愧是溫家竭盡全力培養的接班人,果然厲害,總能輕易看破人心。

忽然想到大三那年清明假期時,那年學業沉重,她壓力愈大,心情糟糕的時候又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無疑雪上加霜。

她那時候特意請了兩天假期提前回了洛江。

外公問她怎麼提前回來了,容煙只說課業不多,想回家多陪陪他。

老人家沒有任何的懷疑,她以為可以瞞得住任何人。

直到有一天溫景初到家中拜訪外公,見到她打了聲招呼,她在庭院里逗着貓咪。

過了半個鐘,溫景初從外公書房出來,來到庭院在她身邊尋了個位置坐下,問她是不是在學校被人欺負了。

溫景初的這雙眼睛清明幽深,黑眸緊緊凝視着你時讓人無法逃避,在他面前不得不卸下所有的偽裝。

容煙只得坦白,隨後他安慰了幾句,又叫她想開一些。

她喜歡藏心事,故而她喜歡跟溫景初交談的感覺,但又抗拒與他的接近。

他總能輕易將她看破,讓她無處遁形。

或許在溫景初看來,她這些事無關緊要,沒有必要糾結。

但人和人的境界不一樣,若是人人都能像他那般開闊,世間哪還有這麼多煩心事?

但在隔日的傍晚,溫景初又來了一趟容家,手裡提着給她外公的茶葉。

以及,給她的糕點。

醉香閣的芙蓉糕,她喜歡吃那裡的中式糕點,而芙蓉糕是她最愛的點心。

聽着手機那端沉默良久,溫景初喚她的名字,「容煙?」

「我在……其實也沒什麼事。」

容煙簡單幾句概括了下,不打算糾纏這個問題。

她心思細膩,也在意別人對她的看法,溫景初也知道三言兩語也開解不了她,既然她不願多說,也沒有再執着。

容老先生前段時間找過他,說起了容煙從溪北回洛江。

大概意思是,老先生先前擔心外孫女,暗暗拜託了人對容煙照顧一二,只是這事被科室的同事得知,多了很多閑言碎語。

容煙先前的努力被輕而蓋過,就連她能到溪北第一醫院都被說成了走後門。

按照她的性子,不肯再待在那家醫院,容老先生索性讓她回洛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