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煙溫景初的小說免費 第8章_發婚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掛了電話,容煙從天台下來,下樓梯時,彷彿耳邊還回蕩着溫景初最後的話語。

男人的聲音磁性悅耳,且帶着力量感,他說,「容醫生,用你的實力戰勝流言蜚語,讓他們望塵莫及,我相信你。」

溫景初的話在理,到底是她心不夠堅定,實力不足。

接下來的幾天,容煙一心撲在醫院裏,每天晚上九點後才從醫院回歐華庭。

每次夜裡回到家,明希都給她準備好夜宵,按照明希的話,容煙就像打了雞血一樣。

每天早出晚歸,卻精力十足。

周五傍晚,溫景初從自己的別墅回到溫家老宅吃飯,今天溫老爺子也從休養的宅子回了老宅。

溫書澤還在醫院工作,沒有回來。

溫景初一身高級定製西服,西裝革履,手上佩戴着名貴腕錶,清貴冷俊。

走進客廳,溫景初依次叫人,最後才轉頭看向他的父親溫筠笙身旁,女人身着旗袍,精美刺繡,雍容華貴,雖上了年紀,但保養得當。

孟秋,溫筠笙的第二任妻子,溫書澤的母親。

溫景初面上依舊淡淡,禮貌的喊了聲,「秋姨。」

他與溫書澤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溫景初雖然跟孟秋關係一般,不親近,不疏離,但跟溫書澤的兄弟關係卻是不錯。

孟秋臉上掛着淡淡笑意,微微頷首回應。

而溫景初在溫老爺子身旁落座,他是爺爺教養長大,祖孫之間的相處既是親人又有一層師徒的意味。

溫景初重新沏了一壺新茶,多年陳的極好白毫銀針,湯色清透,清鮮醇和。

溫老爺子淺淺的品了一口,放下茶杯,對身旁的溫景初道,「老友送的好茶,你帶些回去,剩下的留到容老先生回洛江再帶給他,他愛喝這味茶。」

說起容老爺子,溫老爺子又問道,「聽說容煙回了洛江工作,你有沒有問過她工作是否順利。」

溫景初想起這丫頭自那日給他打過電話後便不聞蹤影,有發過一次信息給她,中午發的信息,等到下午才見回信。

話說她才剛入職不久,怎麼忙成這樣?

是不是那日的話刺激到她了?當時只是想給她鼓勵,免得她費神去想那些無聊的閑言碎語。

她外表看似清婉溫順,實則骨子裡卻較真執着,更是倔強。

按照她的小性子,估計是自己跟自己較勁,拼了命學習工作。

他頓了下,才徐徐道,「在書澤工作的醫院,她忙,不敢打擾。」

溫老爺子不再談及這個話題,安靜品茶。

溫筠笙望向自己的大兒子,他兩個兒子,而溫景初最像他,不管是長相還是品行。

這幾年他將溫家企業都交給溫景初,他這個兒子也沒辜負大家的期望,沉得下性子,手段高明,對待商業場上的爾虞我詐遊刃有餘。

只是現在都要三十歲了,身邊還沒有一個可心的人,溫筠笙不免憂慮。

「景初,你也三十了,該考慮婚姻大事了,你若實在是忙抽不出時間,我讓你秋姨安排一下,洛江也有能跟你匹配的名媛。」

溫筠笙又道,「我看老徐家的姑娘就不錯,上個月剛從國外回來,名校碩士畢業,小你幾歲,樣貌品行都極好。」

孟秋心裏咯噔一下,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此刻老爺子在場,她沒有這個資格開口談論。

徐家那姑娘孟秋早就看上了,想要安排她跟溫書澤見見面。

現在溫筠笙說要介紹給溫景初,孟秋心裏肯定不樂意。

但也只能附和丈夫的話,她面上依舊掛着溫和的笑意,「是啊,徐家的小姐知書達禮,為人謙和,跟你很是般配,若是你有意,我就約徐夫人談談,找個時間讓你們見面。」

溫景初在淡定的飲茶,聽完他們的話,他還沒說什麼,這邊老爺子就已經出言拒絕。

「景初的婚事我有安排,不需要你們操心,書澤年紀也不小了,有這個精力,可以想想他的婚事。」

父親已經這樣說了,溫筠笙也只好按下自己的想法,但他面色略有不悅。

年輕時對這個兒子缺少了關愛,交給老爺子來管教,跟他倒不是很親近,原本是過問一下溫景初的婚事,哪料被老爺子拂了面子。

孟秋心中竊喜,沒有表現出來,暗暗觀察着溫老爺子與丈夫的神色。

老爺子面色如常,左手旁放着他常用的紫檀木質的拐杖。

而坐在他身邊的溫景初依舊一派淡定的模樣,眸色深沉,面色沉靜。

客廳里頓時安靜下來,她坐在溫筠笙身旁,明顯感覺到他的氣場冷了下來,是被老爺子當眾拒絕,覺得沒有面子。

孟秋只好緩和一下氣氛,她說道,「今天廚房燉了老鴿湯,書澤最愛喝這個湯,可惜醫院太忙沒回來。」

溫筠笙有了說話的空子,說到一向聽話乖順的二兒子,臉色緩和了些。

說道,「叫人給他送去就是,天天加班,身體也吃不消,年輕也要注意保養身體。」

說完這話,他看向溫景初。

溫景初自然明白父親也是說給他聽,但他當作沒明白溫筠笙的意思,「湯好了嗎?我去送。」

說完,他沒等孟秋的回答,稍稍整理了下衣袖。

古銀藍琺琅袖扣精美典雅,給潔白的襯衣增添了一抹色彩。

拿起放掛在一旁的黑色西裝外套便起身。

溫景初跟溫老爺子交代了聲,「爺爺,我突然想起還有事要處理,順路給書澤送湯,過兩天再陪你吃飯。」

溫筠笙剛順緩的氣又被勾了起來,正打算說他幾句,就聽到溫老爺子的聲音在客廳響起。

「去吧,工作忙也要照顧好自己。」

溫景初走去廚房,吩咐李嫂準備一個新的湯壺。

李嫂有點不理解,夫人也時常讓人給二少爺送湯,有一個固定用的湯壺。

為什麼要換一個全新的?

但大少爺吩咐,李嫂還是按照他的意思拿了一個新的湯壺將老火頓好的老鴿湯裝好,遞給了溫景初。